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成长
    柳新自然也是知道她想做什么的。

    这么多年来,虽然没有真正同哪位女子发生过什么,但是他也总归是有些常识的,看到殷贵妃,便知道她是什么算盘。

    他自然是对殷贵妃没有任何兴趣的,但是他也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女人。

    上一辈子的柳初,就是因为她才过的那样的餐。

    柳初虽然能够做到隐忍,暂时不和她计较,但是柳新却不能。

    他向来都是一个既小气又护短的人,从来都不愿意让自己的亲人收到一点点的伤害。

    “殷贵妃觉得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聊得。他挑了挑眉毛,”没有拒绝,却也没有想要迎合的意思。

    这让殷贵妃有些不打舒服,明明自己都已经这样的主动了,他还是这样的无动于衷。

    难道这个世道变了,男人都喜欢殷木秀那种冷冰块类型的?

    她打消了自己的念头,依旧笑盈盈的对着面前的柳新笑着说道,“不如就谈谈公子以前的趣事把,妾身自幼便一直都在晋国,从来没有见识过外面的辽阔。”

    “西戎,不过和晋国一样,没什么稀罕的。”柳新随口答道,在他的眼里的确如此。

    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一模一样的,就连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只有有柳新在的地方,或许才能够让他觉得有一些不大一样的地方。

    殷贵妃咬了咬唇瓣,没有说什么,过了一会,两个人喝了两杯酒,她趁着自己的脸颊泛着红晕,凑到柳新的身上,想要同他靠近一些。

    柳新自然也发现了他的意图,便不动声色的离她远了些,可是殷贵妃却丝毫都没有察觉得到。

    “我想,公子如此的俊俏,想必在西戎也应该已经成家立室了吧。”殷贵妃的声音几乎嫩的可以掐出水来。

    就连柳新听到都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快要起来。

    “自然。”

    想到柳初的别扭,柳新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就算在怎么样,他也是绝对不会给因贵妃这种女人任何一个机会。

    他宁愿自己这一辈子都不碰女人,也绝对不会去碰触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殷贵妃倒是没有想到柳新已经有家室了,她虽然有些不满意,但是也米有表露出来。

    毕竟,只要自己跟着柳新回去,整到几个正妻都不是问题。

    那些个蠢女人,就仗着自己的清高,以为所有的男人都吃这一套,却不知道世界上大部分的男人还是更加的中意他们这种妩媚一些的。

    想到这里,她便也松了口气,继续笑眯眯地说到,“我就说,公子早就该有妻室了。”

    “我素来听说这晋国山好水好,却没有想到,一个养在深宫之中的贵妃,也能如此的好。”柳新笑着同殷贵妃说道,虽然听起来是打趣,但里面讽刺的意味却也十分的明显。

    殷贵妃有些愤恨的看了柳新一眼,他总是这样的没有风趣,喜欢查自己的太

    如果现在不是不得不求着她,她一定连他理都不会理一下。

    索性,她也就没有继续装下去,而是低下头,酝酿了一下自己的眼泪。

    “怎生还掉起眼泪来了。”果然,柳新凑近了一些问道。

    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的眼泪,她的娘亲曾经教过她,如果有任何搞定不了的男人或者事情,她只需要这样低下头,然后委屈巴巴地流一流眼泪,总归会有人为她愿意付出一切的。

    看着楚楚可怜的殷贵妃,柳新却只觉得十分的有趣。

    这样一个心里算盘打得啪啪响,所有的心机都写在脸上的女人,当初到底是如何靠近了柳初,并且还害死了她。

    到了最后,原来那个女人还是那样蠢。

    “公子,妾身不妨就只说了,妾身跟随晋王来,就基本上没有受过宠,一直都在被他的那个凶神恶煞的皇后欺压,好不容易妾身熬到了那个凶神恶煞的走了,却没有想到他也就不临幸后宫了……”

    殷贵妃哭的那是一个梨花带雨,吓得柳新都想回到西戎去问问孙晋这几年到底是在呢么回事,难道是因为不能人道才让这样的美人独自守空房。

    看到柳新脸上有些遗憾的表情,殷贵妃就知道自己这招有效果了,便更加抓紧的哭了起来,“你说我这好苦的命啊,公子,若是这一次晋王再去了,我岂不是还得陪葬……”

    这里殷贵妃倒是哭的很实在,毕竟一想到她如此美好的时光,就要和孙晋一起结束,被人掩埋在地下,换做是谁,都一定会局的十分胆不甘心。

    更何况是殷贵妃。

    柳新饶有兴趣的看着殷贵妃,他倒是想看看,如果自己不主动提出来,殷贵妃会怎么样让他提出来带着她走。

    殷贵妃如此卖力的吊着眼泪,却没有想到柳新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不由得心里暗骂了一声呆子。

    这人倒是的的确确是个没脑子的,自己已经按时到了这个份上,按道理普通的人都应该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顺着自己说下去了。

    可他却偏偏衣服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就这样等着自己说出口一半。

    而另外一边,回到了院子里的柳初依旧没有休息。

    刚才柳新对她的那一吻,让她原本就十分混乱的心境变得更加的混乱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刚刚有一种懵懂的感觉。

    就好像是在她第一次遇到孙晋的时候的感觉,那种心在跳动,呼吸变得紧促。

    人活了两生,却似乎只经历了这两次。

    柳初不是个傻人。

    她自然之道,自己没有第一时间下意识的推开柳新,就说明自己其实并不抗拒柳新的这个吻,只是心里并不怎么能够接受。

    毕竟他是自己的弟弟。

    也许柳新说得对,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兜底却把他当做一个小孩来看,根本没有想到,他已经长大可。

    也已经到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年纪了。

    明明自己也是和他一样的年纪,却不知道为什么,心态却是老了很多。

    就好像是一个六旬老太太一样,看淡任何事都像是在看待一潭死水,什么都不会激发起来。

    可是那一个吻,却让原本就有些抽搐的柳初变得更加的踌躇。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踌躇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