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我是为你
    自己对于柳新自然是有一定的好感,并且对于柳新的关怀与爱,几乎成为了她骨子里记忆的一部分,就算她没有心的时候,她也会心心念念的记者柳新。

    远身体的主人,一定十分的爱着柳新,否则不会对自己造成如此大的影响。

    她起身左右看了看,发现柳新似乎并不在院子里,思来想去,这么晚了总归自己不能够让他一个人呆在外面。

    柳初给自己找了一个格外好的理由,就是担心柳新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所以才要出去找他。

    她安慰了一下自己,这些不过都是正常的关心罢了。

    一路上柳新的种种反应,她也终于想得通了。

    或许这就是一个少年在用最腼腆的方式来发泄着他的情感的方式。

    那样的小心翼翼去,却又担心伤害到不知情的他。

    可是柳初毕竟已经不是小女孩,总没有第一次被表白的那种慌张,只是越是想得太多,就越是容易把自己的心像乱。

    柳新挑着眉毛看着殷贵妃,不知道为什么,殷贵妃总觉得他挑着眉毛的时候,整个人的脸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让她深深地被吸引。

    明明他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岁数,可是就是有一种魅力,让人看到就挪不开眼睛。

    如果说孙晋是如同月亮一样的皎洁无瑕,而柳新就更想是太阳。

    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让人看到就没有办法挪开眼睛。

    殷贵妃双眼含泪,伸出了手,把手搭在了柳新的肩膀上,“带我走,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两个人在草坪上有些暧昧的动作,让一旁来寻找柳新的柳初全部收到了眼底。

    她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而眼底却是一阵的冰凉。

    柳初并没有发现柳初的到来,只是继续同殷贵妃暧昧到,“我带你走,你那什么来报答我。”

    “那个时候我的什么都是公子的,公子还谈什么报答不报达。”殷贵妃笑的十分灿烂,她知道这一次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

    而柳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自己的小院子的。

    果然,柳新不过就是和自己开开玩笑,他只是小孩子心性罢了。

    转过头,对着殷贵妃,他依旧能够做到那样的温柔,那样的体贴,让人感觉到心寒。

    柳初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如此的难过,难道就是因为看到了柳新和殷贵妃那样的亲密吗、

    不仅仅是。

    那个女人可是殷贵妃,当初就是她诱惑了孙晋,任何一个女人对于好看的异性都有着天生的敌意,更何况是柳初。

    如今柳新刚刚对她表示有好感,她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却要看着别的女人和他厮磨耳鬓。

    换做是谁可能都无法接受。

    更何况,她不是圣人,她也不过就是一个比平常的人多经历了一次生死却从没有觉得自己就能够变成圣人。

    柳新冷哼了一声,翻身站了起来,“原来你是存了这个心思,我倒是没想到,你这般姿色,倒也敢来肖想我。”

    殷贵妃一下子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做。

    柳新这样前后的态度,到让人觉得是她在不停的倒贴留心了,更何况原本就是如此。

    站起来的柳新比刚才视野更开阔了一些,整个人也看着高大了许多,让地上的殷贵妃不知不觉得有些恐惧。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害怕面前的这个男人。

    柳新突然看到远处站着的柳初,皱了皱眉毛,不知道自己刚才通殷贵妃的那一幕幕她是不是都砍在了眼里。

    柳初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泪满满的滑落,一下子地落在了地上。

    她有些仓皇的转身准备离开,毕竟自己根本就不应该这个时候突然出来,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柳新暗暗叫了一声不好,总归柳初时看到自己刚才通殷贵妃的暧昧,所以才会转身离开,他立刻起身准备去追,到也顾不上一旁的殷贵妃。

    殷贵妃硬生生的看着他跑这里开了,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不闻不问,脸都有些法律。

    毕竟这么多年她都是一直高高在上的股覅诶,好不容易降低了身段来诱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臣子,到没有想到就被这样的绝了。

    国玩完了,她也依旧有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她传好了衣服们有些狼狈的站了起来,整理了自己的发型便往回共走,一路上刚才看到她和柳新在一起的侍卫们多对她没有什么好脸色。

    对于这群是为来说,他们的目的就是忠君爱国,保护这个宫城,可是殷贵妃身为一个宫妃,却在大庭广众之下和男人四通,换做是谁都没有办法容忍。

    就算晋国已经到了如此的是即将,他们就算没有办法说什么,但至少也从心眼里瞧不起面前的殷贵妃。

    她总归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女人,没有人会因为她而多费神。

    柳新追着柳初一直到了两个人居住的院子,柳初才停了下来。

    回过头看到气喘吁吁地柳新,有些诧异。

    她以为他还在和殷贵妃暧昧,而没有想到他竟然就这样追了过来,让柳初有些诧异。

    柳初有些别扭,所以没有回过头去,而是径直走向了房间里。

    或许原本两个人之间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柳新却并不是这样认为,看着柳初有些冷漠的背影,他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今天不过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让她以后不要再这样胡乱来。”

    柳初没有说话。

    或许柳新并不知道,很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她也是这样看着自己跌丈夫孙晋和殷贵妃这样在一起。

    后来,两个人边背地里做了那样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甚至要了她的命。

    重新活过一生,除了姓名之外,她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舍弃的,但是看到殷贵妃,她就是有一种女人难以释怀的感觉。

    “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她,她今日过来倒贴我,大约也是想找个下家,好在晋国亡了以后带着她走。”柳新闷闷的说道,“我也不是一个闲着无事喜欢找事情的人,自然不可能答应。”

    “之所以在那里待了那样的久,就是因为想要让她难堪,毕竟她以前欺负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