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你长大了
    柳新就好像小时候犯了错那样,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等待着面前的柳初对自己做出惩罚。

    过了许久,柳初才轻声的叹了口气,“你长大了,或许我不应该在管着你了,但是你要知道,我答应过你母亲的,要你平安长大,看着你成亲生子。”

    “你可以找很多的女人,但是唯独殷贵妃,你喜爱那个都不要想,一来我和她有着私怨,难免让你不开心,二来这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并不是你最好的选择。”

    柳初语重心长的看着面前的的柳新,这些话倒也都是发自肺腑。

    柳新原本有些明亮的眸子又瞬间暗了下去,“你总觉得我还是个孩子是忙,我今日和你说的那些,你就相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么。”

    “那些话我就权当你没有说过,我还是你姐姐,我们两个人,还是该如何就如何。”

    柳初低着头,没有看柳新的表情。

    “我不愿意,我不缺你这一个姐姐,我想要的是你。”

    柳新有些霸道的说道,却没有注意到柳初的一声轻叹。

    他总归都还是有些小孩子心态,不管碰到什么事情,都首先想到的是要去满足自己,而不是考虑后果。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娶了自己,那他一定会被全天下人所诟病,这种种,都是她不愿意在刘鑫身上看到的。

    毕竟他值得拥有更好的人生,而不是同自己一般在这个淤泥里不断地下沉,下沉一直到了池塘的最底部。

    柳新最终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柳初的脾气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的清楚,她并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能够站在这里同自己说这么邪恶,无非就是粘着曾经的轻易,把自己当做她的弟弟。

    可是感情这件事清,却又不是谁能够说了算的,一切都是要听天由命。

    到头来,两个人还是不欢而散,就好像今天晚上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柳新还是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编不应该一激动就说了出来,让柳初反而有些退缩,有些不大好意思。

    但很快,回到了房间里,冷静了一下,接下来两个人最重要的就是去找到斌儿。

    斌儿现在就和他们在同一座宫城中,却不知道藏在哪里。

    他的父亲总归看起来还是很看重他的,所以对他的条件应该不会太差,所以斌儿应该会在一个条件很好,并且很安全的地方。

    但宫里面这种地方却很少,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没有。

    在孙晋离开后,不管哪里都变得十分的危险,所有的人斗志有这么一位小皇子,却都不知道在哪里。

    柳初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想到斌儿,便觉得格外的思念,格外的想念。

    发了疯一样的思念让她几乎崩溃。

    她起床下身,小心翼翼的翻出来了一些画像,那都是她方才从冷宫里面带出来,这些都是斌儿的画像。

    小的时候孙晋还是格外的疼爱着斌儿,经常会让自己抱着她给母子两个人画像。

    后来这些话像就成了殷木秀在冷宫里唯一的念想。

    她只想着自己的儿子能够幸福快乐,这就足够了,作为一个母亲,她宁愿牺牲自己的一声,想要的不过就是自己的孩子平安。

    或许其他的母亲也是一样的想法。

    看着栩栩如生的画像,她就能感觉到斌儿似乎就在他的身边。

    突然,柳初愣了愣,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太后的宫中一向都是十分的情景,大家都知道太后喜静,不喜欢热闹,所以就都不怎么爱来打扰她。

    女人跪在化妆镜前泪流满面,看着镜子中苍老的容颜,却是一点多余的声音都不能够发出来。

    她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小男孩,十分乖巧的睡着了,没有哭闹,也没有多余的声音,或许是知道她并不想让自己发出更多的声音,所以男孩十分的乖巧,没有给人带来一点点的负担。

    可越是这样,却越让人觉得心疼。

    他的父亲现在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并且有可能在业务发回来,唯一能够保护她的母亲,在很多年前也就去世了,现在剩下的,就只有他和他的祖母。

    为了保护他,他原来在世外不谙世事的祖母,置身回到了吃人不见骨头的皇宫中,小心翼翼的抚养着他。

    孙晋之所以能够那样全心全意的相信柳初没有办法找到斌儿,一来斌儿同自己太后比较亲近,平日里也十分的听话不会四处乱跑,柳初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想得到她一直想要找到的儿子竟然就在太后的宫殿里面。

    就算想得到,只要太后在一日,她就绝对不会让柳初带走孩子。

    一个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和孩子身份的女人,她是绝对不会放心把孩子交到她的手上的。

    柳初回想着自己进冷宫那段时间的一切,似乎一切都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

    宫里面也没有多人,也没有少人。

    有什么人是能够光明正大的进宫来,又能光明恒大的在宫外不被任何人怀疑呢。

    她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

    如果是太后,那这一切就都可以说得通。

    柳初就好像看到了希望,如果自己的斌儿真的在太后那里,那她就算是用尽自己的全身力气也一定要把自己跌斌儿抢回来。

    那是她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养的孩子,怎么能够说给别人就给别人,换做是谁或许都觉得无法接受。

    柳初深深的吸了口气,却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想要把这个消息分享给自己身边的柳新,

    似乎一直以来都只有柳新才是最明白她想要什么的。

    在西戎的时候,他几乎没有怎么和自己沟通,就知道自己对于斌儿的执着,就能够不远万里的陪着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家,只是为了孙晋的一面之词。

    柳新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无所事事的孩子了,他现在也是一国之君,有着自己的国家需要管理,可是每一次却还是愿意放下自己手里面所有的事情选择陪伴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