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拥立新帝
    殷贵妃倒是没有想到刘新这么快就会找到她,她没有拒绝,而是笑意盈盈的在约好的地方等着刘新。

    “怎么,那日不是挺正人君子的吗,今日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见我,是不是想我了。”

    柳新微微笑了笑,“自然是,许久未见美人,自然觉得十分的思念,不过今天倒是来和娘娘到别的。”

    殷贵妃愣住了,有着着急的问道,“怎么回事,你要走了?”

    “国主突然有事让我二人先回国,过几月再来访处理剩下的事情,也给晋国一些喘息调养民生的时间。”柳新文绉绉的说道,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白面小生。

    殷贵妃点了点头,毕竟她也能够理解,战后的西戎怀王也离开了,肯定是分的慌乱,柳新作为国家的人才,当然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回国。

    “那你还会回来吗。”殷贵妃低着头,眼神中有些娇羞的问到,“你还回来看我吗。”

    柳新温和的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发,“我肯定会回来的。”

    殷贵妃笑的如同一个小女儿一样的开心,似乎自从孙晋离开后,她就很少笑的如此的开心了。

    但很快,柳新又皱起来了眉毛,“但是我有个事情放心不下。”

    “我看得出来,似乎太后那个女人对你不怀好意,我有些担心我走了以后她会不会针对你。”

    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让人险些就相信他是真的在为殷贵妃考虑。

    但殷贵妃显然就十分的相信,毕竟看着面前刘新含情脉脉的样子,世间哪里有几个女子能够抵挡得住这种诱惑呢。

    “这样吧,我临走前给她一个教训,到时候我让我的人混到你的宫女里。然后……

    柳新有些坏坏的样子让殷贵妃看了更是着迷。

    当初只是一味没有人可以依靠,所以他才十分不情愿的勾搭上了刘新,可是如今看了看,却发现他倒是个比孙晋更让人觉得喜欢的,

    也不知道自己当年怎么就瞎了眼非要通殷木秀那个女人抢,看来她的东西都是不怎么好的。

    看着殷贵妃有些花痴的样子,柳新笑了笑,没有说话。

    果然玩,晚上的时候,殷贵妃就派人送来了一套宫女服。

    柳初看到宫女服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柳新办事效率这么高。

    想来自己曾经在这里生活了那样就,如今回来却已经是物是人非,当初的那些旧人也已经基本上都被前三,没有遣散的也已经被吊开了中药的岗位。

    殷贵妃总归还是有些手腕,知道把自己的党羽都清理感情,这样她才能够安心的睡觉。

    不过,为了去见他的斌儿,总归她还是要暂时在殷贵妃面漆那第一下头。

    自己上一辈子学了一辈子都没有学会低头,倒是现在反而变得越来越能忍,越来越觉得这些都不再那么的重要了、

    毕竟当生活有了更多的追求以后曾经自己觉得不能接受的那些东西,也就变得再也没有那么的重要了。

    傍晚的时候,穿着宫女服的柳初便混进了殷贵妃前去探望太后的宫女队里面。

    殷贵妃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她,虽然总觉得她和柳新之间有些什么,但是如今她是来帮助自己的,索性也就没有多问,脸色也没有那么的好看。

    柳初低着头,服饰这面前的殷贵妃,心中却已经有些慌张。

    如果自己的斌儿不再,拿自己应该怎么备案。

    自己有因该群爱寻找她,他到底把自己藏在了那里,他难道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很担心他妈。

    可是就算心里再怎么着急,面上还是要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毕竟对于她来说,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吓人,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心思。

    太后果然看到殷贵妃来了比按有些不大高兴,但是总归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

    殷贵妃倒是一如既往地目中无人,站在她的身后,柳初都忍不住想要冷哼一声。

    她总是这样的跋扈,觉得所有人都是那样的不堪。

    其实到头来,最不堪的哪一个却是他自己。

    太后看起啦自脸色也不是很好,昨天晚上似乎也没有休息好。

    “哀家倒是最近听说了一些流言,不知道殷贵妃你有没有听说过啊。”

    太后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看起来孙晋的母亲总归要比他聪明一些。

    “臣妾最近每天都在宫里祈祷陛下能够平安归来,倒是对公里这些流言蜚语不大清楚。”殷贵妃一章秒嘴开口便顶撞了太后。

    太后原本想说的时是她和柳新的事情,毕竟现在晋国还没有亡,她作为一个宫妃就已经开始哦公然的勾三搭四,让他们孙家的颜面往哪里放。

    但是看到殷贵妃如此软硬不吃的样子,太后也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自己又不能够罚她板子,现在原本就是晋国空虚至极,万万不可以内讧。

    282

    一点她们开始吵架,开心的却是西戎的那帮试着,她自然比谁都要清楚。

    至于这个愚蠢的殷贵妃,等到孙晋回来,自然会收拾了她。

    “现在皇帝远在他国,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得来,哀家已经想过了,我们晋国不能亡,所以我们应该去拥立新的皇帝。”

    太后一番话说得十分的云淡风琴,让站在身后的柳初都愣住了。

    太后这是准备让斌儿上位了?

    两个人都有些诧异太后的做法,只有太后一个人有些雨中行南昌的说到,“殷贵妃,哀家知道你是个有想法的,当初能够把你的表姐弄下来,总归也是不容易的。”

    “我虽然作为一个外人,不应该参与你们后宫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咋弄我们碰到危险的时候,我们必须一致对外。”

    “否则将来九三嫁给其他国家的官员,也只会被不断地取笑,与其如此,你倒不如来同我一起做个太厚如何?”

    殷贵妃也不是傻子,听到了太后的一句,“来同我做一个太后”便知道太后的意思了。

    “太后是想要随便拉来了一个孩子当皇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