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逼迫
    斌儿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毛,似乎看起来有些不大开心,“我记得我母妃的样子,你不是他。”

    殷贵妃脸上有些不大好看,毕竟她也知道她口中的母妃就会殷木秀,但是殷木秀已经死了那么多年,她又怎么给她编出来呢。

    “傻斌儿,你的母妃把你托付给我了。你一定是不记得了,以后我就是你的母妃了。”

    看着殷贵妃美丽的面容,斌儿似乎有些犹豫。

    柳初只是把自己跌头一低再低,什么话都没有说。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当着一个母亲的面把她的孩子送给另外一个女人,还是她这一生最讨厌的女人。

    原本这次回来,她想着要练殷贵妃一起收拾。

    可是这一次,她却有些无可奈何。

    为了斌儿,她只能够忍住,不让自己的仇恨散发出来。

    殷贵妃虽然不怎么是个好人,但是目前斌儿对她的位子总算还是有些帮助,所以她也一定不会对斌儿怎么样。

    这就足够了。

    只要斌儿能够平平安安的,她这个做娘亲的,自然不会想太多。

    很快,太后就叫斌儿下去了,斌儿临走的时候看了柳初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和殷贵妃一路离开,殷贵妃叹了口气说道,“你跟着柳新几年了。”

    柳初愣了愣,没有想到殷贵妃会这么问。

    这个女人,当初就告诉自己她爱上了孙斌,这一辈子非孙斌不嫁。

    现在又来和自己打听柳新。

    “回娘娘,奴婢自小就跟着柳公子。”

    柳初的声音不平不但,让人一点都看不出来,她要比殷贵妃地下一点。

    “也罢,你只需要记者,我就是你未来的女主自,从此所有的女人你都让她里柳新远一点编号。”

    殷贵妃倒是把自己真当成了柳新心上人,所以面对柳初的时候,也十分的不客气。

    因为她没有什么客气的必要,既然是柳新的仆人,那才庚寅给对她好一些。

    柳初低着头,没有说话,殷贵妃看她左右不是个机灵的,也就让她离开。

    回到了小院子里,柳新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叹了哭泣,“若是有什么想说的便说吧,何须和我客气、”

    看得出来,柳初似乎今天的确见到了孙斌,也不亏孙斌这么多年让他们一直以为已经死了。

    “谢谢你。”

    柳初沉默了很久后才开口说道,“今天如果不是你,我就没有办法见到孙斌了。”

    柳新没有想到她酝酿了这样就,就是为了和自己道谢,反而有些生气的笑了笑,“这有什么好谢谢的,你只需要记住,和我永远都不需要说谢谢就足够了。”

    “再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家人。”

    一番话,倒是让柳初稍微舒服了些。

    两个人商量了一份饭,也就决定启程回到西戎,因为柳初想快些解决这个事情,所以也就选择和柳初起码。

    两个人去和太后告了别,太后自然巴不得两个愠神早些离开,自然也就没有阻拦。

    两个人一路出去快马加鞭,不过就是七日的路程,便到了西戎。

    离开的这些日子,西戎到也平定了很多。

    东方社难道是十分的励精图治,就算没有了东方怀,他还是一个合格的帝王。

    再次见到东方慎的时候,看起来他却苍老了很多。

    “你们假借西戎的名义去和晋国的人谈判,可曾问过我的意见。”

    他面色十分的平淡,让人看不出来他是在笑还是在生气。

    柳初和他之间两个人有着太多的恩怨,让人根本无法放下。

    “我此番前来,便是有一事相求。”

    “不要杀孙晋。”

    柳初看着东方慎说道,东方慎却是挑了挑眉毛,“怎么,余情未了?”

    自从东方怀离开以后,东方神对于柳初一直都是这么的阴阳怪气,他吧东方怀死掉的所有的责任都统统推给了柳初。

    柳初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东方慎的错,毕竟当初东方怀的确是因为自己而死。

    “自然不是,只不过我有了新的打算罢了,你可以开条件,如何才能保住他。”

    东方慎看着面前的柳初,神色有些疲惫,“你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我和皇兄从来就没有看透过,他那样的喜欢你,你却能够无动于衷,当初孙晋那样对你,你却要保护她的命。”

    “柳初,你说你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你大可以放心,我和孙晋的仇从来都没有消掉,如今不过就是权宜之计,暂时留着,至于晋国,我猜测有要东山再起的意思,不过想来她们也已经没有那个失礼了。”

    毕竟当初晋国所有的精锐都跟随者孙晋一同出征了,但是到了现在,却几乎全军覆没,就算没有附魔也都已经投降,剩下的不过是一些残余部队。

    东方慎笑了笑,坐下来把玩着手中的杯子,“既然你如此想要留下孙晋的姓名,那就这样吧,一命换一命。”

    “我要了柳新的命,便把孙晋的命给你。”

    东方怀似乎是在和自己说一件完全无关的事情,他的申请十分的冷淡,就好像什么额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柳初看着他,没有忍住皱了皱眉毛,“不可能。”

    柳新和气的无辜,自己怎么能够让她如此便没了姓名,这难道不是最大的残忍吗。

    “当初我皇兄为了你,可以连自己的姓名都不要,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这个弟弟对于你会不会连命都可以不要。”

    柳初难度的有些愤怒,自从从新火锅以来她就很少生气,毕竟很多时候并没有必要区分努努,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还没有办法让她触动心弦。

    可是这一次,她却是打心眼里生气。

    “东方怀的死自然和我脱不了干系,但是柳新,孙晋都没有必要为了他的死而陪葬。”

    柳初说话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看起来就和平时没有什么样子。

    可是越是看到她如此淡然的样子,东方慎就越觉得客气。

    当初东方怀是死在了她的怀里,那样的凄惨,那样的可怜,可是这个女人就能够转眼就和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完全就不顾及尸骨未凉的东方怀的感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