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姐姐敬你毒酒一杯
    “怎么,你可是答应过我皇帝,在他死后以他妻子的身份去葬礼,我们西戎的葬礼不过就是三个月,三个月你都忍不了,你都要和你的小弟弟亲亲喔喔,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皇兄放在眼里。”

    柳初冷笑了一声,“我答应了东方怀,我会以他妻子的名义参加葬礼,我也做到了,为他守了整整三天三夜的零。”

    “难道皇帝是想让我这一辈子都不要嫁,为他守一辈子的灵不成吗。”

    东方慎看这着面前不知好歹的柳初,气不打一处来,便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现在主动权是在他的手里。

    “既如此,你便去吧,孙晋和柳新,只能够选一个,既然你选了孙晋,毒酒我就让人送到你房里了,你只有三天的时间,看着办吧。”

    柳初知道和这种人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现在的东方慎已经和疯了没有什么区别。

    当初东方怀的离开几乎打击的他已经快要崩溃,现在柳初就是送上门来让她来发泄的。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果然东方慎让人送来了毒酒。

    看着面前的毒酒,柳初深深地皱了皱眉头。

    她不能够让孙晋死,因为她不能够让斌儿伤心,并且她也不能让晋国灭亡,所以她必须让孙晋或者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等到斌儿登机了便可以让孙晋死掉。

    可是东方慎却不给她这个机会,一定要把他往绝路上逼迫。

    她阴沉着脸,过了许久,还是拿起了酒杯,一步一步的往柳新的院子里去。

    柳新看到了来的人,倒是有些诧异,“你怎么来了。”

    她看着面前的柳新,喉咙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柳新看了看她手中的酒,又看了看她的神色,似乎明白了什么。

    “怎么端着酒就来了…”柳新微微笑了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有的时候不知道,或许也是一种福气。

    柳初摇了摇头,放下了手里的酒杯还有酒壶,看着面前的柳新,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柳新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她如此的淡定,还是应该为她如此淡定而难过。

    可是在恍惚中,柳初的面色终究还是柔和了一些,没有那么的有戾气,让人看了也觉得稍微好接近了一些。

    “小新。”

    柳初突然想起以前自己呼喊柳新的名字,自从那次自己在悬崖上假死后,两个人便很久便有那么的亲密。

    不过离开了自己的短短一段时间,可是柳新却好像脱胎换骨,整个人都变得更加成熟了,一点都不想当初在她身边的那个倔强少年了。

    听到熟悉的称呼,多少柳新还是有些动容的,他的目光炯炯,看着面前的柳初,“你有多久没有唤过我小新了。”

    两个人凝望着彼此,什么都没有说。

    曾经的柳初就好像是一个女英雄一样永远的站在他的面前,可是自从那一次她倒下了。柳新便知道,没有谁是能够依靠一辈子的,也没有谁是应该保护自己的。

    如果想让自己身边的人都平平安安,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比按得更加厉害,才能够保护得了他们。

    柳初自然想不到柳新都经历了什么,所以也就随手放下了酒瓶,“这酒,是东方慎让我拿给你的。”

    看着今天的柳初,总是哪里的不自在,柳新望着那杯酒,有些出神。

    “我看了很多话本子。”柳新突然说道,“她们说了很多怎么样去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说话。”

    “可是我看了哪一样多,我还是不会。”

    柳初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毛,“你不要做这些闲事,没有意义的。”

    “可是那又怎么样,话本子里也讲过,帝王在江山和美人之间的抉择。”柳新突然往前了几部,逼到了柳初的身子前,然她没有办法后退,把她紧紧地抓在了胸前,“你说,如果是你你该怎么选择。”

    柳新就好像已经知道了一切一样,目光看着柳初却是十分的柔和。

    因为他十分的清楚,无论流出怎么选择,自己都会尊重她的意见。

    他的命都是她给到自己的,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会让她高兴快乐,这也是自己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了。

    柳新笑了笑,他知道这个问题十分的荒唐,也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并不是自己想要知道的。

    索性,那倒不如不知道。

    “这酒倒是上好的雄黄,很少哦啊会有人在这天喝的,所以这杯酒,是拿来给我的对吗。”

    她晃了晃就被,里面混浊的液闻起来似乎就不怎么样,更何况里面还有各种熟悉的味道和粉末。

    就好像之前无数次他在看道其他人服毒时候的水。

    这杯毒酒,他硬生生的端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柳新笑了笑,嘴角有些苦涩,“总归我……”

    没有等她说完,柳初变强过来了杯子,皱褶眉毛看着他,“你在做什么。”

    “我知道酒里面有毒我,哦不想让你为难,东方慎铁定威胁了你什么。”

    柳新看着洒在地上的就,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局的有些差异。

    原本他现在应该已经躺在了地上,那都行看着便十分的剧烈,洒在了地摊上,低碳都变了颜色。

    “你喝毒酒做什么,我还当你也不愿意喝下毒酒。”柳初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柳新,“等着吧,一会就有个惊喜要给你。”

    听到惊喜两个字,柳新挑了挑眉毛,有些诧异,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才能够对于柳初来说算得上是清晰。

    他最大的惊喜就是来到了这里并且遇到了她,则对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人不要贪心,越是贪心的想要,往往却都什么得不到。

    柳初始终一句话没有说,恒个人神情有些紧张的看着外面,果然,没过一会边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参加江军。”

    地下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衣服跪在最前面,看起来便觉得有些眼熟。

    柳新在一旁仔细地费变了一下面前人额的脸庞,却愣在了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