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阴魂不散
    “李家豪?”柳新有些诧异的看着面前的他,如此片已经臣服在了柳初的脚下么。

    至少看到了故人,柳新总算觉得有了些以前时光的影子。

    毕竟这是他和柳新一起的回忆,无论以后柳初怎么对待他,当初的回忆确实没有办法抹去的。

    很快,李家豪就站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也成熟稳重了很多,没有当年的那么肆意妄为,倒也多了几分雄姿英发,

    看着面前的柳新,李家豪的眼中有些动容,过了好久才开口说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两个看着对方久久没有说出话来,或者不知道该书搜什么。

    而如今柳新已经成为了帝王,李家豪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将军,所以自然今时不同往日。

    但是有一点,柳新却知道,李家豪现在是流出的人,就算是看在以前面子的份上,无论如何也算对自己尊重些,

    李家豪一直低着头人,昂面前的柳新有些无可奈何,

    就算想靠着李家豪回转这儿局面,合适柳新却也不傻。

    他没有办法想到敌人的每一步动作,那时候的立交却是要比现在的看上去好很多。

    可能有的时候只有经过了爱情的女人。说完,眼睛有意无意的看向了柳初说处理爱了,自己打算放权给手下的人,可是手下的人却并不在乎柳初。

    这种几乎让他感觉到自己就在云端的美梦,一刹那的清醒了过来

    “既然东方慎如此待你,想来多半和孙晋脱不了什么干系,不知道孙晋同他是不是说了什么,才会让他有这种行为。”

    柳初倒是没有多么的震惊,源本着一切都已经是在她的计划之内了,只要一切都还在掌控中,他们就还有着足够的优势。

    286

    柳新有些艰难的看着桌子上的毒酒,轻声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到底会不会喝下去。”

    如果自己真的喝下去了,他没有拦住,那时候又会怎么办。

    自己的安危,是不是根本就不在柳初的考虑之中。

    看着有些受伤的柳新,柳初摇了摇头,“我不会让你喝下去的。”

    只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安排已经天衣无缝了,怎么都不可能会出问题,所以她才会那么坦然的拿着毒酒来到柳新的面前。

    而东方慎已经知道了柳初救下来柳新,并且还让人带着一只军队的事情。

    “她终究事成了气候,我们再也无力为天了。”

    东方慎叹了口气,很早以前,他就知道柳初不是个简单的女人,一旦等她有了足够的势力,可能会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可怕得多。

    毕竟当初的女将军,怎么可能是个孬种。

    皇后站在宫门外,皱了皱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东方慎如此的颓废,她想进去安慰,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自己同东方慎成婚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剩下来过一子半女,对于东方神,她总有一种十分亏欠的感觉,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对于他十分的相敬如宾。

    到后来,就更像是臣子对待着君王,而不是妻子队带着丈夫了。

    可是如今看到她的丈夫如此的操劳,她却是什么忙都没有办法帮得上,皇后总觉得有些饿难受。

    而另外一边,孙晋看着面前突然闯进来的人,面上带着一抹微笑。

    原本他一个人呆在关押他的地方,倒也十分悠闲,他尝试过很多办法逃跑,却也都失败了,索性他就不动声色,却一直在寻找着机会离开。

    作为一国之君,他总归还是会有些势力的。

    却没有想到,来的人居然是华策。

    “看来晋国国主倒是悠闲得很,在这里看看花样养鸟。”华策轻轻笑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就算是已经落魄到了如此,孙晋的身上总归还是有一种王者霸气,让人看了就觉得他不是池中之物。

    或许这就是久居高位的时候,总会留下些什么。

    就好像柳初再怎么落魄扑通,看起来,却仍旧是哪个高高在上的皇后。

    “太子怎么有空来关心朕,怎么,东方慎放心你这个东麓太子来和朕接触?”孙晋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东麓太子。

    华策倒也没有说什么,脸上一直带着一抹笑容,似乎是在嘲讽,似乎又是在随意的说着什么。

    “不知道皇帝你有没有想过要出去,毕竟作为一国之君,在这里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国家的人民还有各位大臣,可是巴巴的等着你赶紧回去主持大局呢。”

    孙晋也挑了挑眉毛,“朕是战败的俘虏,朕若是想回去,怎么在太子口中到时见容易事情了?”

    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孙晋大约已经猜出来了这一次华策找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就算华策和柳初的私自交往再好,到头来,他还是那个运筹帷幄的东麓太子,怎么算,东麓都一定是他的第一位。

    华策笑了笑,脸上多了些让孙晋看不懂的东西,“既然如此,那不如晋王来和我做一笔交易如何。”

    “我知道晋王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出去的,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既如此,我倒不如卖晋王一个人情。”华策挑了挑眉毛,一双狐狸眼让人看了就觉得他十分精明,“我用我的人把晋王带出去。”

    孙晋猜到了他是想通过把自己带出去然后再和自己谈些条件,也就放松了下来,面上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笑容,“怎么太子吉之岛我一定会出去呢,怕不是我会觉得这里风景还不错,留下来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番话,他总归没有再说朕,而使用了我,来让自己和华策拉进些距离,也算是给画册了一个信号,让他知道自己是想合作的。

    “我东麓现在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盟友,西戎如今大获全胜,我自然有些担心下一个他们会不会针对东麓,我东路虽然弱小,但总归鬼还是要在夹缝里生存的。”华策也没有隐藏什么,毕竟东麓的国情大家也都十分的清楚,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孙晋点了点头,‘这倒是太子思虑周全了,东方慎自然不是个安分的人,这一次东方怀倒是出了不少力气,可我听说东方怀已经死掉了,不知道太子还在担心什么。’

    “柳初。”

    华策也是直言不讳。“想来晋王应该知道柳初的身份吧,所以我觉得比起所谓的东方慎,我倒是更害怕柳初对我背后下绊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