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抢江山
    原本心情还算不错的孙晋,在听到柳初的名字后瞬间变了脸。

    那个女人。

    阴魂不散的女人。

    “原来柳初现在是在为西戎效力。”孙晋冷笑了一声,“怕不是在为她的那个姘头东方怀打江山。”

    华策咳嗽了一声,虽然他的确有些担忧流出,却也没与祥和和孙金一起在背后这样说着柳初,“晋王只需要知道,我现在十分的担心就足够了,不仅如此,她似乎还有想要帮助狄秋的意思”

    “狄秋?狄秋不是灭亡了吗,怎么又来了一个。”

    “这怕就是晋王在这里消息有些封闭,据说狄秋国王当时的孙子流了下来,如今长大了,便复辟了国家,而且势头大有要盖过我们三国的势头。”

    华策微微勾了勾唇角,现在的晋国自然是三个国家里面最弱小的哪一个,如果孙晋不行动的话,将来或许狄秋就会取代了晋国,然后晋国从此自然而然的就会走上了覆灭的道路。

    孙晋倒也是个聪明人,不用华策多说什么,他自己变明白。

    无论如何,狄秋是不能够留的。

    “狄秋国国主叫什么?”他皱了皱眉头,觉得事情不是很简单。

    毕竟当初狄秋国消失的那么干净,如果新的国主没有一点带的呢势力,是没有办法从新复辟国家的,而那些稍微有些权势的,大家自然也都十分熟悉。

    华策看着孙晋,突然笑了笑,‘柳新。

    孙晋愣了愣,面上也冷了下来。

    果然和一切都和柳初分不开,虽然她已经换了一句身体,脑子却一如既往的好使,曾经最担心的事情也成了真。

    柳初现在是真的要和自己抢这个江山。

    二到底谁能够棋高一筹,却也已经显而易见了。

    总归,他还有最后一个能够保全晋国的筹码。

    斌儿。

    他倒是要看看,柳初是怎么样从他的儿子手里抢过来这片江山。

    “既如此,我便答应太子,若是我出去,晋国和东麓,定然一荣俱荣一辱具辱。”

    孙晋沉稳的说道,他现在虽然着急出去,缺不着急回到皇宫。

    他现在在宫里已经没有多少势力,柳初总会把他的皇宫里清洗干净,为了斌儿,那个女人一定什么都干得出来。

    与其如此,他倒不如私下里藏起来,开始从新招揽写势力,敌在名,他在暗,孰优孰劣自然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总归他叹了口气,也就决定如此了。

    华策看到孙晋如此的爽快,也就没有多说什,“明日,还请晋王多多等候。”

    说完变帅了甩袖子,转身离开了。

    看着华策离开的背影,孙晋陷入了沉思。

    现在三国鼎立的格局,依然不复杂存在,若是他在无法搬回晋国的筹码,恐怕这一次便会彻底的让晋国走上了覆灭。

    这是孙进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便开始筹划接下来的事情。

    柳新看着柳初轻声问道,“东方慎是拿我和孙晋来威胁你了。对吗。”

    柳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如今你放了我,他难道不回去动孙晋吗。”

    柳初没有回答,面上却有一种了若指掌的样子。

    孙晋,何许人。

    他自己定然是不会吃亏的,更何况,她已经给他找去了个帮手,若是孙晋还是死在了东方神的手里,那便是他自己无能。

    柳新没有继续问下去,既然柳初这样的淡然,就说明孙晋自然是没有事情的。

    心头一酸,总归还是有些难受的。

    很快,柳初便把李家豪带来的人交给了柳新,而自己则来到了东方慎所在的大殿外。

    东方慎知道柳初总会来找他,便也没有拒绝。

    “殿下对于我的这个处理方法,可还算满意?”

    柳初的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整个人都冷冰冰的,就像是一个冰块站在东方慎的面前,让他总觉得有些瘆得慌。

    “怎么,难道你不是一开始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值等我的动手了吗,柳初,你真不是个简单人。”

    东方慎有些自嘲的说道,柳初看着他,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或许对于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必要。

    她同东方慎原本就没有什么大的关系,不过就是互相利用而已,如今二人已没有了共同的利益,所谓的合作关系不过也就是弹指间覆灭。

    “柳初,我有件事情求你。”

    东方慎看着快要走出门的柳初,突然开口说道。

    他很少用求这个字,如今这样对柳初说,无非也就是因为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我知道,你想让你的儿子成为晋王,可是有一件事。”

    “我快要不行了,等到我退位,登基的便只有太子了。”

    东方慎苦笑了一声,“太子年幼,很多事处理得并不是很好,在三国之中,反而可能会成为最不好的那一个。”

    “我不要求你一定要帮助他,只求你善待他,无论何时都记得西戎曾经对你的恩惠。”

    柳初却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看着东方慎,眼中有些讽刺,“什么恩惠,原来你们对我,还有所谓的恩惠。”

    东方慎愣了愣,终究没有在说什么。

    毕竟他对于柳初来说,确实没有帮过什么,若是真的说欠,柳初也只欠东方怀一人而已

    东方慎低下头,过了好久,“这是你欠他的。”

    柳初原本要走的步伐,却突然停了下来。

    她知道,东方慎说的是对的。

    她是欠了东方怀的。

    “我答应你,保西戎十年平安。”

    “十年之后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那个时候我也就没有精力去管了。”

    东方慎终于放心的笑了笑,虽然笑容十分的苦涩,但是他知道,柳初既然答应了自己,就无论如何一定会做得到。

    既然如此,十年之后西戎成什么样子,他也就无可奈何了。

    总归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没有毁在他的手里,这就足够了。

    柳初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身离开。

    而此时的柳新站在院子里,看着周围的一切,面色十分平静。

    “主上,是时候回去了。”

    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看着柳新,神色有些焦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