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要变天了
    “皇上不必担心,从今以后,奴婢都会一直陪伴着皇上的。”

    柳初突然开口说道,看着面前的小人,认真地说道,“只要皇上,相信奴婢无论如何都不会害你,奴婢什么都可以给皇上付出的。”

    看着面前柳初认真地说道,小小的孙斌,眼中终于有了恍惚。

    而另外一边的西戎,确实要比晋国还要热闹上几分。

    “你说皇帝最近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男人坐在烛光下皱着眉头狠狠地说道,而一旁的几个男人却只是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他不过就是不自量力的还想继续和我们都下去而已。”

    “却不知道一切早已经被我们掌握了。”

    其中的一个男人看起来有些阴冷的勾了勾唇角,“东方慎,你的死期到了。”

    其他的几个人听完后也都冷笑了一声。

    月色凉薄,洒在所有人的身上,让人有一种寒冷的感觉。

    看着窗外的景色,东方慎皱着眉头。

    要变天了。

    宽阔堂皇的宫殿之内,一缕香烟梦绕。

    上等的紫檀木无不彰显出这里的华丽,宫殿的正中央,一张巨大的软卧上,周边的金纱层层蒙绕,拉起来便是看不清了里面的人影。

    “咳咳咳……”有些虚弱的咳嗽声响起,在这寂静的殿内格外的嘹亮。东方慎微微的张开了眼,脸上却是一片的苍白。

    “唉……”一声轻声的叹息,隐隐黑色的胡须之中已经生出了几根白色,映衬着嘴唇更加的苍白无力,下巴格外的消受。

    又回归到了一片寂静,躺在龙榻上的人似乎在沉思这什么。

    他依然没有很多的时间了。

    自从柳初离开以后,有一日在书房他突然呕血,太医说他是劳累过度,恐怕没有多少时日了。

    而朝中复杂的局势,确实让东方慎怎么都没有办法能够放心的离开。

    皇后一家这些年来势力也是颇有些深厚,若是在他归西之后,现在这朝廷恐怕也是难保。但……想到皇后这些年日日夜夜陪在自己的身边,温文淑雅的样子,他的眉头就越皱越深。

    “咳咳咳”东方慎轻咳了几声,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压上了好几斤石头一般,有些吃力,道:“来人啊。”

    “奴才在。”一个身穿黑色袍子的奴才小跑了进来,看到皇上虚弱的身体,心中也是万分的担忧。眉头微微的蹙在了一起,却也没有资格插嘴一些事情,便低下头,静静地等到这东方慎的话音。

    “扶朕起来。”东方慎慢慢的伸出了一只手,奴才手疾眼快的轻轻托付着虚弱的东方慎起来。

    现在东方慎的身体可谓是一天不如一天,如果是聪明人都知道,在这之前,历代的皇帝都会做一些什么。

    为了顾全大局,东方慎只好放下了对皇后的那一些感情。既然想要收拾皇后哪一家,那,还是要从皇后的弟弟侍卫军统领那里下手。

    总归,皇后从来都是一个足够合格的皇后。

    看着她兢兢业业想要当好一个皇后的样子,东方慎不是没有心软过。

    而一代的君王都不会为了自己的儿女情长而放弃了自己的一国,毕竟从登基的那一刻开始,他们背上背负的就是国家的兴亡与盛衰,只能顾大局考虑。

    东方慎坐在床榻边,微微的闭上了双眼,深呼吸了一口气。骤然睁开,道:“去上朝!”

    “皇上”

    小太监一听,心中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久混与皇宫这深水中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多嘴的后果。

    金色的龙袍,一只张牙舞爪的龙秀在龙袍之上,精致的龙目此时显得无比生辉。

    东方慎挺直了腰板,带上龙帽,帽上的珍珠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排排人站的整整齐齐,却又许多在皇帝未来之前在交头接耳,还在商量着东方慎会不会来上早朝,看到东方慎有些惊讶。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声洪亮的声音震彻整个大殿。两边雕琢的精致的柱子,庄严有序的氛围,仿佛让东方慎有一瞬间回到了刚登基不久之前。

    不知为何,东方慎的眼中有些不舍。

    论这几代君王,又有哪一个舍得自己的江山?舍得自己的子民呢?

    “众爱卿平身。”东方慎大手一挥,众人纷纷的站了起来。看着东方慎一脸严肃,隐隐之中,许多大臣都已经感受到了今天的不同。

    这种感觉像是暗潮一样在每个人的脚下流动。不知会在何时,发出一次大规模的爆发。

    这皇宫,恐怕是又要变天了。

    “咳咳咳。”东方慎假装咳嗽了两声,道:“近日,朕的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话语还没说完,似是微顿了一下。

    下面的人听到,心中一凌。伸长了耳朵等待着东方慎的下文,道:“这兵权待在朕的手中,朕也是颇有些不放心。”东方慎似是有些叹息,下面的大臣听到后各个的眼中一亮。

    ”这侍卫军统领一直是朕最看中的,在近日内要保护朕的安危!”东方慎有些一副自己很害怕的样子,而下面的统领听到后心中欣喜若狂,若是能掌握兵权,那对不久之后的……定会有很大的帮助!

    果然,最后兵权的落属权给了统领,他轻轻的结果虎符,自然是喜上眉梢,心中早已是了开了花。

    其他大臣看向他的眼神中也是纷纷充满了嫉妒之感,统领看着这些人的目光,很是享受,高傲的看了他们一眼。

    而深知这深宫规矩的老大臣们思考的就要比这些人多的多了。心中有些微微的迟疑,先在朝廷局势很不稳定,占据在皇后那边的势力也不在少数。

    现在这皇帝若是一死,宫中定是因为这皇位争的你死我活。

    若是怀王还在

    只可惜,终极是一代枭雄的陨落。

    傍晚,天上的星星还在闪烁。黑色的幕布之上圆圆的月光被乌云笼罩,只能隐隐约约透过厚厚的云层撒下点点若同细线的光芒。

    几道黑影一闪而过,敏捷得身影翻过城墙,恰好巡逻的护卫队调转头去,没有发现几人。

    夜无比的寂静,剩下的只有微微的脚步声还有有些湿热的风声,刮过有些倦意的侍卫脸上。到了半夜,侍卫终于忍不住,轻轻的歪斜着脑袋开始呼呼大睡。突然一个人影划过,咔嚓一声,侍卫还在睡眠之中便两只脚踏入了黄泉路。

    几道黑影一路摸索,来到了宫殿门前。轻轻的推开房门,拿出锋利的匕首,慢步向正在龙榻上熟睡的皇帝走去……

    第二日,宫中便传来了消息。侍卫队坚守多项职权却是维护不当,惹到龙颜大怒,并把此事迁怒向侍卫军统领。

    消息一流穿开来,便让各位忠臣炸反了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皇上有意的针对。前一日还在云端盘旋第二日便摔入了深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