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反了
    三日后,西戎都城城墙上,东方慎看着面前的黑压压的大军,面色一片黑沉。

    反叛军是皇后的弟弟,可是对方却是抓住了自己的皇后来威胁自己。

    为首的统领更是愤怒,好似把东方慎当成了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恨不得上去咬几口,饮他的血吃他的肉。

    “你真的要放弃皇后了?”哪怕到这个时候,他总归还是有些不相信,手下持着皇后,狼狈的身影倏地印入了他的眼帘,不管怎么样还是自己的姐姐,他做贼心虚将视线移了几分,不敢跟皇后对视。

    “你倒是胆大。”东方慎没有接着他的话茬继续说下去,相反换了一个话题,他淡漠的不将一切放入眼中的目光落在了统领身上,余光也是偷偷的观察着皇后的情况。

    皇后看着也是十分的狼狈,华服都被割破了好几处,瘦弱的身子在一大群五大三粗的士兵中更是突出,也更加的弱不禁风。

    这几日,想来也是过得不怎么好。

    士兵狠狠的抓住了她的肩膀,或许是因为力气太大,皇后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一语不发。

    东方慎有些心疼,结果却是他默默的收回自己的目光,正了正自己的态度,不让自己太过于关心皇后的情况,对战局起不到一丁点的好处。

    “这一切不都归功于皇上,若不是因为皇上,臣子可能还是那个安安分分的侍卫军统领,还是皇后的好弟弟。”俊秀的脸庞带着显而易见的愤怒,双眸火光微闪,眉宇之间的阴翳跟以往没有相像之处,只是暴戾。

    反都反了,他也就不在意那么多的规矩了,一举一动都按自己的喜好来,他一边的嘴角勾了起来,阴沉的目光也因为这抹笑容提高了几分生气,“不过早死晚死,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的不同就是不小心牵连了我的好姐姐。”

    东方慎不为所动,仿若他刚才只是扯了一句家常,就像是再问今天吃了没有,吃了什么,幽深的眸子盯着他的所有举动,等待着一个时机,便可以化为野兽,把他们一网打尽。

    “可惜了,只能说是抓错人了,竟然威胁不到皇上,这还真是我的失算呢。”身为皇后的弟弟,容貌跟皇后有几分相似,在此刻东方慎却觉得有点碍眼,好似他玷污了这张脸。

    皇后抿了抿唇,两个最高决策者似乎没有把她当做什么人物,东方慎亦是。

    不得不说东方慎的态度无形之中伤害到了她,不管不顾,宛若她就是他的一个玩物,死或生,对他的生活并没有起到什么波澜,唯一不同的是要思考该怎么重新立后。

    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理所当然,自己的亲生弟弟竟然做出了谋反的事情,这无疑就是在打东方慎的脸,还是大大的一巴掌,只怕是在他的脸上留了很深的印记。

    这种情况下,她不过是一介女流,在这种事情下,有什么可比性,皇后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趁着他们不注意,低下了头,红唇弯成了一个月牙,止不住的悲凉,心脏更是千疮百孔。

    “给我上!”他挥了挥手,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拖上了他们这一家子人,哪怕他现在立刻认输,也不见得东方慎能够放过他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能杀出一条血路,也是一线生机。

    身后的将士们听到了统领的指令,冲了上去,东方慎也不轻敌,在将士们厮杀之际,两个人也对上了,不是你生就是我死的场面。

    浓重的铁锈味蔓延在空气中,红色的液体划过了一道道弧线,伴随着人影,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以卵击石,最后还不是落得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东方慎并没有下死手,尽管是在这种时候。

    将士们看着自己统领跪在地上,咬牙切齿想要爬起来,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却是那么的艰难。

    所谓擒贼先擒王,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有的人开始力不从心,直接被擒了下来。

    东方慎冷眼旁观,对于他们的不自量力,嗤笑了一声:“哼。”

    等着他们把人都给解决了,隐去自己内心的担心,才看向了站在那里,成一方天地的皇后。

    皇后心如明镜,声音弱了下来,知道这是差不多了,就算不抬起头来,她也知道是谁败谁赢,如此她也更加不想面对这种场景,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嘴唇,原本带着血色的嘴唇被咬的开始发白。

    统领带的人也差不多都被解决掉了,东方慎站在正中央,冷静不带一丝感情的宣布着最后的结果。

    大抵就是皇后家的人都被示众斩头,一些没有过多参与的被流放边疆,是生是死东方慎也管不着。

    说到皇后的时候,他微微一顿,女子犹如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乖巧的等待着自己的宣判。

    “带回宫。”

    皇后的身子颤了一下,却是什么话也不说,犹如行尸走肉跟着带路的下人走了回去,东方慎望着她的背影直至消失。

    开始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下人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宫殿,东方慎也得到了消息,说皇后一回宫便把自己锁在了里面,任何人不得入内。

    他清楚皇后恐怕是无言面对自己,只能说明他也真是了解皇后的心理。

    “皇上接下来?”跟在他身边的人往前走了几步,询问他的意思。

    “你们来,我先回去。”

    东方慎闻着强烈的血腥味,说道。

    经过这么一件大事,皇后一家也算是彻底根除,“哎。”他无力的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按住自己的鼻子捏了几下,明显的酸痛传至大脑。

    紧绷的肩膀在这一刻也放松下来,由自己的心腹来处理这件事,他相信能够办好的。

    “皇上,我们现在是先行回宫,还是去哪里。”

    侍婢还真怕“回宫”二字让他想起皇后,唯恐惹上杀身之祸。

    “去别的地方。”东方慎吩咐了一句,就不打算再多说话了。

    到马车上,他整个人直接瘫着,现在也算是一直压在心头的一件大事彻底烟消云散,他也不需要那么的辛苦了,看一下能不能挤出多一点的时间,多陪自己的儿子,同时也可以趁着一段时间,好好的教导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