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监牢探望
    天还未亮,柳初就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估摸着快到上朝的时间了。

    近几日的孙斌,总算是在柳初的帮助下有了些进步。

    柳初起床更衣的声音惊动了外边的丫鬟,一个清秀的丫鬟轻轻走了进来,给柳初行了一个礼。

    而孙斌对柳初也不像当初的那么不尊敬,反而那柳初当做了自己的师傅一般。

    过了一会儿,丫鬟熟练地给柳初梳妆打扮好了。柳初望向铜镜中的自己,略施粉黛,倒也显得清雅脱俗。

    “早膳准备好了吗?”柳初站起身,轻声问道。

    “都已准备好了。”丫鬟弯下腰,回答道。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很轻,若不仔细听,大概是听不到的。

    等到柳初用完早膳时,阳光已经洒满院落了,院中有一些不知名的花儿争奇斗艳,远远望去,甚是赏心悦目。

    “去花园中走走吧,等会儿皇上就要下朝了。”柳初每天都要去找孙斌,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了。

    官员陆陆续续都出了宫,孙斌在公公的陪同下也出来了。柳初就在外边守着。她远远就看到孙斌似乎是皱着眉头出来的,心中不禁觉得有些难受。

    “怎么了?是还不习惯吗?”柳初迎上前,关心地询问道。

    孙斌愁眉不展,望向柳初的眼神中全是不适。他慢慢开了口,说:“柳嬷嬷,我还是”

    听到孙斌的话,柳初浅浅地笑了,她柔声说:“没事,我们慢慢学,我会一直帮着你的。你若是累了,那就回殿中休息一会儿吧,凡事不要太逞强了。”

    一阵暖流涌过孙斌的心头,他点点头,然后和柳初告了别,回到了自己的宫中。

    望着孙斌离开的背影,柳初叹了口气,如今的形势依旧很紧张,不知道孙斌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柳初才慢慢回过神来。她打量了一眼四周,除了偶尔有几个宫女太监走过,也没什么人了,十分清冷。

    “不知太后那边可习惯了……不如今日去看看吧。”柳初喃喃自语道。这样子想着,她也毫不犹豫地向后宫走了过去。

    “太后近来过得可习惯?”柳初在周围看了一圈,注意到太后正在花园中的一个亭子里坐着。她手上还捏着一串佛珠,嘴里念念有词。柳初迎上前去,一边开口问道。

    闻声,太后慢慢睁开了眼,漫不经心地瞥了柳初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宫中自然和外头不一样。不过随遇而安,倒也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

    毕竟柳初是皇上信任的人,对皇上也的的确确一片赤胆忠心,所以太后也就对柳初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柳初到也乖巧时常和她回报皇上的情况。

    柳初早就知道太后并不是很喜欢她,但是为了孙斌,太后这才会勉强和她搭话的。

    “太后若是有什么事,来找我便好了,我定当全力以赴。”柳初笑吟吟地说道。语毕,柳初也不想在这儿自讨没趣了,便转身离开了。

    身后,太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们去探望一下故人。”柳初挑了挑眉毛,离开了太后宫中说道。

    不一会儿,柳初便来到了监狱,而其中关着的,便是殷贵妃。

    她根本没有用任何的计谋陷害她,不过就是直接让自己的人抓了殷贵妃,告诉外面的人,殷贵妃是自己跟着男人跑了罢了。

    殷贵妃头发早已经乱的不成模样,昔日精美华贵的衣衫也看不出原来的模样。殷贵妃原本是瘫坐在地上的,一看到柳初来了,立马就站起了身,怒视着柳初。

    只是她这幅模样在柳初眼里实在是滑稽的很,所以她的眼神一点儿杀伤力都没有。

    “殷贵妃这是怎么了?怎的落魄成这副模样?”柳初故作惊讶地说道,眼神中满是对殷贵妃的嫌弃,还有几分同情。

    听到柳初的话,殷贵妃怒火攻心,如今她这般境地,还不是拜柳初所赐?可是柳初却像是事不关己,还反过来询问她怎么了。

    “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可我记性不差啊,我这幅模样还不都是你害的!贱人!”殷贵妃向来是口无遮拦,面对柳初更别提什么自控力了,她恨不得将柳初千刀万剐。

    听到这句话,柳初在心中冷笑了一声,当初她所受的远比这些痛苦,可是这殷贵妃这就开始受不了了,真是娇生惯养呢。

    “我可真真是委屈,我这是在关心你呢,妹妹,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呢?”柳初示意狱卒将锁打开,然后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殷贵妃看着柳初的眼神,竟然有些害怕。那眼神似曾相识,可是殷贵妃却想不起来了。即使心中十分惧怕,但是她还是挺直了腰杆,不想让柳初看出她的畏惧。

    “你装给谁看啊?柳新吗?他可不在这儿。”殷贵妃看着柳初在距离她不选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两人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心中不禁有些庆幸。

    殷贵妃总以为她是因为柳新才针对自己的。

    听到柳新的名字,柳初的眸光闪了闪,不知柳新现在怎么样了……这一幕被殷贵妃看见了,她以为自己找到了柳初的弱点,便越发肆无忌惮地开始讽刺柳初了。

    “怎么?伤心了?你这种贱人配不上柳新!柳新也不知被你灌了什么**汤,真是可怜。”殷贵妃咂舌道,似乎是真的在为柳新惋惜。可是她心中无比的清楚,她只是嫉妒柳初而已。

    对于殷贵妃的嘲讽柳初并没有放在心上,柳初一副淡然的模样让殷贵妃恨得牙痒痒,柳初总是这样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衬的她如同跳梁小丑一般,搞笑至极。殷贵妃心中的怨恨愈发重了。

    牢中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柳初轻轻瞥了殷贵妃一眼,而后者依旧在怒视着她,柳初一下子轻轻笑出了声。

    “怎么不说了?”柳初挑了挑眉毛,看着殷贵妃便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