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怎么能让给你就这么死了?
    “你!”殷贵妃气到说不出话来,只是指着柳初,一副泼妇骂街的模样。她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柳初只是为了惹她发怒,然后好好嘲笑自己一番。

    “真是委屈孙斌了,也不知你是如何辅佐他的,呵呵。”殷贵妃突然将话题扯到了孙斌身上,一副十分惋惜的模样。

    柳初的眼神忽的变得十分冰冷,她看着殷贵妃,上一世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

    牢中的温度像是突然下降了,殷贵妃正有些奇怪,忽然就撞上了柳初的眼神,不禁被吓得一哆嗦。太奇怪了,柳初看她的眼神就像是……之前殷木秀临死之前就是用这种眼神看她的!

    柳初屏退了宫女,让殷贵妃有些害怕。

    但她还是装作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看着柳初,“你要做什么。”

    可是柳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昔年被奸人在腊月寒冬之中罚跪,膝盖有些疼罢了,妹妹总归应该还记得那个冬天吧”

    殷贵妃的汗毛一下子立了起来,看着柳初的眼睛也有些通红。

    殷木秀?!殷贵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柳初越靠越近,给了殷贵妃一种无形的压力。殷贵妃连连后退,直到退到了墙角,再无路可退。

    “怎么?不记得了?那我帮你想想。当初你勾引孙晋,爬上了贵妃的位置,就不把你姐姐放在眼里了,害的她在冷宫中凄惨度日,还把她舌头割掉了!不让她咬舌自尽!你记起来了吗?我的好妹妹?”

    柳初几乎是颤抖地说出了这些话,那些往事虽然已经是上一世的经历的,可是说出来她还是能够感受到当时的绝望和痛苦。

    “不……不可能……那个贱人不是死了吗?她死了!她罪有应得!她活该!”殷贵妃连连摇头,不肯相信柳初的话。

    殷贵妃这一举动在众人看来和疯子没什么区别。柳初眼里全是不屑,她走上前,凑在殷贵妃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殷贵妃,我就是你的好姐姐殷木秀啊。”

    “你骗我!”殷贵妃推开柳初,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瘫坐在地上不肯再听柳初说一句话。

    可是柳初偏偏不肯遂了她的愿,她也慢慢蹲了下来,将殷贵妃的双手拉了下来,紧紧地拽住。

    “老天也觉得我命不该绝,就让我重生了,怎么?还不相信吗?”柳初嘴角的笑一直挂着,让殷贵妃心惊胆战。

    殷贵妃抽泣着,她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她本来只是想羞辱柳初一番,却没想到反而被告知了这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似乎是很满意殷贵妃的反应,柳初松开了双手,从宫女那儿拿来一条手帕,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

    “妹妹啊,你还记得吗?当初我跪在冰冷的地上上,那刺骨的痛啊,我到现在还忘不掉,想起来就觉得痛。”柳初装作不经意地说道。

    可是这句话却让殷贵妃惊出了一身冷汗,她颤抖着问道:“你要做什么?你别忘了!我是贵妃!”

    “呵呵。”柳初冷笑一声,对于殷贵妃的威胁不屑一顾,都已经被关进天牢了,还拿自己的贵妃身份威胁她,真是不自量力。

    “你毕竟是我的亲妹妹啊,姐姐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放心吧,顶多就是在你这漂亮的脸蛋上划上一刀,然后呢,你这张嘴啊,说的话太难听了,你说要不要让它闭上呢?”一边说着,柳初一边用指尖轻轻划过殷贵妃的脸。

    殷贵妃颤抖着,将柳初的手打了下来,“你敢!”

    柳初毫不在意,她给了依然很宫女一个眼神,后者立刻领会了,走出了牢房。柳初看着殷贵妃,心中的怨恨难以发泄。

    很快,宫女就拿着一把匕首走了进来。她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放在了柳初的手上,然后退到了一旁。

    “姐姐……姐姐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当初的事情都是孙晋做的啊,你去找他好不好?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放过我吧!”等到那明晃晃的匕首进入视线时,殷贵妃这才意识到柳初完全是认真的。

    “是吗?可是方面对我冷嘲热讽的是谁?是谁又和我说斌儿死了?我记得可都是你做的啊。”柳初打量着手中的匕首,漫不经心地说。

    “姐姐……”还没等殷贵妃继续做解释,柳初早已经没耐心听下去了,她抬起手,毫不犹豫地在殷贵妃脸上划了一道。

    刺痛感传来,殷贵妃瞪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她缓缓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鲜红的血迹映入眼帘,刺痛了她的眼睛。

    柳初将匕首给了一旁的宫女,自己慢慢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殷贵妃,眼中全是不屑。

    “你……你个贱人!”殷贵妃拽住了柳初的衣摆,恶狠狠地瞪着柳初说道。

    那时柳初正准备转身离开,却突然被拽住了。她低下头,有些不满的3开了殷贵妃,“我怎么了?这都是你罪有应得,你知道吗?当初你怎么对我的,这一世我会加倍奉还的!这只是一个开头呢。”

    开头……殷贵妃仿佛看到了日后被柳初折磨地不成人样的自己……她的心中被绝望充斥着,她打量了一眼四周,心如死灰。

    “拉住她!”柳初看到殷贵妃一下站了起来,猛然冲向了一堵墙,显然是想要自尽。

    狱卒立刻冲上前,控制住了殷贵妃。殷贵妃生无可恋地叫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去死!我去死了你就开心了啊!”

    “死?你想的太简单了,我会那么容易就让你去死吗?当初我受的苦,你会一一感受到的,我的好妹妹。所以啊,你就别想着去死了。”柳初风轻云淡地说道。

    听到柳初的话,殷贵妃彻底放弃了抵抗,如果早知道柳初的身份的话,她今日就不会作死让柳初过来了。如今她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看到殷贵妃终于安静下来,柳初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呢,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好妹妹去死呢?好姐妹不都是同患难的吗?那就让她把自己经历过的都经历一边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