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请皇上废后
    “你先下去,不用陪着朕。”东方慎微微抬起头,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毛绒大衣,身旁人却只是穿着早晨的衣服,他吩咐了一声,也就没了下文。

    挺拔的身姿矗立在宫殿外面的大树下,好似一座雕像,一动不动,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冷漠和皇者之势让人不敢轻举妄动,脑子不受控制的跟着他的话行动。

    “怎么?”东方慎等了许久,太监还是没有行动,犹犹豫豫的模样,他不禁皱了皱眉,让原本就有些不耐的脸庞添上了几分不悦,不怒自威的气场全开,绕是太监在他身边呆了很久,不由自主双腿也有些打颤,“朕说的话你还听不明白?”

    东方慎的话都说到这种份上,他就算是在想劝到,徒劳无功,也只是微微弯了弯腰,离开之前还去拿了几瓶小酒,放在树下的石椅上,忧心忡忡的走了:“遵命。”

    一直注视着宫殿的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语不发的为自己斟上一杯小酒。

    “呵。”他慢条斯理的摇晃着杯子,里面的酒溢出来,滴到他的手掌上,他都不甚在意。

    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的东方慎低下了头,嘴角渐渐走了一丝弧度,淡淡的带着几分嘲讽,更像是在讽刺自己的没用无能。

    静谧的夜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仿佛放大了好几十倍,一举一动听的清清楚楚。

    仿佛奏成了一道曲子,在黑夜中慰藉人的心灵。

    “我不可以这么自私。”东方慎昂头直接喝下了一整杯,眼睛紧紧闭上,睫毛不停的颤动着,放在桌子上的手攥了起来,力气之大得手掌都有些发白。

    他怔怔的盯着窗户,里面一片黑暗,皇后也已经入睡了,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自说自话,“身在要位就是这样,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别人面前。我知道你怪我,也知道你自责,但是我明明能够做什么,却偏偏不能做的感觉还真是不好。”

    自己对皇后的感情,东方慎心里是一清二楚,可是尽管是这样,他又能够怎么办呢?如果贸然的跟皇后亲近,只怕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他的本意当然不想让皇后淌这趟浑水。

    他不在坐着,出了那一件事之后,他就趁着别人不注意,站在这里一夜,静静的看着皇后入睡,第二天又当做什么事都没有。

    其实这样子也挺好的,最起码他还能够看看她,只是一夜无眠对身体有伤害,不过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翌日。

    “皇后娘娘,你这是要做什么?”贴身婢女不明所以,看着皇后渐行渐远的背影赶紧追了上去,着急的模样不知道还以为是皇后出了什么大事情。

    皇后牵强的扯了扯嘴角,吩咐道:“备车,我要出宫找皇上。”

    “什么?娘娘!”婢女震惊了一下,又不好违反她的意思,犹豫了半分,乖乖的退了下去。

    她目不转睛,长发被风吹起,不断的舞动着,她却不打算管,任它随风舞动,专心致志的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在所有人注意不到的地方,悲伤偷偷摸摸的爬上了眼眶,溢了出来。

    垂落在大腿两侧的手掌轻轻的摩擦着衣服,平整的华服被捏的皱巴巴的。

    婢女的速度很快,她半弯腰,恭恭敬敬的说道。

    “娘娘,车已经好了,现在就要去吗?”

    “走吧。”皇后一语不发,时间好像在此刻静止了,毫无表情的脸上,眉心动了动,捏着衣服的手掌最终还是落下。

    她低头温婉的笑了笑,一颦一笑皆动人心,就连婢女也被这笑容给摄了心,才发觉这是大不敬的事情,慌慌忙忙的掩盖着自己低下了头。

    皇后转身,瞥了一眼院子上的花,千娇百艳的花儿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竟是落了下来。

    她一下子被震慑住了,想到了什么,轻声的笑了一下,侍女好奇的抬头,也不明白她这是在笑什么,只是总觉得皇后娘娘的笑容包含着无尽无休的悲凉,宛若是跟皇上即将分隔两地了一般。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过来。”皇后已经跟她有些距离了,侍女一惊,还是憋不住的扫了一下院子,并没有发觉什么奇怪,心中暗暗琢磨,面上却是不显半分。

    幽幽的走了一会,便来到了皇上现在的所在处,随着里面人的通报,皇后也慢悠悠的跨进了房间。

    “皇上,皇后来了。”

    “你怎么来了?”东方慎的态度还有些冷漠,他背对她,皇后的心好似被刺了一下,汩汩的鲜血流了出来,她维持着微笑,不让自己表现得因为他的话很是受伤。

    东方慎都如此态度,无疑是火上加油,更是坚定了皇后心中的那个想法,带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说道:“皇上,臣妾有一事相求。”

    他不阻止皇后的说话,只是心中隐隐约约有个感觉,知道皇后一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并且还跟他有很大的关系。

    “臣妾恳求皇上废后。”皇后往后面退了一步,突然下跪,双手交叠放在地板上,头低了下来,抵在双手上,说话铿锵有力。

    她弟弟出了那样的事,她自然是自责的,再加上东方慎的态度,让她大为受伤,所以才提出了令人大吃一惊的事情。

    “臣妾有罪,没有把自己的弟弟教好,众人颇有微词,臣妾心知肚明,自是担当不起皇后这一重任。”

    “你在给朕说一遍!”东方慎忽的转身,皇后难得一次出宫,就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他不怒反笑。

    皇后也是听话,又重复了一遍,“请皇上废后。”

    东方慎紧紧的盯着她,目光灼热得快要让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慌忙逃离这个地方,好似自己的提议是一件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他脸色有些阴沉,不似以往的果断,相反咧着嘴颇掷地有声的又问了一遍。

    “你什么意思?”

    “臣妾什么意思。”皇后抿了抿唇,有些紧张的样子犹如做错事的小孩子,生怕老师拿着戒尺往自己的手掌心打下那么几下,“皇上自是清清楚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