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四章奴婢木柔
    地下的奴才跪着,大气不敢喘一声,“自然是真的,奴才亲眼所见到。”

    太后眯了眯眼睛,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凌厉。

    不停说孙斌最近一直在和周围的一个宫女走得很近,如果是好看的小姑娘,大不了纳个贵人,可是这次却不一样。

    听说那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年级的女人,并且对于孙斌十分的温柔。

    甚至很多朝堂大师上面,孙斌也会征求他的意见。

    影响到了朝政,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是没有办法接受的,更何况是太后。

    她紧紧的握着自己座位的把手,脸色有些飘忽不定。

    “来人,把那个宫女给哀家带过来,哀家倒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人能够把我的孙子哄的团团转。”

    太后的面上带着些戾气,让人没有办法想要靠近。

    小太监点了点头,赶忙就推了下去。

    他原本以为这个女人是殷贵妃的人,所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殷贵妃却突然失踪,让他都没有办法去求证,更没有办法去太好,想来想去,就只能找一个更加强硬的靠山,那就是太后了。

    毕竟太后也已经是一个老女人,她的命根子就已经是皇上了,只要他能够掌握足够皇上的消息,或许对于太后来说,他也就会变得十分的有用。

    不得不说小太监拿捏人的心思倒是十分的准确,此时的太后坐在自己的公众坐立难安。

    完全无法想象接下来她该怎么走。

    没有了儿子,她一个人撑起来了一整个国家,如今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一个女人,竟然想要对她的孙子图谋不轨。

    这是任何一个女人的本能,保护自己身边的人,保护自己身边的爱人。

    柳初原本正在发愁聚会的事情,毕竟宫中有这么多年她没到货,很多的东西都发生了变化,就连势力都变化很大,她需要很多的时间才能够摸的清楚,这些人,这些事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哦。

    可是还没有等她想清楚,就听到门外有人细声说道,“柳姑娘,太后叫您去一趟。”

    毕竟现在的柳初不过只是个小宫女,面对着太后的邀请,她无论如何还是只能够去见一面大。

    只是她不禁有些好奇,为什么太后会突然想要见自己。

    如果平日里,太后哪里会有这个闲工夫来处理它,除非就是有人在背后嚼了舌头。

    她痛孙斌的关系就连孙斌自己都不知道,更何况是外人,这样看来,到实现的她有些动机不纯,若是被有心人加以利用,恐怕后果就会更加严重。

    柳初皱了皱眉毛,却是停止了腰板,起身跟着小太监准备一起去太后哪里。

    管与太后,她已经没有很多的印象了。

    毕竟是曾经自己的婆婆,自己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够不尊重,饿可是现在,她却不过只是一个后宫掌权的人。

    对方不会给自己任何的脸面,也不会给自己任何的机会。

    她相信,如果孙斌不伤心的话,可能她明日就会被出战。

    柳初深深地吸了口气,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轻微的紧张。

    和上一世的古人们见面的时候,她总会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埋在了自己的骨子里无法剃掉。

    那种发自内心的仇恨,发自内心的厌恶,几乎快要支配了她。

    太后看到柳初那张其貌不扬的脸蛋,心中却是更加的有些惊讶。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能够诱惑住皇帝,甚至还是用这么一个脸蛋。

    她不禁有些害怕,难道这个女人有着什么样的手腕。

    可是看着她穿这一身宫女服装,但是整个人看上去却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贵气,让人看了就觉得十分的高贵。

    同那些整天卑躬屈膝的宫女不一样,她似乎生来就应该是上位者,而不是一个普通的宫女。

    “你叫什么名字。”

    太后皱了皱眉毛,宫里面有这种任务,她尽然一直都不知道。

    “回禀太后,奴婢叫木柔。”

    她还是习惯了用木柔的名字,毕竟她有过那样多的名字,却不是哪一个都能够记得那么熟练。

    人生在世,名字想来不过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很快,太后回国了神,眼神也严肃了很多,“你对皇帝有什么企图。”

    柳初冷笑了一声,面色看起来也有了几分冷淡,“怎么,太后娘娘是觉得我对皇上有什么企图所以才叫我过来的吗。”

    太后挑了挑眉毛没有说什么,可是面色摆在那里,让人看了就知道她的确不喜欢面前的柳初。

    柳初突然想到,很久以前自己捡到太后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不过只是孙晋的母亲,还没有别的身份,在后宅院中,默默无闻的生活了下来。

    或许一开始,就是她看错了人。

    能够在水那样深的后宅中活下来的人,又怎么会是等闲之辈呢。

    “你心里清楚,哀家不想同你多说什么,到底你背后的人是谁?”

    太后一双凤眼紧紧的盯着面前的柳初,想要给她压力。

    孙晋这个时候应该正在上朝,就算是柳初死在了太后这里哦,或许将来太后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他也会相信的。

    柳初皱了皱眉头,发现了有些不大对劲。

    太后今日怎么会突然让自己过来,并且一口咬定自己是皇帝有什么注意。

    说明一定有人同太后说了什么,甚至还有抹黑他的事情。

    而偏偏,就选择孙斌去上朝的这个时候,推出来太后,她还没有办法拒绝。

    柳初手在袖子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她不知道这一次到底是谁在背后做了这戏,但是无论如何,等到她离开了,一定会差个清楚。

    “太后,既然这样问,那我也就直接说了。”她微微笑了笑,整个人看起来没有那么的紧张了,反而放松了很多,“麻烦太后让周围的这些宫女散了。”

    她的语气十分的平淡,就好像周围的一切人都和他没有关系,只是在哪里呆呆的站着碍事而已。

    太后迫切的想要关心皇上,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

    周围的宫女到都十分以颜色的推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