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与太后对峙
    “如今我喊您一声太后,实在是不大妥当的。”柳初行了个礼,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颜色,“毕竟现在的朝堂之上,大家都认为皇上都只是小孩子心性。”

    “而太后原本要应该成为太皇太后,现在却被人尊称为太后,这期不是乱来的规矩么。”

    太后不知道为什么柳初突然扯起来了关于她的名号的事情。

    殷木秀已经死了,而殷贵妃也不知所踪,孙晋的后宫其他人也都不看重人,没有办法去做好那个太后,就连表面都没有办法。

    而太后这个名字,不过只是每更改过来,也是因为太后相信,无论如何,孙晋都一定会回来的。

    那可是她唯一的血脉了,而孙斌如今也对她十分组织霓虹,可孙子和儿子到底是比不了的。

    “新帝处登记,事物还都混乱着,不过一个小小的名号次我倒是不怎么介意。”

    太后一番语气有些轻蔑。

    也不知道这丫头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看起来倒也是个有实力的,但就不知道到底是哪一遍的。

    “你哪一遍的?”

    柳初笑了笑,“我是皇上哪一遍的,入手只需要知道我无论如何都是不会伤害皇帝的就足够了。”

    太后却并不是这么好打发的,听她说几句话就能够放下怀疑的人。

    “我是殷木秀。“

    这些时间来,殷木秀这个人的形象几乎已经让人没有办法去琢磨了。

    很多人甚至都已经忘了还有这么一的人存在,而她又转身碰到了别人。

    活在了别人的身体里固然有很多好处,可是最不好的一点无非就是对于从前的亲人,现在却和陌生人一样这大抵是世界上最最无奈的事情了。

    很快,太后就回国了神来,整个人看着十分的利落,“你撒谎,殷木秀早就已经死了。”

    柳初摇了摇头,笑了笑,“殷木秀的确已经死了。”

    她带着满身的伤痛,无可奈何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是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的事情。

    当初的那个懦弱无能的她,早已经被孙晋亲手埋葬。

    “当今圣上,就是殷木秀的孩子吧。”

    她的眼神十分的冷淡,里面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让人看了知觉的有些发寒。

    太后皱了皱眉头,“哀家说过了,圣上是皇帝流落在民间的孩子。”

    “当今的皇帝可是没有孩子的,您还是注意一下措辞才好。”

    饶是太后此刻也有些不大舒服了,“你到底要和哀家说什么,哀家不想听你这种人继续说下去了,若是你再这么胡搅蛮缠,哀家便要了你的命。”

    柳初咯咯的笑了笑,整个人看起来都如沐春风。

    “母亲,你何苦又再次要了我的命呢。”

    柳初跪在地上,整个人十分的温顺,就好像是在和一个长辈说话一样。

    而这一生母亲,却让太后突然愣住了,甚至觉得自己的背后有些发凉。

    曾经也有个女子这样跪在那里,整个人面上带着些小女儿的羞涩,然后轻声同她说,“母亲,妾身给您敬茶。”

    虽然两个人有着不同的样貌,但是她却能清楚的感觉得到,当初的那个女孩,就是现在面前的这个女人。

    可越是这样,她就越觉得整个人身上都有些寒冷。

    那个女人,此刻正应该躺在地下,怎么可能在这里和自己巧笑倩兮,就好像没事人一样。

    她怎么会相信。

    换做任何一个人,或许都没有办法接受。

    而从一开始,柳初就已经打算好了一切。

    “当初我留下了斌儿,让他一个人在这偌大的皇宫里面,如今却是让母亲颇多劳烦,我总归还是要谢谢母亲的。”

    柳初倒是看起来十分认真的说道,“您同我问,我有什么目的。”

    “我的目的就是让斌儿一统这三个国家,仅此而已。”

    太后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椅子把手,努力的让自己吸气,不至于因为胆怯而露出任何的样子。“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重要么?”

    柳初面色平静,“如今的我唤柳初,奴籍唤木柔,母亲若是无事,我就不继续浪费时间了,斌儿还等着我回去辅导功课。”

    太后在那里久久没有办法去说话。

    整个人就好像是受了偌大的打击,整个人软在了哪里。

    “还有,看着母亲的状态不太好,我就代替母亲下令让他们好好看着母亲养伤,偶尔我会带着斌儿来找母亲的。”

    说完,便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殷木秀!你死了都不放过我们!”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怒吼。

    柳初的双拳一下子紧握了起来,过了一会,她又送来来。

    “来人,太后疯了,需要静养,现在起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周围的人都愣在了哪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能够在这里如此的放肆。

    “这是皇上的意思,怎么,还要皇上亲自来和你们说吗!”

    宫女太监们愣在了那里,下一秒便齐刷刷的跪了下来,“奴才遵旨。”

    临走,她瞅了瞅刚才领她来的小太监,“太后说一个人总归不大方便,便让这个太监去服饰太后吧。”

    太后一个人在自己的宫中,过了好一会,才跌坐在了地上。

    而很快,小太监也就被送了进来,几乎绝望地看着太后,“娘娘,我们还能出去吗”

    那个女人,几乎是用了如此狠毒的手法,让她完全没有任何的余地去挣扎。

    在这个宫中他原本就很势单力薄哦,却没有想到她不过来了这么些天就已经掌握了这么多的人心,反倒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毕竟他也曾经是这个宫里的主人吧。

    太后眼睛有些通红,看得出来她十分的疲惫。

    她原本就不是一个适合这些宫斗的人,所以一遭开始她就选择了出去去修佛,不过后俩也是因为无可奈何才选择了回来。

    至于殷木秀。

    太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背影有些萧索,“出不出去还有什么区别吗。”

    对于它来说,这就是她一生最好结局的地方了。

    离开了太后宫里面的柳初整个人倒是轻松了不少。

    太后就好像是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太后知道了她的身份,她就可以直接让孙斌呼唤自己母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