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不要那样叫我
    不尽然。

    孙斌并不是一个好的皇帝,甚至说比其他的父亲,他还要逊色很多很多,和孙晋比起来,孙斌不过就是一个有些幼稚的小孩子而已。

    只是在怎么样,那也是她自己的儿子,怎么能够舍得去否定。

    或许她受了这么多的苦,也已经和从前那样较真的感激你的啊一样了。

    更加的变的随和,或者说是不再那么的犀利了。

    岁月总归还是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不少的痕迹。

    第二天一大早,柳初编起来收拾了自己,今天她知道柳新进城了。

    就算两个人之间有着再怎么暧昧的关系,可是那个人却依旧是自己的弟弟,是自己答应了他的母亲一定要照顾好他的。

    或许那个母亲就和自己对于孙斌是一样的吧,就算自己已经无力支撑,确实怎么都没有办法放得下自己的孩子。

    哪有母亲能够舍得自己的孩子。

    而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孙晋却坐在房间之中,面色有些戾气,看起来这些天似乎过得不怎么好。

    但是至少现在的他,看起来却没有那么的颓废,反而有一种出乎意料的精明。

    或许是因为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也早已经不在和当初一样的勇猛。

    更多的却是算计了。

    他眸光暗了暗,“想不到我倒是成了个太上皇。”

    不过就是从西戎回到晋国,却发现孙斌已经登上了皇位。

    “柳初。”他的目光突然有些温柔,“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或许是这些天的这么让他开始有些四年以前。

    对于柳初,他一时间涌上来的却全是愧疚。

    “她大约很快就会宣布她是太后的这个消息了,我们只需要等待着就足够了。”

    孙晋的面容十分的平静。

    这一次,他等着柳初自己钻进这个全套,然后把他牢牢的钻在手中,再也不松开。

    柳初还不知道孙晋这边的打算,不过她倒是开始发愁更多的事情。

    自己不能够就这样一直跟在孙斌的身边,她想让孙斌知道,自己就是她的母亲。

    这样在很多的事情上面,就能够有很好的立场去让孙斌听自己的话,而不至于自己说他却觉得有些无可奈何。

    自己的儿子,总归也是要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的。

    这些天流出个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应该告诉孙斌。

    他也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小孩子,因为孙晋和自己吵架而哇哇大哭。

    他以后也必须要成家立业,接受女人,接受孩子,成为一个大人,这些恩怨早晚她都是要体会的,都是要经历的。

    毕竟自己没有办法保护她一辈子,所以无论如何,倒不如让他早早就接触,反而这样会对他好一些。

    孙斌整一个人在自己叠房间中批奏折。

    他倒是十分的努力,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努力就能够成功的。

    “柳姨,你怎么来了。”转过头,却看到柳初端着吃食慢慢的走了过来,面色似乎和往常有些不大一样。

    一般的柳姨对待他可以说是十分的温柔,在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的情况下,他也曾经无数次的想过,他多么的希望柳姨就是自己的母亲。

    对于那个女人的印象,就只停留在冷宫之中的萧索。

    好想他这一辈子都过得不怎么顺利,尤其是在剩下了自己以后。

    或许她到死,也是很这几的。

    孙斌还想起来,很久以前他还曾经看到过柳姨,还夸她想自己的母亲,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一定要留意陪着自己的原因吧。

    任何一个孩子在没有得到母爱的时候,都是渴望着有另外一个长辈来弥补自己这些。

    “斌儿。”

    这是柳初第一次这么开口叫孙斌的名字。

    孙斌倒是反应的话很快,皱了皱眉毛,“你叫我什么。“

    “斌儿。“

    她的目光十分的平静,就好像看穿了一切一样。

    “你不能够这么叫我,只有我的母亲可以这么叫我。”

    而孙斌就好像是一个炸了毛的猫,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让人看了就觉得有些心寒。

    可是柳初由哪里会心寒,只是格外的心疼。

    或许很多年来都已经没有人这么呼唤他的名字了吧。

    “你若是再这样,我便杀了你。“

    孙斌第一次露出了自己的凶狠的一面对于柳初。

    “斌儿……”柳初轻轻的唤了一声儿,见孙斌神色更加狠厉,柳初叹了口气,“你……罢了,是柳姨不好。”

    这个孩子啊,看起来冷心冷面,其实最是重情的,自己给他的印象恐怕只有在冷宫时的癫狂,若是说母爱一类的,恐怕也是没有多少的。

    孙斌听了这话,就好像是一只炸毛的猫成功的保护了自己的成果一般,总算是平静下来些许。

    “柳姨,”孙斌到底还是有些在意那声斌儿,此时面色并不是很好,“东西放下吧,朕等会儿用。”

    柳初心里又是一疼,这个孩子平日里对着自己称“我”,而现在为了维护前世的自己,却对自己称“朕”。

    自己这样的人……怎么佩得上他如此惦念,就在刚刚,柳初还想要告诉这个孩子自己是他的母亲,此时却又开始迟疑。

    从他懂事起,自己和孙晋就开始争吵,开始算计,到了最后自己入了冷宫,亲身父亲宗族联合起来要了自己的命。

    这个孩子,自记事以来自己就没有过多的对他关怀,更加谈不上什么做母亲的义务。

    而前世自己去了之后,恐怕殷家人也不会给他过多的庇护,宫里人又多是拜高踩低的,小小的孩子能够在这吃人的宫里长到这么大,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柳姨?”孙斌以为自己太过严厉,放缓了语气,“我没有再责怪您的意思,只是现下还不太饿,所以才要等等再用。”

    柳初回过神来,笑笑,“不是的,皇上想多了,只是奴婢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做,就让奴婢陪着皇上一会儿吧。”

    孙斌似乎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缓声道,“柳姨能够在这里陪着我,我自然很高兴,只是更深露重的,实在是怕柳姨染了风寒,伤了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