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大臣
    那宫女福了福身子,“柳姐姐刚走不一会儿,临行前说皇上您最近累着了,让皇上您好好儿睡一会儿,莫要叫您,这才没有跟您说,还请皇上莫要怪罪。”

    随着宫女的话,孙斌面色越加柔和,又拢了拢白狐皮毯子,顶着宫女看鬼一般的目光悠悠的道,“好了,你下去吧,朕还要批阅一会儿奏折,过半个时辰准备热水,可知道了?”

    宫女敢怒不敢言,只深深地看了一眼围着白狐皮毯的孙斌,便依言退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斌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是侍女说热水已经备好,已经工作了太久,孙斌揉揉额头就要去洗漱,临走前却又交代了一句,“把这白狐皮毯子给朕弄到寝宫里去,闲杂人等一律不得碰!”

    宫女被他这般少见的疾言厉色给吓住了,连忙从库房的方向折返回来将毯子送到寝宫,却在心里默默的将柳初对孙斌的重要程度上提高了一等。

    她伺候这个主子少说也有几年了,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会这般将在乎表现的淋漓尽致,这个……得好好儿跟太傅说说了。

    第二日早朝,群臣只觉得太傅大人今日似乎表情极为凝重,一个个的躲得远远儿的,这太傅大人乃是皇帝恩师,众所周知虽说这话多了些,喜欢叨叨点儿,可确实是一心一意的为皇上着想。

    凭借着以前的经历,若是太傅摆出这幅模样,他今日说的事儿一准儿是关于皇上的,还是关于皇上不好的地方的。

    当今皇上年幼,有些地方少不得会被牵着鼻子走,最近却好像开窍了一般,但凡有点儿不臣之心的都被多多少少的休整了一通,就算是有些人还不能够动,树底下的猴子猴孙也被调理了一番,为的就是杀鸡给猴看。

    这凌厉的铁血手段,倒是让人想到了前皇后殷氏,若殷氏还在,这国家朝政或许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事实证明,各位大人混迹朝廷多年的直觉总是不会错的。

    在大大小小鸡毛蒜皮的事儿全部都上奏完了之后,太傅大人便昂首挺胸地站了出来,“皇上,微臣有本启奏!”

    孙斌一看到太傅就头疼,小时候就自己练那四书五经诗书兵法,若是自己不听,他不打也不骂,就一个劲儿的跟你讲道理。

    从开国太祖的文武双全讲到太上皇的英明睿智,一口气下来引经据典,绝对不会重复,实属人间罕见。

    而自从登基以来,若是他跟群臣一起掺和着上奏折那么肯定是没有什么大事儿的,若是如同今次一般在群臣之后再参,那么就算是坐上了金銮殿也免不了一顿说教。

    “皇上,”太傅恭恭敬敬的行礼,口中却一点儿也不客气,“老臣听说您宫中新来了一位虽然貌丑无颜,却十分有主意,并且善解人意的柳姑娘,还请皇上恕臣妄言,自古以来,后宫不得干政是铁规矩,后宫诸妃甚至太后娘娘都不能够明目张胆的干政,更何况她柳氏一个小宫女!还请皇上莫要再纵容柳氏!”

    太傅已经年迈,然而却依旧心系朝政,皇帝是他手把手教起来的,如今这国家内忧外患不断,他实在是不忍心看一个小孩子就这么扛起重任,总想着自己,虽然说连老体弱,但多少要帮衬着点儿,只是昨日晚间传来的消息却让他有些心寒。

    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徒弟,竟然变成了这般软弱可欺之人,一个有几分浅薄见识的宫女的话,竟然被他这个当了皇上的土耳奉为圣旨,一丝不苟的在朝施行!

    太傅说的这话虽然客气,但是其中指责的意味不言而喻,孙斌敛了眉头,就算是柳姨有些建议太过于激进,可也不是这般的说法,有些事情就得快刀斩乱麻不可!

    “太傅你快别这么说。”到底还是师傅,孙斌温言道,“就算是柳姨有些话说得太直了些,却也是有道理的,到目前为止,柳姨说的话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偏差。依朕之见,太傅您和柳姨,都是诸葛在世,朕能够有你们辅佐,实属大幸!”

    孙斌这话对于一个帝王来说已经是在让步了,只是却也坚决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您是我的太傅不错,只是柳姨却是万万不可让人如此非议的!

    太傅教导了孙斌多年,自然知道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沉沉的叹口气,“皇上灵可以得到能人辅佐,臣自然是喜不自胜,只是也需要看人,古书有云,妲己毁周,西子灭吴,杨妃误国,这江山社稷的大事断断不可听信女子所言啊!”

    若不是在上朝,孙斌气得险些跳起来,柳姨于他哪里是这些妖妃于古帝王!柳姨一直全心全意的为着自己好,为着这个朝廷,这个国家着想,却不想到头来竟然被这般揣摩!

    “是吗?”孙斌面色不改,眉头却微微一挑,似乎十分谦虚的在询问一般,“那么太傅您就好好的跟我说说吧,朕应该怎么对柳氏比较好?难道要像对待妖妃一般打入冷宫处以极刑吗?”

    太傅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今日对皇上说这番话,不过是看见皇上太过在意那个女子想要提醒一下罢了。

    他自己有时候也不能不说,这女子实在是奇特,说出来的建议虽然会损失他们这些人的利益,却也对朝廷百利而无一害,若不是她乃一个女儿身,自己也有好好结交的意思。

    只是如今斌儿已经当上了皇帝,如果说太过在意一个人,就会容易被人左右,更何况现在这里基本上都知道柳氏对于皇上是多么特别的一个人,就算是在这金銮殿之内,也难保没有人藏着狼子野心,斌儿太过信任,依赖,在乎柳氏,说不定到了最后却是害人害己。

    这边太傅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边有些臣子面面相觑,互相对了眼色,一溜烟的就跪下来。

    左右是太傅大人开的头,跟他们也没有什么事儿,那么也不介意跟着闹闹,说不定还能够把那让人不悦的女人就这样拉下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