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分歧
    “皇上英明!”

    “皇上英明!”

    “皇上英明啊!!”

    孙斌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处罚柳姨的气话竟然会有这么多人响应!

    一个个看过去,赈灾安民不利被削了面子的户部尚书,重振兵防捅了篓子的兵部尚书,强占土地被柳姨给施计教训的方大将军门徒……

    莫不是被柳姨出的计策削了面子损了里子的世家大族之人或者是他们的门徒,这些人,一个个的尸位素餐不问世事,有人给他们收拾烂摊子擦屁股。还觉得司损失了自己的利益还不领情。

    孙斌觉得自己以后强大起来了,肯定第一件事儿,就是好好的收拾这些世家大族里头的人,至于今天,不是觉得自己被一个女人给弄得没有面子吗,那么,朕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真的没有面子好了!

    “哦?”孙斌压抑下怒气来,倒也称得上是和气,“竟然有这么多的爱卿觉得柳氏罪行堪比上古妲己,那么朕就问你们几个问题,让朕满意了,朕就让你们满意,如何?”

    太傅此时已经很聪明的闭嘴了,虽然他不喜欢柳氏,然而不能够否认的是,柳氏确实是一心一意的在为斌儿和这个朝廷好。

    至于那几位,太傅大人傲娇而又轻蔑的看了在一旁跪着的假惺惺的几人,这样的害群之马,还是早些吃点儿亏的好,免得来日觉得自己实在了不起欺负到自己徒弟头上来!

    太傅大人看得出孙斌不怀好意跪着的那几个可看不出来,甚至心中还暗暗窃喜,“请皇上尽管问臣,臣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孙斌嘴角带笑,眸光却已经冷下来,太傅的用意他知晓,定然没有丝毫歹心,只是这几人……“户部尚书你先来吧。父皇大丧不久,西南边陲地动,你是怎么处理的?为何折子过了近三月才送到朕的面前!为何不许西南地方官开放他们本地的应急粮仓!为何,朝廷派出的赈灾银钱还会正逢山崩水祸!朕可是派了占星师一路追随,难道就连有无大雨都看不出来吗!朕一直隐忍不发就是想要给你个面子,既然你不要,便怪不得朕!”

    户部尚书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样下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等细枝末节之事,刚刚上任的皇上都会如此在意。

    不管说话都哆哆嗦嗦的户部尚书,孙斌转而看向一旁看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方大将军,嘴角裂开了一个恶意的笑容。

    “方将军,”孙斌看向他,语调带着男子间调侃的呷呢,“不知道前些时候李大人给您专程找的扬州瘦马合不合您胃口,若是不满意,大可明面儿上提出来,何必难为人家在这大殿上冒着激怒镇的危险开口说这事儿呢?”

    方将军似乎很意外自己被提拉出来,听到后面的,反应与户部尚书别无二致,只是他心惊的是皇帝竟然连那么隐秘的事情都知道,实在是意外得紧。

    再去看兵部尚书时,他已经忙不迭的认错,谁能够料到自己有没有丑事压在皇上手机里呢,还是识时务些好。

    只是却也还是没有逃过,孙斌懒洋洋的看着兵部尚书姚大人,“姚爱卿,以后少去些胭脂水粉浓厚的地方,熏得朕鼻子疼。”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当即让兵部尚书面如土色,他惧内,偏偏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色心,这都被皇上说出来了,那么回家还了得?

    看着朝廷上一片冷凝,孙斌冷笑,“不要以为你们心里的弯弯绕绕朕不知道,朕就在这里明说了,你们要么把自己的烂摊子给收拾干净,要么就好好儿的呆着,不要一天到晚的上蹦乱跳的动歪心思!”

    群臣噤若寒蝉,只觉得自己小看了这个登基不久的皇帝,他今日这般,显而易见的是在借题发挥敲打那些有异心之人。这样的雷霆手腕,倒要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句虎父无犬子,当初那个惹人忌惮的女子,又一次再朝臣们脑海中浮现。

    这件事情到了最后除了最开始发难的太傅没有被毫不留情的数落以外,后面几个复议的臣子一个个的面如土色,其他有贼心没贼胆的人就在心里开始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有做这个出头椽子,不然现在丢脸的人恐怕还得多几个。

    看着下面那些人,孙斌冷冷一笑,又道,“若是你们能够将分内之事做好,那么也没有什么错处可以让人抓,至于柳姨,等到哪天你们有更好的方法来收拾自己留下的烂摊子之后再来说她的错处吧,你们俱是我晋朝历经战火后留下来的精英之士,应当知道何为可为,何为不可为,朕不想再多说,若是没有其他事,就散了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还有其他的事儿也不能够说啊,不然可就是撞枪口上了。

    “微臣告退!”

    底下那几个跪在地上面如土色瑟瑟发抖的大人,就这样看着孙斌嘴角带着惬意的微小弧度,施施然的从龙椅上站起来,愉快的走出了金銮殿。

    心下更是愤怒,不过是一个黄口小儿,不过是仗着太后还有几个死忠的老臣坐上这个皇位,竟然就这般不知好歹!

    就为了一个女子这么不顾他们的颜面,当真是以为他们好欺负不成!一个对外说是在民间长大的小孩儿,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

    太傅大人事先挑起的事端,到了最后面子里子都保全了的也就他一人,此时皇上退朝,他是第一个乐呵呵的揣着手走出大殿的。

    方将军是个武人脾气,现在被削了面子,更是金刚怒目,骇人得很。

    “太傅大人,”快行几步追上了慢悠悠的太傅大人,“今日早朝此情此景,不知太傅大人您有何感想?”

    太傅大人同情的看着方将军,好似心有戚戚焉的模样,“老夫能够有什么想法啊,只是那流氏妖女实在太会蛊惑人心,竟然将斌儿教成这般模样,竟有殷皇后的风采,实在是……”

    太傅摇头,一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感慨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