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暗潮
    东方慎不知道有没有相信,目光从孙斌处转到柳初那里,又转过去看着一脸憨像使劲儿灌酒的方将军,来来回回好几次,这才收回目光,颇为不高兴的轻哼一声儿,转过头去欣赏歌舞了。

    柳新一直关注着事态发展,此时见东方慎的反应,知道他是将信将疑,但是这人若不是百分百肯定,必然不会贸然出手,心里这才放开了一点儿。

    注意到柳新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柳初失笑,方将军会对自己不满应该只是因为自己的某些建议触犯了他的利益所以针对。

    但是像现在这样国宴一类的场合,他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其实如果她是方将军,在手里握着这样的把柄的时候,就会选一个合适的时机,在朝廷上光明正大的提出来,就算是不能够打压死对方,也要狠狠的咬下一块儿肉下来。

    在国宴这样的场合……多多少少都有顾忌,怎么就想不开到这样的场合来算计人呢?

    “好了,”太后这才发话,“知道你们有心,这歌舞过半,依哀家看啊,到了传菜的时辰了,莫要把远道而来的贵客怠慢了。”

    孙斌看时辰快到了,也想化解一番眼前的局面,自然不会反驳,“那就传菜吧,国主们远道而来舟车劳顿实在是太辛苦了,这些日子就好好的品尝一下我晋国的特色菜式吧。”

    柳初拍拍手,唤人进来将菜色端上来,一时间各色菜式让人眼花缭乱,搭配得极好的色彩不禁让人食指大动。

    东方慎十分看不上孙斌,大概是因为他自己的儿子狠孙斌一般大,却没有孙斌沉稳老辣所以羡慕嫉妒恨的关系,只觉得这个小孩儿怎么看怎么讨厌。

    “原来晋皇你还知道我们是远道而来一路上没有吃过一顿好饭啊,”东方慎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头,口中又出刁难之语,“我还以为你听臣下表忠心听上瘾儿了,已经忘记我们这些人了呢。”

    孙斌额角的青筋跳了跳,饶是再老成也还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娃娃,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刁难,现下着实有些恼了。

    柳初时刻看着孙斌,见状,上前一步行礼道,“奴婢柳初参见西戎国主,请恕奴婢放肆,皇上并不是故意怠慢诸位国主,实在是想要各位尝到用心用时的上好美味,还请西戎国主您率先品尝。”

    东方慎依旧冷冷一笑,分外高傲,“我和晋皇说话,你一个小小的奴婢说什么话,再说了,这汤汤水水的,看着就饱了,实在没有胃口!你们晋国,就是这般待客的吗?”

    东麓太子华策或许是实在饿了,饭菜一上来孙斌动了第一筷之后就开始不停的吃东西,此时正端着一盅鲜汤津津有味的品尝,冷不丁的听到东方慎这话,只觉得自己无缘无故被鄙视了,在柳新揶揄的眼神中深感面子被下了个干净。

    “那我斗胆插嘴一句,还请西戎国主勿怪,”东麓太子华策笑眯眯的打断东方慎的话,“敢问柳姑娘,这汤到底是如何做出的,在下只觉得鲜美异常,若是回东麓了难免想念,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菜式做法?”

    知道对方的脾气,又跟柳新脸好,柳初自然和颜悦色,“这又何难,等会儿便差人将这些菜色的做法食材配料都送到您那儿去,只是太子殿下你别嫌弃就好。”

    东方慎见华策出来解围,嘴唇动了动,到底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过分的话,只是像看到了什么入不得眼的东西一般,重重的哼了一声儿就转过头去。

    好似思虑良久,终究还是拿起筷子来,慢慢的开始吃起东西来。

    宴会已经接近尾声,孙斌又赐了些菜给其他的臣子,夜色渐深,臣下逐个告退,便只留下几个紧要大臣并着各国主。

    柳新看着柳初面上的倦容,心疼得不行,只想着今日宴会早些结束让她好生休息,然而她如今在宫里头,想要见面又不像以往一般时时可见,这样儿一想,又不想要出宫。

    华策对自己这个好友的心思了解得十分透彻,之前也跟柳初共事过,此时目光在二人身上不停的转动,誓要将宴会上在好友面前丢失的面子找回来些许。

    “柳兄,”华策嘴角勾着一抹笑意,满满的不怀好意,“你眼睛都要粘在柳姑娘身上了,哎呀,本殿这才发现啊,你们竟是同姓,果然有缘啊,这相隔千里都能相见,实在是让人佩服佩服。”

    东方慎也曾经见过柳初,只是印象不深,此时不由得也更加仔细的打量起来,好半晌未发现不妥,“原来狄丘国主你竟然喜爱这样的口味儿吗,实在是奇特得紧,不知晋皇可否割爱,以解狄丘国主相思之苦?”

    “哎,”东麓太子果然跟他的国家一个样儿,哪儿都可以说上几句话,此时对东方慎也热情得紧,“东方兄你这话就不对了,这姻缘之事啊,总得让人心甘情愿才好,你怎么就不问问柳姑娘的意思,人家可是小晋皇很是信任的人呢。”

    这话虽然说解了围,话里话外却颇多轻蔑,之前的事他也看在眼里,柳姑娘不知为何,一心一意的辅佐着小皇帝,但是这个小皇帝,却因为几句话而冷待于她,性格这般优柔寡断,耳根子还软,真真是废了柳姑娘的良苦用心,也不知道孙晋是怎么教的儿子!

    若这小东西是自己的种,华策眯了眯眼睛,想了一系列的缺德法子。

    他们东麓别的没有,深山老林却多得是,将这小子连带着忠心耿耿居心叵测的人一道儿送进去,若是平平安安的回来了,那就可担大任,若是折在里头了,不过是自己没用罢了。

    这样的做法虽说残忍了些,却可以让小屁孩儿更早的明白某些东西,比如说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又比如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优柔寡断,耳根子还软,却偏偏坐着皇位掌管一整个国家,这个样子就算了,若还添加一个疑心有功之臣,那么这个国家离覆灭也就不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