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误会
    柳初知道东路太子华策不是个简单的,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么个厚颜无耻之人!

    东麓皇帝怎么可能会放下政事来晋,这种事儿,只要不是个傻子都能够想到。但是既然把东路皇帝给抬出来了,这面子就不能够不给,更何况这东路太子还厚颜无耻的以他国政事来威胁!

    实在是太难缠了,晋国现在内忧外患俱齐,若是又在外交之谊上落人口实,恐怕会给人名正言顺的难为之机,现下的晋国,已经再也经不起动荡了。

    “哎呀,瞧太子殿下您说得,”柳初笑得春光灿烂,只觉得青楼老鸨看起来都没有自己热情,“我这不是看着天色已晚更深露重夜路难行嘛,在一些驿馆里早就已经为你们准备了各自的礼物,之前您说喜欢熊掌燕窝鱼翅花胶等美容养颜之物,柳初已经备得齐齐的了,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熊掌?

    燕窝!

    鱼翅?!

    花胶……

    还美容养颜!!

    谁说的本殿喜欢这样娘们兮兮的东西!

    愤怒的华策一看柳初似笑非笑的模样,就想起某日有人跟自己的随从打听自己喜爱之物,当时他防备心深重,只随口说了几样民间难得的食材……

    是柳初这个女人的手笔?她的触角到底已经伸到哪里去了?

    这样女气的爱好听在各位国耳中不亚于一个笑话,心下窃喜之余,又有深深的瞧不起。

    “好了,”东方慎粗中有细,见状主动道,“既然晋皇不反对,想来也是同意这个建议的,柳姑娘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雄韬伟略让在下佩服啊。东方慎先行告退。”

    知道就算是华策外说下去孙斌养的几只老狐狸也能够把话题完美的避过并且给人添堵,恐怕到了第二日早间都不会出结果,白白的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到一管温香软玉在怀,好好的休息,想想对策。

    显然华策也发现了这个事实在周旋下去,除了浪费时间以外,并没有其余的价值,便也优哉游哉地告辞了。至于那些什么熊掌鱼翅啊花胶啊之类的东西,既然是准备给自己的礼物,那么品质定然是上好的,不要白不要上次拿回工去贿赂母后也是极好的。

    两个国主相继告辞,柳新也再也没有理由待下去了,也起身道,“多谢晋皇今日款待,现下时辰不早了,柳新先行告辞。”

    柳新今日一直未曾发难,就凭这个,孙斌对他的印象也是空前的好,“好,狄丘国主一路舟车劳顿,今日又进宫赴宴,回去之后还请好好儿歇息。”

    一整日都没有说过话,此时就要离开,柳初上前一步,“外头路黑,几个小丫头都去给东麓太子殿下何西戎国主打灯笼了,奴婢斗胆,就送狄丘国主您一程吧。”

    柳新自然不会拒绝,两人并肩而走,在宽大的袖子下头一双手紧紧的牵着。

    “孙斌似乎颇为多疑……你放宽心些。”至无人处,柳新才放开柳初的手,叮嘱着,“今晚恐怕……”

    柳初知道他的意思,摇头笑道,“他不过是小孩子心性,我怎么会计较呢,孙晋教了她很多不太好的东西,我慢慢的教导就是了,你别担心。”

    柳新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就是你这样我才担心呢。他还是一个小孩子,于治国之道之上孙晋或许教了他不少东西,可是却没有教他用人之道。耳根子这般软和,东说几句西说几句他便信得**不离十,这样优柔寡断怎么可以……”

    柳初捏了捏柳新的手,安抚道,“没关系的,我也知道,这个孩子还有很多地方不足以担当大任,但是你要相信我呀,我一定可以把他教成为一个明君,我一定可以让晋国内外无忧,到时候,我就不待在这里了。”

    柳初难得的露出一丝小儿女的娇态,柳新见了,也只是宠溺一笑,“罢了,你就护着他吧,总有一天呀,他会长成你所希望的样子。只是有一点我得说清楚,就算孙斌他是你的儿子,在边疆划分的这个问题上我也会分毫不让。”

    柳初早就知道柳新的性子,听了这话也不奇怪,笑咪咪的如同宣战一般,“我想要把斌儿给教好,这些事我却不会管你,你自己能够拿下多少来,就要凭自己的本事,这样子你总放心了吧?”

    “那就说好了!”

    得了这话柳新不可谓不高兴,之前百般忍耐没有对孙斌发难,不过是看在柳初的份儿上,现下柳初已经说自己不会再管这事了,那么就要想法子好好的教训教训孙斌了。

    一个黄口小儿竟然就敢给自己这么在意的人难堪,而柳初竟然还由着他,但是不管如何都不能够任由人欺负!

    ……就算是柳初的孩子也不可以。

    看到柳新望着皇宫的方向笑眯眯的挑高了眉毛,柳初就知道他心里在想着坏点子,不由得失笑,“又在琢磨些什么呢,先说好了啊,边疆划分我不管你,但是有一点,他还是个孩子,你不要做得太过了。”

    柳新哼笑一声儿,淡淡的道,“行,就让你这般惯下去吧!”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宫门就要下钥,柳新便兴冲冲的出门去找前来的幕僚一道儿商量要怎么给孙斌找麻烦了。

    柳初一个人慢慢的往回走,想到今日发生的种种,竟然有了久违的惊心动魄之感,说到底也不过是太过在意孙斌罢了,若是不出所料,等一下回去孙斌就会质问于自己。

    这个孩子或许是因为小时候的缘故,对太多的事情都十分的敏感,这次恐怕不知道想成什么样儿了,想来将会十分难以平复心绪。

    怕自己到时候直接跟孙斌起冲突,柳初慢慢的在宫道上走着,想着应该怎么跟孙斌解释方才不至于让他再起疑心。

    太后刚刚从孙斌寝宫里头出来,也慢慢的走着,这各国使臣来朝,已经说明了晋国的境地十分不好,若是斌儿再与柳初起了嫌隙,那个女人虽然极爱斌儿,可也是个狠角色,只怕她被惹恼了,就不再管斌儿了……

    太后这样想着,又回想起刚刚孙斌像一只守护领地的小兽一般问自己今日晚间之事,平日里言谈间的乖巧沉稳早就已经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