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再议
    >

    孙斌看着柳初这般模样,心里有些不忍,好几次都想要叫住她,告诉她,自己是相信她的,却在每每要喊出来时,脑子里又回旋着昨日里,那些大臣的话语,便又是心一横,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好了,柳姨你先下去休息吧,早上风凉,别染了风寒。”孙斌这是明显的在赶人了,柳初虽然伤心,却也没有再过多的待在这里,否则,难堪的只是他们两人而已。

    后来的几日,太后似乎听到了什么风声,难得的主动将柳初唤到她的寝殿内,两人关起门开不知道说了什么,外人只觉得柳初柳初面色好了不少,这阵子带在身上的生人勿近的气息却好了很多。

    且说柳初和太后谈心之后,就料定某些人会有动作,从宫外传来的消息也越发的印证了这一点,几位国主或多或少都有些小动作,华策和柳新或许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又或许是因为不想惹事,除了探听自己想要的消息以外并没有做太大的动作。

    而东方慎……倒是跟她之前在西戎之时认识的分毫不差,依旧是这般的……令人生厌!

    柳初将鱼食尽数侵入池塘,引得多数锦鲤不停的前来嘬食,柳初缓缓的趴在栏杆上面,看着锦鲤争相取食,这几日她每次都是这个时候来这里喂食,觉得有趣得紧。

    原因无他,因为这里平日里空旷无人,这里的锦鲤们也时常因为被人遗忘而没有东西吃,所以一旦看到了吃食便会毫无节制。

    只是……

    柳初看着某一条体型最为硕大的鱼,这鱼平日里抢食儿最厉害,现在的游动速度和动作却渐渐的慢了下来。

    看着那条大锦鲤翻出了白肚子,柳初这才拢拢衣服站起来,就算是饿得太久,也要注意着跟周围的鱼保持和平相处,也要明白自己到底能不能够吃下这么多的食物,毕竟……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

    “好,我知道了,”柳初一边哈着气,一边轻声说道,“继续看着吧,近些日子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会再次商谈边疆一事,随时给我消息就好了。”

    “是。”

    黑暗中树影婆娑,空气中响起一阵轻轻的风声,又归为平静。

    柳初在御花园的小道上头慢悠悠的走着,时不时抬起头来看着星辉满天。

    曾经她在西戎的时候,无比渴望回到故国,总觉得西戎不如晋朝好,于是对潜意识里其实对西戎是有一种极度的厌恶之情的。

    可是或许是因为骨子里的,殷家人的天性使然,他就算是再讨厌一个地方,为了之前能够活下去,也会潜意识里的观察那里的一草一木,更遑论人。

    东方慎此人,外表大大咧咧,其实是胆大心细,其人心中的算计,若真是论起来。也万万不会比在深宫浸淫多年的后妃少。

    他曾经在夺嫡白热化之时,撕下平日里大大咧咧的面具,用不声不响布了五年的局将最有利的竞争对手斩落马下,一举捣毁了其精心经营多年的全部势力。

    而更加可怕的是,在西戎太上皇的眼中,他这个儿子才是他所有的儿子中最弱小的一个,就连之前那个儿子的死,也怪罪于自己另外一双儿女身上,丝毫没有怀疑过东方慎。

    他曾经还想要过对付怀王,只是因为怀王于他一般深藏不露,两人纠结了多时之后,怀王率先提出自己只想要岁月静好,并不想要那个看起来高高在上的皇位。

    犹记得那个桀骜不驯的怀王的原话——“我为什么要那个皇位,君不见自古以来当皇帝的人莫不是短命的,我严重怀疑就是因为坐龙椅太累了,我还想要长命百岁岁月静好呢,你以为都像你一样想不开非要争那个位置啊,我才没有你这样想不开呢。”

    就是这样,东方慎坐稳了皇位,却又因为自己的大意,而险些失去了皇位。

    但是让他栽了大跟头的,不是很久之前那个最有希望的皇子,而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平日里唯唯诺诺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