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危局
    他总觉得自己坐上了皇位所以并没有再过多的抵挡,甚至于大刀阔斧的在朝中大肆改革弊端,就算是得罪了老牌的皇宫贵族或者世家都不予理会。

    于是那个最低调的皇子,就联合了他们想要推翻东方慎,当然,以东方慎这样的心性手腕他们并没有成功还死得颇为凄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东方慎能够那么快的完成朝中弊端改革,就是因为那个低调皇子纠结得很快也死得很快的乱党的份儿上,杀鸡给猴看这事儿谁都知道,就连自己的兄弟都可以杀无赦的人也没有人愿意去招惹,于是国内就安分了很多。

    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充分的说明了东方慎这般个性,在占绝对优势的时候,脑袋里头就会养很多的鱼,说不定还是蓝水里头特有的一口能吃下很多东西的大鱼。

    几日时间匆匆而过,当初在宴会上面说的,让几位国主充分的了解一下晋国特色,外出去看看秀丽山河风光的事儿,这几位国主是一点儿都没有闲着,不仅仅从各路手下那边知道了各路的风光无限好,还知道了很多的,隐藏在民间的情况。

    这“特色”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几位国主的脑袋就开始活络了,这已经知道了晋国的特色有多好,那么到了要回国的时候,自然是要带很多的“土特产”回国了。

    甚至就连当初十分不喜那一堆熊掌燕窝花胶的华策,都身体力行的每日里吃着,养的越加的皮光水滑,笑起来就是一脸的奸像。

    “晋皇,”皮光水滑的东麓太子殿下华策端坐在殿内,“您之前说让我们荡起双桨好好儿的看看贵国的风土人情,实不相瞒华策实在是叹为观止,相信狄丘皇和西戎皇帝也是这般认为吧。”

    目光流转间,狄丘皇柳新率先十分积极的认同了华策的观点,并且大加赞赏,“确如东麓太子殿下所言,贵国民风淳朴,山河风光秀丽,令我等边疆小国实在自愧不如。”

    这两位就像是不怀好意的黄鼠狼给鸡拜年一般的大肆赞赏,这轮番一圈儿下来,倒是让孙斌不知道他们意欲何为,不过没有关系,西戎皇帝一向比这两人就要简单粗暴直接许多,他很快就解答了孙斌心中的疑惑。

    “晋皇,”西戎国主东方慎对他露出了满口闪着寒光的大白牙,“当日国宴之时,我们说是为贺新皇登基而来,但是实则还有一事,经过这些年的战乱,我们几个国家的国力已经转变,所以……晋皇,还请我代表在座的各位问一下您,这晋国边境你打算退到哪里去?”

    西戎国主这话一出,孙斌看着笑眯眯的华策,温文尔雅的柳新,还有西戎东方慎连同他的大白牙一起露出来的名晃晃的恶意,只觉得万籁俱寂。

    他的身边没有任何熟悉的可以给他勇气的人,他身边站着的只有一个跟他一般年岁的小太监,此时佝偻着身子好像恨不得自己就此消失一般。

    以往就像是雕像一样站在的自己身边的,安静却又会让人看一眼就有无数勇气的,穿着青衣的身影。

    太傅也没有在,以往总是觉得他话多叨叨,听得耳朵累得慌,此时却无比的想要再听到他的声音。

    还有一直蠢蠢的姚大人,总是小错不断大错不犯的,有时候细细想来明明就是一个大智若愚的老狐狸……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有一个在朕身边该多好啊……

    孙斌这样想着,幼嫩的手指紧紧的抓着椅子上精心雕刻的龙形扶手,不知所措。

    他以为自己掩饰德很好,却没有想到在包围着他的那些老狐狸眼中,他这个样子就是一只被狼群包围的羊羔一般无所遁形。

    “晋皇,”柳新挑高一边儿的眉毛,笑得十分恶劣,活像是要非礼良家妇女的猥琐男,“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还是说就像是外界传言一般,您为幼主所以做不了处处被限制,这点儿小事儿都要看人脸色?”

    之前柳初被孙斌冷落,柳新一直憋着一股子火,自己捧在手心儿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一心一意的为你好,你还不领情,还给她难堪让她伤心,她还是那般为你着想,你还疑动疑西的!

    柳新颇为满意的看着孙斌此时难看的面色,柳初心疼你不忍心让你受委屈,那么我作为——柳初的心上人,也许就是你不久之后的后爹,我当然有义务也有权利好好的管教管教。

    孙斌的面色又白了几分,看着柳新毫不掩饰的想让自己出丑的恶劣神情,孙斌强打起精神来,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意来。

    “狄丘皇你说笑了,”孙斌的声音有些哽滞,面对几位国主的威仪依旧不甘示弱,“这边疆划分哪里能够说是小事情,朕虽然乃是一国之主,只是这些事情左右还是需要跟大臣们商量的。”

    “是吗?”华策笑眯眯的反问,就像是拿着糖在问小孩儿吃不吃的一般和蔼可亲,只是孙斌却清楚的知道,这人也不是好惹的,“晋皇,本殿觉得你应该清楚一件事,就算是你们君臣再怎么商量,也改不了晋国需要退边疆的事实,不是吗?”

    华策因为自己经历的原因,平生最是看不起遇到事情就摆出一副惹人怜惜的小白脸样子的人,此时就比平日里语气越加的尖锐许多。

    孙斌脸色越加的苍白,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腹背受敌的无力之感了,他……好像开始理解父皇之前为什么总是愁眉不展,如果日复一日的过着这样的生活,那么也实在是……

    还不等孙斌多想些什么,外间就传来一阵声响,接着就是太傅大人一贯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拦着我干什么!”太傅大人气得嘴角的胡子翘起来,不顾礼节的大声嚷嚷,“我可是皇上的师傅!我是太傅,你竟然敢拦着我见皇上,你就这般想要赶在我这个老头子之前辞官还乡吗!”

    后面那个声调极缓,让人听着就有些着急,“好了,太傅大人莫要动气。皇上还在里头呢,你这样可是会惊扰圣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