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践行宴
    可是,他错了,现在的华策和柳新可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仿佛是在看一出很有意思的戏,完全没有身为当事人的自觉感。

    东方慎见此,便知道今日若是不答应这条约,定是会让他国看轻了去,不过,他也不打算就此吃这么一个闷亏,随意扫了众人一眼,如同顿时恍然大悟的感觉,煞有其事点了点头,“北晋的国力确实是有些不济,人才凋零,这才会沦落到让一个女人登堂入室,而且还对她是言从计纳,朕也的确是该体谅一下了。”

    东方慎此话一出,北晋国在场的众位官员都是脸面一红,这是**裸的羞辱啊,这是在笑我北晋无人啊。而太傅此时也是面露尴尬之色,完全没有胜利的喜悦之情,只觉得臊得慌,“呵呵,西戎国主说笑了,说笑了。”

    “既然各位都没有什么意见,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孙斌在旁边一直看着,心里也有些不爽,他有时,甚至会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这一国的君主,若不是他还坐在这龙椅上,他还当真以为,这天下,其实是柳初的。

    “来人,去拟制一份条约过来。”孙斌敛去了心神,吩咐着后续的事宜。

    等众人都在条约上签过字以后,柳初微微的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环顾了一周,随后说到,“既然此次的边疆划分已经落下帷幕,而众位也在我北晋盘亘多日,想我北晋的风土人情也应当是领略过了,再说,各位离开国土已经有些时日了,定当是有一大推要务是要处理的,我北晋也不敢耽误了各位。”

    柳初这话,是在明明白白的在赶人了,若是各位国君再有留下来住几日的想法,那便不陪坐在今天这个位置上了。而华策和柳新听了,则是一脸苦笑,这果然是柳初的办事风格。

    “既然如此,那么微臣这就去操办关于践行宴的事宜。”太傅经过前面因为东方慎的话而倍感汗颜,如今听到柳初在赶人了,于是立马跳出来准备践行宴了,因为他实在是害怕这几位再出些什么幺蛾子。

    而后,众人便回到了驿馆,而柳初也没有多呆,看了看孙斌,后者还是那一副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便也没有过去陪他。

    “皇上,微臣觉得柳姑娘的才华确实出众,可是,却过多的插手国事,难不保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皇上还是不要多和柳姑娘接触为好。”御书房里,太傅站在下首,苦口婆心的劝诫着孙斌。

    “太傅放心,此事朕自有考量。”孙斌现如今对柳初的映像已经不在像从前一样,对她有太多的依赖,他如今有的只是身为帝王,对自己位置的危机感!

    太傅本来是还想要说些什么的,他以为这又是皇上在敷衍自己,不过看到皇上今日的表情和往日有些不同,少了几分不耐烦,多了几许凝重,便知道,这一次,皇上是听进去了。

    “不过,皇上,如今各国的国主还在,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柳姑娘来处理的,这段时间就还是先听她的吧,毕竟现我北晋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像样的人才。”不过太傅还是觉得皇上年纪太小,性子急,有好多事情都看不明白,怕他在如今这个关键的时候和柳初闹翻,还是稍稍的建议了一番。

    虽说,此话是有点不太中听,有点小小的阴险之意,不过,也了北晋全局着想,他也不得不这么做了,只希望皇上能将他的话放在心里。

    而太后经过上次的事情以后,已经没有被软禁在那小小的一处宫殿之中,最开始,她也想过要报复柳初的,如今听到下人来传,说柳初为北晋争取到了极大的利益,便也差不多歇了心思,毕竟,个人恩怨永远也比不上国家利益来得重要。

    经历了前一任皇帝孙晋的失踪,面对这年仅十岁的幼帝,她现在唯一的心愿便是他能够平平安安,和和顺顺的将国家打理下去。本来她是想出山去帮助幼帝的,奈何力不从心。而如今,柳初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自己的角色,甚至于来说,柳初比自己更适合辅佐幼帝,毕竟前世殷皇后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太傅的动作不可谓不快啊,次日,孙斌便派人去请各位国主进宫,准备为他们践行。

    宫宴上,一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不过东方慎心里还是很不畅快,因为在他看来,这些盛大热闹的场面,是北晋国在向他示威炫耀,好像在说,你西戎国力最胜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压在脚下,你不得不服软。

    东方慎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手指不住的扣敲着酒杯外沿,一下又一下,沉重无比,心里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而就在这时,柳初身影猛然间闯入了他的视线,东方慎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快速的闪过一片阴霾,骨节突出的手捏着酒杯咯咯发响,随后,快速送开。

    此时的柳初,正在和柳新等人聊着今后的打算,孙斌对柳初那不冷不热的态度,让柳新有些受不了了,想要让柳初跟着自己回狄丘,华策也是在一旁帮腔,可是,北晋如今还没有真正的安定下来,暗中还有很多势力对皇位虎视眈眈,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她做不到让她的儿子一个人来面对那些豺狼虎豹,她不能再抛弃他一次,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而这一幕落在孙斌眼里,便是柳初竟然和狄丘国的国主,东麓国的太子这般熟稔,这其中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说不定,柳初便是这两国派来的奸细,故意接近于我的。

    不得不说一句,这孙斌虽然人小,这脑子中的弯弯绕绕可一点都不比大人少多少,不过,他只看到了表面上的一切,没有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在这次谈判的过程中,东麓和狄丘两国,并没有想西戎那样咄咄逼人,若这两国真的是想要对他图谋不轨的话,又怎么可能对他如此客气?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就算他从小在皇宫长大,想的事情,也不会像大人那么全面。

    “柳姑娘,不知道你和狄丘国主,东麓太子在讲些什么?也说来给朕听听,朕可是好奇得紧。”既然人家都在一旁小声说了,必定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而东方慎却像是毫不知情一样,一脸好奇的看着柳初几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