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合谋
    柳初还在和柳新争论着要不要回狄丘的事儿,突然被点名,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她旁边的柳新和华策也为东方慎突然打断自己的谈话,有些不善的看着东方慎,而东方慎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继续用兴味盎然的目光盯着柳初。

    而此时,孙斌也是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因为他也很想知道,柳初他们在说什么。

    柳初见此,有些无奈,只好随意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哦,刚刚狄丘国主和东麓太子,是在取笑我呢,说我这张脸,配不上我这才华。”

    这虽然是柳初随便找的一个理由,落在东方慎的耳朵里确实别有深意,东方慎看了看从头到脚打量了柳初一番,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是啊,朕也是觉得柳姑娘这张脸陪不上你的才华,这容貌就像是柳姑娘的地位,确实是配不上。”

    柳初听了这话,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柳新和华策也是一脸的不爽,而北晋的那些个大臣听了,都是脸色一变,柳姑娘的地位配不上她的才华?那要什么样的地位才能够配得上她?难不成还得是皇位?

    这一个想法在脑海里萌生,一瞬间便占领了所有,是啊,依照柳初如今吐露出来的才华,我等都是自愧不如,也只有皇位才配得上她,越想越心惊,到最后,人人看柳初的眼神都带着些不善的意味。

    就连孙斌都是如此,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柳初的眼,想她为了这北晋,付出过多少心血,到头来,尽然是被人怀疑的对象。

    柳新更是气得想立即拉着柳初逃离这个地方,然后带她回狄丘,在那里,谁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宠到骨子里的女人?

    而东方慎却是缓缓的勾起了一抹冷笑,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切,看来,这北晋的人也不想调查中的那样相信这个柳初嘛,真是愚蠢。呵呵,柳初,这才是第一步,接下来你可要再接再厉了,不然,这游戏可就不好玩儿了。

    “行了,此次宴会就到此结束吧,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各位国主见谅。”太傅见此情况不妙,再这样僵持下去,难堪的还是北晋,于是立即暗示孙斌宣布结束宴会。

    这边的宴会已经结束,有得意的,有苦恼的,有猜疑的,不同的人郁结着不同的心情,而后壮大,直至爆发。

    而另一边,方将军府书房,方将军坐在上首,眼睛虚虚实实的盯着书房一角,面上青霜遍布,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书桌一角。下方站着他的几个幕僚,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一个人敢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穿着灰色长袍,三角眼,鹰钩鼻,尖嘴猴腮的幕僚看着方将军说到,“将军,据宫里传来的消息,今日皇上举行践行宴,朝中大臣都被传召了个遍,却独独遗漏了将军您,想将军您为北晋做了那么多,可谓鞠躬精粹,可如今,皇上却没有传召将军参加这等重要的宴会,说来,真是让人心寒啊!”

    此人名叫石有志,当年孙晋皇帝还在时,方将军出征边疆,在一次战役中,和大部队走散,后又遭遇敌军追杀,受了重伤,危在旦夕,倒在路旁,石有志恰巧路过,救了他,石有志当初并没有打算救他,之所以走进查看他的伤势,不过是想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什,而方将军并不知道这些,在后来方将军凯旋后,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便将他当做幕僚养在府里。

    此人平时爱贪占一些小便宜,所以和府中的其他幕僚相处并不是很好,也没有给方将军给出过什么好的建议,属于是在混吃等死的类型。

    在看方将军,不说这话还好,这话一出,方将军的脸一下子就垮下来了,嘴里的牙齿咬得咯咯发响,手指紧紧的扣着桌沿,仿佛要将那桌子硬生生掰下一块来。

    “将军,您只是为太后说了几句老实话,就让皇上如此待您,若是皇上哪天看将军不顺眼,岂不是还要杀了将军您?”石有志见方将军半天没有说话,于是又火上浇了一壶油。

    “哼!行了,你们都下去吧!”方将军现在明显是在气头上,谁的话也听不进去,而石有志还在一旁火上浇油,便更加不耐烦了,于是,方将军直接开始赶人了。

    “将军……”石有志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方将军一个眼神过来,石有志便咽了声气,埋着头,一声不吭的出去了。随后其他幕僚见形式不对,也都聪明的没有说话,毕竟现在谁上去谁就是炮灰,一个个的跟在石有志身后,麻溜的出去了。

    幕僚们走后,方将军缓缓站起身子来,在书房里踱着步子,面色还是一副铁青,阴沉得仿佛能挤出水来。

    “谁?”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羽箭破窗而入,“嗖”的一声从方将军的有脸划过,险险的钉在方将军身后的墙上,箭尾还在剧烈的摇晃着,发出嗡嗡的响声,而后归于平静。

    出于军人的警惕,方将军围着屋子打量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射箭之人。而后方将军拔下羽箭,发现一张纸条,被羽箭贯穿,深深的钉在了墙壁里面。出于好奇心的驱使,方将军将纸条拿了出来,只见纸条上写着这样一句话“明日午时,客来居,天字一号房一聚”

    仅仅是这样一句话,没有其他过多的信息,没有署名。方将军看着静静的躺在自己手里的纸条,有些惊疑不定,随后紧紧的拽着纸条,目光远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方将军心不在焉的吃过早饭,便在院子里打发时间,坐立不安。好不容易到了巳时三刻,方将军匆匆的换了身下人的衣服,从后门出了将军府。

    客来居,天字一号房。

    “主子,方将军已经出发过来了。”一个蒙面的黑衣人跪在地上,刻意压低了声音说到。而他的对面,是一个藏在黑色斗笠的男人,只能看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把玩着一只小小的茶杯,看不出喜怒。

    而后,淡淡的,及其随意的说了声,“嗯,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