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秘地
    第二日一早,柳初特地早起化了个薄妆,又穿了极为素雅的衣服,临走前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久的镜子,这才满意的赶去御书房。

    孙斌在忙里偷闲拿着一本棋谱慢慢的看,余光看见柳初进来,刚开始还不以为意,没过一会儿就觉得柳初今日有些不对劲儿。

    “柳姨,”孙斌到底还是个小孩子,此时更是沉不住气,“你今日怎么了,何故脸色如此苍白无力?”

    “没什么大问题,”柳初轻轻的咳嗽了几声儿,方才回话,“只是昨夜睡不着吹了点冷风,多亏皇上您送奴婢的那碗安神汤,奴婢后半夜才睡得好了些,只是还是有些不舒服,不碍事的。”

    孙斌闻言放下了心,又拿起棋谱来,“那就……”

    一个好字还没有出口,孙斌猛然间发现了不对之处,“你说朕昨晚送你安神汤?!”

    柳初一脸的懵懂欣慰,笑眯眯的道,“是啊,虽然苦了些,可是也还有用,那个叫清澹的小宫女也是个伶牙俐齿的,难为她做惯了粗活儿手上都是茧子还这么细心。”

    孙斌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直接打断她的话,“不是的!朕没有让人给你安神汤,朕的寝宫里头也没有叫清澹的小宫女!你到底在说什么!”

    柳初看起来比孙斌更加震惊,她目瞪口呆还一会儿才缓过来,“可是……确实有个叫清澹的小宫女以皇上您的名义给奴婢送安神汤啊,怎么回事啊?”

    孙斌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一跌声儿的问柳初有没有喝那个汤,有没有那里不舒服,一边下令阖宫搜寻那个叫做清澹的小宫女。

    见孙斌如此慌张,柳初多少觉得自己过分了些,但是自己的目的一定要达到,“皇上你别担心,昨日时间太晚了,奴婢又怕苦,也就没有喝多少,只是皇上,今日有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奴婢送安神汤,虽然奴婢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是好歹也住在皇宫,这些人的触角太长了,皇上你也要好生些。”

    听了这话孙斌静了好一会儿,柳姨都已经被人暗算了,可是她第一个担心的竟然不是本身,而是自己的安全。

    他……何德何能得柳姨这般关怀啊。

    孙斌垂下眼睫,只是……他还是忘不了在那次谈判的时候,柳姨她是那样的光彩夺目,就算是她有着一张最平淡无奇的脸,可是在那一瞬间,似乎看到了倾国倾城的风姿。

    在那个时候,好像没有人可以临驾于她之上,就算自己是一国之君,也依旧被她的光芒压了一头。

    而且……

    太傅大人曾经对自己说过,防人之心不可无,柳姨虽然对自己很好,但是她的来历成迷,却又诡异的将北晋的情况了解得十分透彻。

    就算是母亲的故人……也断断没有这般的,而且她还只是说母亲对她有恩,别的却什么都不说,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

    又抬起头来看着柳初毫无血色唇色都已经苍白的脸,心下一软,“罢了,既然柳姨身体不适便不要再来伺候了,等到身子好了再来吧。”

    知道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并且因为其他的各种原因,她需要听孙斌的话,便福身行礼,“是,多谢皇上关怀,奴婢不胜感激,只是皇上你也应该要小心,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皇上实在是要多注意,平日里的吃食,衣物,香料,甚至是屋内摆放的花草摆设,都要防着它们是否相生相克,处处都不可掉以轻心。”

    “好,”孙斌放下棋谱,也没有看书的兴致了,准备等等就安排太医在好生检查一番,“柳姨放心吧,朕自己会注意的,你自己也是,若是有什么不对劲儿,就要早些告诉朕。”

    见孙斌开始重视起来,柳初这才放下心来,环顾四周也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便也就离开了。

    现在已经引起了斌儿的注意,若是有人想要加害于他也没有那么容易,这下子,就可以腾出手来,好,好,的,收,拾,收,拾,了!

    柳初达到了目的,自然是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孙斌却再也静不下心,一会儿是父皇对自己的教诲,一会儿是太傅对柳姨的评价,又想起柳姨对自己的种种好处,最后定格的,竟然是母后渐趋模糊的脸庞。

    母后……我应该怎么办,斌儿应该怎么办?

    孙斌面色平淡,却紧紧的用双臂抱着自己,在一个人的时候,孙斌总会放心大胆的露出脆弱的一面。

    母后……

    她们都说殷皇后容色倾国倾城,就连智谋也堪比在世圣人,有人说你您才思敏捷口舌如刀,也有人说您心思不正狡言善变,可是……

    母后,斌儿不在意他们怎么说你,斌儿只想要您陪在我身边,如果您还在,一定可以告诉斌儿应该怎么做的。

    斌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柳姨她对斌儿很好,可是……斌儿不敢完全信她。

    过了好半晌,孙斌这才放松身体站起来,慢慢的起身,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

    “朕想要自己出去走走,”孙斌面色如常,语无波澜,“你们都不要跟着。”

    在他身边伺候的小太监一脸为难,只觉得这差事十分难做,“皇上……您好歹也带几个侍卫啊,要是被太后知道了,奴才可就不用活了啊!”

    “是吗?”孙斌闻言淡淡的看着他,嘴角突然扯起一抹笑意来,“朕现在就可以让你不用活了,你要怎么选?”

    小内侍苦着一张脸,半晌还是让开了道儿,看着孙斌渐行渐远,直到背影再也看不见,小内侍这才急得直跳脚,“你们就这么看着啊!各位侍卫大哥,你们行行好,动动高贵的脑子好不好啊!皇上说不跟你就不跟啊,快去远远的跟着吧,皇上要是有什么事儿,咱们脑袋都得搬家!”

    侍卫如梦初醒,这才快步向孙斌离开的方向敢过去,却猛然间发现,那处是一处十分偏僻的宫殿,传说……那间宫殿里,是皇上特意僻出来放殷皇后的东西的。

    说到底……皇上再成熟,也是一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