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将计就计
    几个侍卫对视一眼,并没有靠近,只是虚虚的散布在周围,预防着突发状况。

    孙斌驾轻就熟的进了布满着母亲的气息的宫殿,这才觉得彻底的放松下来。

    这里放了很多的母亲的旧物,她的首饰钗环,她喜欢的各种乐器琴谱,用过的各色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甚至她的皇后朝服和战甲,更不用说她起居生活的各种用品。

    如果有旧人开门进来,就会惊奇的发现,这里基本上就是当年殷皇后的皇后宫殿缩略版,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殷皇后身前喜欢的或者口头上说过喜欢的。

    靠近院子的地方孙斌设了一个苏绣的美人塌,在为数不多的记忆里,母后曾经在闲暇时,总喜欢倚在美人榻上头看看书晒晒太阳,若是累了,将书往头脸一盖,就可以美美的睡一下午。

    原本皇后应该用金线绣牡丹的美人榻,但是母后说金线扎人,总是用苏绣的,别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她却不喜欢,就连父皇也对母后没有办法。

    现在的美人塌上头放着雪白的白狐皮毯子,厚厚的一层,人躺在上面就连绣线的纹路都感觉不到了,可是,原本应该很喜欢并且享受的人却不在了。

    孙斌小心翼翼的脱了鞋子,小小的身子几乎被丰厚的白狐皮毯子给遮掩起来。

    “母亲……”

    独自一个人在布满母亲旧物的宫殿里,孙斌再也不压抑自己,小小的肩膀不停的颤抖着,他用幼小的身躯扛起来太多的责任,有时候总会控制不住自己。

    这里是他一手选的宫殿,这里的东西是他花了两年的时间从各种各样的地方收集起来的,犹记得之前有妃子莫名其妙的被为难,只是因为她们占了母后的东西而已。

    “母亲……”孙斌紧紧的抓着白狐皮毯子,似乎抓着救命稻草,露出了平日里掩藏得极好的脆弱,“母亲……娘……我……斌儿到底应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甚至保护不了自己在乎的人……娘亲,我应该怎么办?”

    柳初已经给孙斌提了醒,就连太后那边都打过招呼,之前她对太后并没有任何的好感,只是经过几次的谈心,她似乎也开始渐渐的同情起来这个在深宫待了一辈子的老人。

    据说太后年轻的时候是北晋都城数一数二的少有的美人儿,也曾经如同普通的少女一般会去城外的寺庙求姻缘,会想要嫁给一个对自己好的丈夫,两个人和和美美的白头偕老,就算是中间有什么矛盾,最后也会重归于好。

    她甚至可以想到,一个娇俏美丽的妙龄少女,站在寺庙里的许愿树下,诚心诚意的告诉漫天神佛自己深藏于心的心愿。

    属下的报告中,还出现了一个武将世家的青年,据说是很老气的英雄救美,到了最后,赢得的不知是少女家人的感谢,还有少女的芳心。

    两家家世相近,门当户对,两个小的又互相看对了眼,男方觉得少女美丽贤孝,女方觉得青年稳重可靠,也没有什么异议。

    可是……依旧是很老套的情节,圣旨一宣,从此之后宫门深似海,萧郎是路人。

    经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太后从一个单纯天真又无邪的少女,变成了充满心机的蛇蝎美人。

    青年也从无忧无虑的都城纨绔公子,变成了镇守边疆的一员,从此以后再不回京。

    “也是个苦命人……”

    柳初摇摇头,回过神来,便看见太后身边的宫女带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小宫女立在殿外,已经等候多时。

    “站在外面干什么,还不快进来,”柳初对太后身边的人总有些和蔼的,“这个小丫头是哪里来的,我这里可不差人。”

    那宫女一向在佛堂伺候,是太后最信任的心腹之一,今次突然亲自带个小宫女前来,不得不让人注意。

    “这个小丫头名叫清澹,”宫女笑眯眯的似乎很可亲的样子,说出的话却让小宫女不寒而栗,“嬷嬷你说曾经有个自称清澹的人给了您一碗加料的汤水,你就看看是不是她。”

    那小宫女整个人抖如筛糠,俯在地上柳初都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牙齿打战的声音。

    太后的心腹宫女自然也听到了,轻蔑看了小宫女一眼,“如果是她,那么就请交给奴婢,奴婢曾经学过几手刑讯逼供,入宫多年,正愁荒废了技艺,不过……对付这样一个小宫女倒是不在话下的。”

    小宫女顿时抬起头,已经面无人色,想要说些什么,却因为太过害怕而战战兢兢口齿不清。

    柳初知道这个太后身边有些宫女曾经是武将世家的青年给的,自然也不怀疑她这话的真实性,便柔声道,“那好,若我确定了,便麻烦姑娘你了,只是你得等我一会儿。”

    心腹宫女点点头,自行坐到小几旁边,慢悠悠的给自己沏了茶,又拿着小几上的糕点慢慢的吃着。

    柳初放任不管,却伸手扶起名为清澹的小宫女,“快起来,你说你叫清澹对吗,那一日你深夜冒露前来给我送银耳汤,真是难为你了。”

    清澹就着柳初的力道勉强站起来,强扯出一抹笑来,“多谢嬷嬷关心,清澹能够为嬷嬷您做些事情实在是三生有幸。”

    “是吗?”柳初又拉起她的手,只觉得触手生温,就像羊脂白玉雕刻而成一般,柔嫩无比,“那么,我送你的点翠簪子你可还喜欢?”

    名为清澹的宫女勉强笑了一下,顿了顿这才回道,“嬷嬷你恐怕记错了,您给我的是赤金镯子呀。”

    “难为你还记得这个。”柳初突然放手,冷冷的笑道,“你家主子也对你的死活太不上心了,那一晚给我的分明是剧毒的安神汤,哪里是什么银耳!那天晚上自称清澹的人手上布满了常年握兵器的老茧,你的手……恐怕就是千金小姐也比不上吧!”

    小宫女清澹愣了一下,突然跪下来使劲儿求饶,“请嬷嬷饶了奴婢吧!奴婢是清澹啊!可是……可是奴婢从来没有递过什么安神药,也没有过什么赤金镯子啊!请饶了奴婢吧!奴婢是无辜的啊!”

    柳初冷冷一笑,心道谁管你到底是不是无辜的啊,跟这事儿搭上关系的,她,都不会放过!

    看着柳初的神色,太后身边的宫女十分有眼色的过来,“嬷嬷真是厉害,一眼就看出她不对劲儿,那么我就把她给带到太后宫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