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怀疑
    又见柳初欲言又止,便笑眯眯的道,“娘娘放心,我们自会好生看管,绝对不会泄露出一丝一毫的消息,打扰了嬷嬷你的计划。”

    柳初这才放行,静静地坐了良久,突然从袖子里头拿出一个小瓷瓶儿,看着掌心鲜红如血的小药丸,眼睛也不眨的吞下去。

    感受着腹内渐渐升起的疼痛,柳初的脸上竟然扯出一抹笑来,“若不是因为斌儿……今日我所受的苦楚,来日,我定当竭尽全力的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孙斌已经回了御书房,此时正满脸严肃的跟着太傅讨论灾后安置的问题,外间却开始闹哄哄的。

    “什么人在外面?”听声音有些像柳初身边的人,孙斌扬声道,“有话就进来说!”

    果然是柳初身边的小宫女,她此时一向一丝不苟衣裙上头沾染了些许血迹,极为惊慌,“皇上,皇上您宣太医救救嬷嬷吧,嬷嬷突然腹痛不止还咳血,奴婢不能够擅自请太医,请皇上你救救嬷嬷吧!”

    孙斌心下大惊,“快请顾太医过来!”

    这顾太医是太医院里资历最老的人,医术自然也不用说,平日里更是仅仅只为皇上太后二人看病,派头极大,地位也很高。

    太傅此时却站出来,“皇上,顾太医年事已高,而且他一向是只为您和太后娘娘看诊,此时宣他,实在是不合时宜啊,不如就让太医院李大人去吧,虽然年纪轻可是也要有真才实学才能够进太医院,您看呢?”

    孙斌不了解太傅心里的弯弯绕绕,挥挥手就算是同意了,消息传到了柳初耳中,她想得却更多一点。

    太傅这个老狐狸……是觉得自己太过强势有摄政只嫌,所以不想再见到自己吗,这个李太医但凡是有点消息渠道的都不会用,谁不知道这人是滥竽充数的啊,用了说不好不死都要被医死了。

    不过这样子看来,这个太傅,对斌儿倒是忠心耿耿,只是老是针对自己……真是让人有些不舒服啊。

    且说柳初佯装中毒在房间里休息,之前虽有准备但还是放心不下孙斌。

    如今看来是有心怀不轨之人对付自己,想自己平日里为人低调,也不可能得罪身边的人。

    要说认让人不舒服,也只能是关于朝上的事儿了,其一要说是方将军了,其二,便是那个李大人,若再要说远点,便是东方慎了。

    若是前者,到也是没有什么好担心了,若是后者,他既然都对自己动手了,就难保他不会动孙斌,所以,柳初便派人时刻暗中保护着孙斌。

    今日,暗卫照常来汇报孙斌的情况,当听到孙斌得知自己中毒,惊慌着就要派太医过来,心里还是暖暖的,看来,他还是记惦着我的好,他还是在心里有一丝的信任我,没有真正的将自己当做敌人。

    而听到太傅对此事多加阻拦,柳初便不自觉的蹙了蹙眉头,太傅?呵呵,看来,太傅对自己也是很有意见呐,为什么?这个柳初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毕竟,在前几日的宴会上,那个太傅对自己的态度还是很好的,而且,自己此次给北晋带来的好处可不是一点两点,他不感激自己也就罢了,为何还要从中作梗?莫不是太傅与东方慎勾结?

    不,不可能,谁都有可能背叛北晋,他却是不可能的。这个想法才刚刚冒出来,便被柳初自己给否定了。

    对了,莫不是因为东方慎的话,让太傅也对自己起了怀疑?也认为自己会夺了北晋的天下?看来,朝中上下有不少人都受了东方慎的影响,对自己都抱有一丝敌意,柳初想到这个可能,头脑就微微发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算了,这边先不管,还是先找出下毒之人吧。”柳初如今一时还想不到该如何消除太傅心中的芥蒂,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先要将幕后最大的黑手给找出来,否则,斌儿便可能会有危险。

    “你们继续保护在斌儿身边,其他人抓紧时间,查出下毒之人。”柳初面色凝重的下达着命令,一双眼睛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希望你们不要对我的斌儿做什么,否则,我绝对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再说方将军那边,“将军,宫里传来消息,那个柳初,她已经中毒了。”石有志一脸阴邪的看着方将军,颇有些小人得志的感觉。

    “好!”方将军激动万分,一只铁手拍得书桌碰碰作响,脸上的阴霾也散去了不少,看向石有志的眼神也多了几许赞赏。

    “将军您别急,还有一个好消息。”石有志看出了方将军眼中的赞赏,心头一喜,一对三角眼都笑得眯了起来,没有了现在的阴翳,看上去到是多了些滑稽。

    方将军本来就高兴,现在听到说还有好消息,便立马来了兴致,“哦?快说快说,还有什么好消息?”

    石有志知道这是一个表现的机会,便也不在买关子,“将军,小可听说,今日那孙斌听到柳初中毒了,心急如焚,想要派太医过去瞧瞧,结果却被太医给挡了回去。将军您说,这是不是一个好消息啊?哈哈……”

    “哈哈,好,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方将军听了,直接开怀大笑,“以前总觉得这个太傅碍眼,没想到如今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将军,既然太傅看那个柳初也不顺眼,我们倒是可以利用利用。”石有志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方将军。

    “嗯,这件事倒是可以多加利用,”方将军点了点头,一脸的若有所思,“行了,本将军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石有志本来是还想要再表现一番,博得着方将军的好感,不过看到方将军这么直接的赶人了,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便将要说的话咽进了肚子,而后退了出去。

    皇宫御书房,白日里,孙斌想要派太医过去,被太傅阻拦,虽然他知道太傅的话不无道理,可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担忧柳初,有好几次都想要过去看看,却又迈不开心里的那一道坎,望着眼前这一堆堆的奏折,孙斌怎么也没有心思去批阅。

    “来人,去把那条白狐裘子给朕拿来。”这时,一阵夜风吹过,带着些许的凉意,孙斌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向外面值班的宫女吩咐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