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察觉
    方将军平日里根本看不上这群寒门新秀,此时却表现得分外亲切,“哪里的话,这松鹤楼的松鼠鳜鱼可是在都城一块儿远近闻名,我偶尔也是会来吃的。”

    难得方将军自己主动挑起了话题,自然是有层出不穷的学子新秀,一溜烟的开始围着这松鼠鳜鱼说道,直把一道好好儿的菜提升到了品德功绩一类的上面。

    方将军第一次觉得这些从下面一层一层打拼上来的寒门新秀如此的顺眼,心里也多少真心实意的起了些快意。

    话说自从那日松鹤楼之后,众寒门新秀对于方将军的印象大为改观,他们只觉得平日里高不可攀的人原本也有这般和气使人亲近的一面。

    一边惊叹一边反省之前自己对方将军是否要求太过苛刻,是以才让一个和蔼可亲丝毫没有架子的将军在自己脑海里头留下了,高高在上架子充足而且从来看不上自己这群人的印象。

    殊不知,方将军能够做到今天的这个位置,远远不是因为军功,或者家世的原因,在军营里如果不跟同僚打好关系,说不准儿什么时候上战场有了危险,人家明明可以救上一救的却袖手旁观,一条命就这样子给搭进去了。

    所以方将军的交际手腕自然是有的,甚至于是很厉害的,否则也不会因为一顿饭的功夫就让大多数寒门新秀心生亲近之意。

    只是之前用不上这些人,也因为出生的缘故看不起这些人而已。

    这日下了早朝,一众寒门新秀围着方将军让他再讲述一番边疆“长河落日圆”的盛景,却突然被太傅大人给叫住了。

    “方将军,”太傅大人一路小跑,“老夫远远的就听到什么长河落日圆之类的话,你们可是在请教这到底是怎么一副盛世景象?”

    最后一句是问那些寒门新秀的,此时他们只觉得最近自己撞了大运,一向高不可攀的方将军已经可以跟他们相谈甚欢,这下子就连平日里不喜欢扎人堆的太傅大人都来跟他们打招呼。

    真是祖上烧高香了啊!

    众人心里不由得这样想着,口中回应道,“是是是,小生从未到过边疆沙漠,也从来没有看过诗中所写的那般盛景,是以这才冒昧前来打扰方将军。”

    太傅大人看着最先开口回应的寒门新秀,笑眯眯的,“原来如此,难得方将军有这般雅兴,想来你们也不介意老生在一边儿旁听吧,对了,老夫记性不大好,敢问这位大人贵姓,身处何位?”

    那最先开口的寒门新秀作揖到底,听声音十分的兴高采烈,似乎能得太傅问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一般,“免贵姓张,在下不才,时任工部侍郎。”

    太傅点点头,笑眯眯的道,“张侍郎对吧,莫怪老夫多嘴,你如今已经是正经的朝廷官员,出门在外需得有自知之明,不可妄自菲薄轻贱自己,你刚刚为何要称呼自己为小生?实在是太不端庄了些。”

    那个张侍郎满脸的喜悦还来不及收回来,此时面上又出现了一抹难堪,好似跳梁小丑一般奇怪。

    方将军倒是不意外太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太傅一向是笑面虎,又跟自己颇有嫌隙,这次特地赶过来搭话他就想到应该没有什么好事。

    “太傅大人言重了,”方将军施施然的帮腔,“这如何自称乃是一个人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恐怕改不过来,太傅大人你又何必这般上纲上线呢?你看您把张侍郎给吓得。”

    太傅大人眉头一挑,笑眯眯的摸着胡子,对着满脸难堪的张侍郎安抚性的笑笑,“老夫年纪大了,凡事都格外保守认真些,若是让张侍郎你心中有所不快,实在是老夫的不是。”

    张侍郎嘿嘿一笑,感激的看了方将军一眼,这才恭恭敬敬的对着太傅大人说了几句话,只是话里话外已经多了惧怕,不再是刚刚的表情。

    太傅大人摇摇头,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就被姚大人扒拉着肩膀给拖过去了,“哎哟喂,太傅大人你真是让我好找啊,咱们说好了一起吃豆腐羹的嘛,怎么就不等我。”

    说完又像是刚刚才看见方将军一般,笑道,“哎呀,原来是方将军约的太傅大人,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啊,怎么一个个的看起来这么开心啊,说出来让我也跟着乐呵乐呵。”

    方将军知道姚大人也是个惹不起的,便三言两语脱身了,带着一众寒门新秀众星捧月的离开了。

    太傅看着那一群人渐行渐远,这才气哼哼的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给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通,十分愤怒的样子。

    姚大人听了只是眼神闪了闪,将两只手揣在宽大的袖子里头,面上和蔼可亲得紧,话里话外毫不留情,“这个方将军平时哪里看得起他们一分一毫,如今特地亲近若是说没有别的目的我怎么都不信,他们现在只当是祖宗保佑,祖坟冒青烟,你也不必白白的当了坏人去劝他们,等到有人坟头长草三尺时,你敬一杯薄酒,也算是全了情谊。”

    太傅听了面色好了很多,重重的哼了一声儿,不顾形象的小小的翻了个白玩儿,“谁要劝他们了,他们自己慢慢作,我还乐得看好戏呢。走走走,不说了,我们去吃豆腐羹,你这一走就得走个一年半载的,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竟然让你这把老骨头去当这样的差。”

    姚大人听着太傅的碎碎念念,揣着手往宫墙外头走,“没事,我还禁得住,只是不知道别家有没有豆腐羹,我怕到了外头馋得慌,还是趁着没走,多去吃几顿吧,这赈灾钱粮的队伍啊,过不了多久就要走咯。”

    太傅大人似乎有些意想不到,“怎么这么快,这才几天啊。”

    姚大人笑眯眯的拍着太傅的肩,“不快了不快了,这各地都等着呢,你还想着想以前一样慢吞吞的啊,能够留着这些时间给我这个老头子做准备已经不错了。”

    太傅闻言并未多说,他跟姚大人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有过政见不合针锋相对的时候,只是后来年纪越来越大,倒成了好朋友了。

    突然又想起方将军近日的表现,太傅大人拉住姚大人,慎重的道,“你这次出去万万不可大意,山贼土匪,强绅恶霸,各地的官员,都要好生抵防,特别是那个跟你一起押送粮草的将军,更需要好好儿防着。”

    姚大人眉头一皱,也想起了刚刚方将军的行容,沉声道,“好,我会小心些的,你在京城,也要小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