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宁妃
    >

    而事实上,宁妃也从未让人失望过,包括这一次。

    “别怕……”过了很久,东方怀才缓缓吐出两个字,声音充满了磁性,甚是悦耳。

    宁妃不愧为宁之名,此时面上有着惶恐不安,却也不做出什么失仪之事,反倒是拿着一杯茶慢慢的喝着。

    “虽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有不便,”宁妃放下茶盏,笑得谦恭而有礼,“只是怀王你好歹也是我的小叔子,平日里又是恭谨知礼数的人,本宫……也谈不上一个怕字。”

    东方怀笑笑,饶有兴趣的看着宁妃,轻声细语,“好了,聪明的宁妃娘娘,这里除了你我之外别无他人,您该不会是认为本王识人之术跟那些庸人一般吧,就给个面子不要装了如何?”

    “怀王殿下好眼力,”宁妃还是那般坐着,只是通身气度已经大不相同,此时的她,锋芒毕露,柔美之间还带着男子特有的率性英气,与后宫众妃不尽相同,倒让人有些意外,“不知因为何故看出的?”

    眼看着对面的女子突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东方怀突然觉得女人这种生物实在是轻易招惹不得,尤其是,不能够得罪。

    “娘娘谬赞了,”东方怀低低一笑,眉眼如画,看起来温柔极了,一点儿都看不见在战场上杀敌的气势,“只是想着兵部尚书家风沉稳,您的母亲也是出生于名门贵族,教养出来的女儿,定然不会是同外边那些俗人一般想的。”

    宁妃点点头,对东方怀称赞自己母家的话十分赞同,只是……

    “既然王爷看出了我的本性,为什么还要跑这一趟?”宁妃语带讥讽,“我虽然入了这深宫,如今这般做派,王爷你也该知道我的态度。”

    东方怀承认得十分爽快,“是,我知道宁妃娘娘您的态度,只是难道尚书府的事儿,你就真的不管了吗?”

    尚书府?

    宁妃坐正了身子,也不说话定定的看着东方怀,眸中却精光大盛。

    东方怀也不吊她胃口,直言不讳,“自从萧将军回朝以来,就一直执着的找令尊麻烦,想必娘娘你也知道,兵部尚书管的事情举足轻重,其中油水也是极为丰厚,萧将军有了战功可不满足,他想要更多的权力。”

    见宁妃目露惊骇之情,东方怀顿了顿,感叹了一下兵部尚书对自家这个女儿有多好,又接着说下去。

    “这些天一直在找尚书大人的麻烦,而且……”东方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有些人的手段太过卑鄙,让他这个局外人都看不下去,“令妹前些日子前去城外普陀寺上香,回来的路上,险些被登徒子给……”

    看着宁妃面色越发寒冷,气势也更加逼人,东方怀连忙补充道,“所幸令妹有些拳脚功夫,又极为聪慧,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被吓了吓,并无大碍。”

    宁妃此时面色如挂霜雪,她的妹妹比她小了近十岁,自古长姐如母,在入宫之前,幼妹尚在垂髫之年,那时就跟着自己学习刺绣女红,就是说文解字也由着自己教了好几千,虽是姐妹之分,若真是论起来,却有母女之情。

    有人逼迫父亲不要紧,父亲总有办法还回去,可是欺辱一个小女孩儿,也着实太过分了些。

    就算他们尚书府平日里低调得狠,好歹也有百年底蕴,也不是让人这般欺负的!

    原本想着自己在后宫不出风头不惹事,父亲在外头战战兢兢,兢兢业业,宁家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度过战时的朝廷得以保全。

    却没有想到,有些人给点儿颜色就可以开染坊,如今有了颜色还想从自己家里硬抢蚕丝去,这算盘是不是也打得太好了点儿!

    此时的宁妃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迫切的想要保护自己家园的雌狮,理智而又愤怒,任谁见了也不会想要招惹,“怀王,你想要我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