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本性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无需其他的言语,自然明白你话里话外的意思。

    “宁妃娘娘不要这般警惕的看着我,”东方怀轻轻一笑,“本王不过是想告诉娘娘,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来到,这后宫里只有一支庭前芍药惹人眼可不好看,宁妃娘娘您说呢?”

    那萧贵妃独得盛宠,却言行飞扬跋扈,可不是庭前芍药妖无格吗,宁妃自然也听懂了。

    宁妃轻笑一声儿,学着怀王的模样换了坐姿,竟然也让人觉得有着倾国倾城之气度,“就算是妖无格,芍药在某种程度上也神似牡丹,本宫不过是蒲柳之姿,哪里比得上?”

    东方怀摇摇头,柔声道,“娘娘说得哪里话,尚书府宁家向来是家风严正,养花是冷昙,养草是香兰,宁妃娘娘您就不要妄自菲薄了。”

    宁妃挑挑眉头,并不言语,她生长在世家大族,若是想要出手整治一个人,有千百种方式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可以为家人讨回公道。

    为什么要去跟一个芍药争那么点儿破土地?

    或许是想到了宁妃的想法,东方怀笑眯眯的道,“本王自然知道娘娘若是想要惩治什么人,手段自然比一般人都多,可是乌鸦有反哺之情,羊羔有跪乳之恩,若是娘娘您在宫里过的好,想要为难您家人的那些东西,也得掂量掂量。”

    这话说得半点都不婉转,宁妃却没有因此而生气,因为她知道这是再现实不过的。

    “好,那我就去与芍药争一争艳,”宁妃爽快的答应了,却有狡黠道,“作为交换,王爷可否告诉本宫是因为什么,让你这么大费周章的打击萧家?别这样看着我,是个人都有好奇心的。”

    东方怀站起来,往外走了几步,想了想却依旧回头,淡淡的道,“和娘娘您差不多,泥人也有三分土性,自己放在心里在乎的人被人给坑了,总得找回场子的。”

    宁妃粲然一笑,倒有了几分真心,“想不到王爷也是性情中人,本宫实在佩服。”

    东方怀知道不久后萧贵妃就会有麻烦,然后萧氏一族就会给东方慎找麻烦,这样一想,心里头便格外的开心起来。

    “宁妃娘娘你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两人对视一眼,竟然有几分诡异的,找到了知己之感。

    不久后,为迎东方慎带着三座城池的胜利回朝,西戎这边也如火如荼的准备着盛宴,倒是让人十分瞩目。

    萧将军得知以后,也不过是笑笑,能够有现在这样三座城池的胜利,大多跟他脱不了干系,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自然要好好的出一出风头。

    又想到了在后宫之中如同自己一样独占鳌头的妹妹,萧将军的脸色难得的柔和了些许。

    这个妹妹自小跟自己像的很,一样的骄傲,却不想看上了东方慎,若是许到平常人家肯定会好很多,不过……现在也是独占鳌头,没有什么差别。

    挥挥手就要让心腹下去,却又想起了什么来,从书桌的暗格里头抽出几张银票,“把这个送到萧贵妃宫里去,最近有宴席,让她自己置办些首饰,这样的宴席一贯是争奇斗艳的,我们萧家的女儿,莫要落了下风。”

    心腹低头一看,整整五万两的银票,而这么多的银钱,却只是让自己的妹妹在宫里的宴会上头不出丑,实在是……太过奢侈了。

    等不了多久,众人期盼良久的宴会便开始了。

    那一日过了很久还是有很多人都记忆犹新,不仅仅是因为萧贵妃一贯打扮得高高在上富贵逼人,还是因为,曾经名动都城的才女宁家大小姐,在后宫里头低调了数年,终于展现了才女的风采。

    宴会的最开始宁妃并没有做出什么出乎人们意料的事情,只是打扮于平日里稍有不同。

    平日里她多数身着淡青或者月白的裙衫,首饰也是翡翠玉饰为主,看起来温婉大方,却未免显得寡淡得紧,更何况数年如一日的这样打扮,让人看着便觉得不好接近。

    今日宁妃打扮得却相对艳丽,淡淡的胭脂色蜀锦广袖曳地绣青鸾的裙衫,手腕上带着红色的鸡血石镯子,又掺了假发梳了一个繁复的飞仙髻,额前用镶嵌着蓝宝石的银链并着头发编了细小的辫子,尾端完美的隐藏在了发髻里面,额头中间用浅浅的水红口脂化了一朵鸢尾花,宁妃本来就肤色雪白,发色青黑如同上好的丝绸锦缎,如今这般用心的一打扮,看起来容色竟然有些摄人。

    就连东方慎,在刚刚进殿看见宁妃的时候,都有一瞬间的晃神,这个宁妃在后宫里待了数年,他好像……除了正式的祭天之类的场合,基本上就没有看见她用心打扮过自己,就是在祭天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这般的有女人味儿。

    “今日宁妃……”东方慎斟酌了一下用词,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急色,“打扮得很是别致啊。”

    “多谢皇上夸奖。”宁妃站起身来,笑得英气十足,并着自己身上的装扮,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往日里打扮太过寡淡,近日只是想要换个风格罢了。”

    被抢了风头的萧贵妃面上笑靥如花,心里诅咒万千,“既然妹妹今日如此盛装打扮,本宫倒是想起,都城都说美美的舞姿倾国倾城,今日不知能否有幸一观?”

    一个妃子在重大的宴会上被人邀请现场作舞,若是心胸狭窄的,恐怕会觉得自己成了跟舞姬一类的人,气都要气得半死。

    可是宁妃可不是一般人,她站起身来冲着东方慎行了万福,“既然贵妃娘娘热情相邀,臣妾也不能够拒绝,只是独舞未免没有趣味,温贵嫔妹妹的琴乃是一绝,叶昭仪的萧声也是极好的,不知能否烦请两位妹妹相帮?”

    这两位平日里并没有什么圣宠,却是在东方慎面前混了个脸熟的,更重要的是,她们自己还有母家,都跟萧贵妃及萧氏一族有过不好的渊源。

    报复人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多多益善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