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气急
    萧贵妃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令似的心胸竟然如此的开阔,对人比做舞姬在宴会上献舞,竟然也会如此自得其乐。

    好歹也是世家嫡女出生,竟然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抛头露面,简直不知廉耻!

    宁妃把众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笑得越发灿烂,萧贵妃这般模样实在是让人心喜,在这般重大的场合上,一言不发就摆脸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呢。

    温贵嫔突然之间听到自己的名字还有些缓不过神来,不过也仅仅是挣愣了一瞬间,他便笑着站起来道万福,“能够和宁妃娘娘同台献技自然是嫔妾的荣幸,也多谢萧贵妃娘娘,您给嫔妾这个机会,嫔妾情谊若是退步啦,还请各位海涵。”

    温贵嫔在后宫里头一向是以耿直示人,其实她爱一个人到了根线,却不没有任何锦上添花的话,实在是符合她的性子。

    萧贵妃不能够明目张胆地为难宁妃,对温贵嫔却是十分的看不上眼,“既然自己已经知道琴艺退步了,那就不用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再说了,虽然说你只是一个嫔,可是好歹也是有位份的,终日里头就只会卖弄琴艺,未免也太不庄重了些,跟外头的戏子伶人又有什么区别?”

    温贵嫔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的低下了头,一双杏眸大眼却水露露的望着东方慎的方向,看起来十分惹人怜惜。

    这话实际上把宁妃也给骂了进去,只是宁飞如他的封号一般宁静的很,几乎称得上是不动如山。

    感受到了父兄在另外一边向她投来的关爱的眼光,在这寂寂深宫里面待了多年,而渐渐冷却的心,慢慢的回暖了。

    她轻轻地向父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儿,眼带笑意的看着东方慎的方向,萧贵妃实在太过愤怒或者说是得意忘形,她忘记了这是什么场合。

    后宫里的妃子怎么可以闹到前朝的地盘儿来,平日私下争风吃醋会让皇上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可是若是在前朝这般,就是不识大体。

    果然,在萧贵妃正得意洋洋的看着几人的时候,东方慎板着一张脸发话了,“好了,既然萧贵妃你这般挑剔别人的礼节,那么你自己也要以身作则才好。宁妃,温贵嫔,叶昭仪,你们准备吧。”

    几人面上并无明显的神色摆出来,只是叶昭仪的眼睛里头总算带了一点儿真心实意的笑来。

    这些日子以来,萧贵妃的哥哥在边疆立了大功,连带着萧贵妃的身价也是水涨船高,因着皇上多去了她宫里几次,行事也是越发的没有脑子,也怪不得皇上今日会这般发作于她。

    温贵嫔母家是文官出身,又是忠心耿耿之人,前些日子不知怎么的被萧贵妃母家一通为难,据说就连自家的商品铺子都受到了打击,而温贵嫔这些日子以来的吃穿用度也是被苛减了不少,若不是还有自己的私库撑着不知道会落魄成什么样儿。

    至于叶昭仪……宁妃看着叶昭仪换衣间的方向,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来,这个叶昭仪也不是个省心的,平日里虽然并不是特别的惹眼却在皇上面前有几分脸面。

    若是说这两位对萧贵妃及其母族没有任何的怨恨的话,她就是打死也不会信,今日给她们一个出头的机会,不过是互惠互利而已。

    而且啊,宁妃抬手任由侍女给自己整理衣服,眉头微微挑起,这萧贵妃还不是萧贵妃的时候,胆子也跟如今差不离。

    叶昭仪母家跟萧贵妃母家严格来说差不多,叶昭仪也有几分圣宠,却不想萧贵妃看不上人家,也看不起她的娘家,竟然使出计谋,诱得叶昭仪喝下了绝育汤,从此一生一世在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

    这两个人,都是对萧贵妃恨之入骨的人物,母家也还看得过去。

    宁妃收回思绪,看着自己的舞衣,因着今日打扮得艳丽了些,舞衣也颇为娇媚,绣着各色花瓣儿的软烟罗束腰水袖百蝶丹衣,袖子长长的曳地,带着的是浅浅的宝蓝色,衬得人极为白皙,倒是显出了自己的优势。

    温贵嫔的打扮倒是跟之前没有出入,只是长长的水葱似的指甲上头套满了护甲看得出来也是打死了十二分的认真了,怀里抱着一焦尾琴,面色温和。

    至于叶昭仪,宁妃一看之下险些笑了出来,这宴席上头的衣饰自然繁琐得紧,叶昭仪竟然就趁着这个机会,换了一身不失礼节却最大限度的让自己感到舒服的衣裙,手里拿着的是一管白玉萧,看着竟然有些隐士的风范。

    这是……打定主意要萧贵妃不痛快了啊,叶昭仪已经注定不能够有孩子,此时打扮成这般想要吸引西戎皇帝的眼球,不过是想让萧贵妃不顺畅而已。

    果然,几人儿一出来,东方慎的眼中有了久违的惊艳之色,宁妃和叶昭仪性子寡淡冷静,鲜少这般模样。

    准备就绪,宁妃几个对视一眼,琴声率先想起来,不同于喜欢的柔软缠绵,竟然显得十分的肃杀,竟然乃是十面埋伏。

    宁妃颇有几分意外,这曲子一出,果然看见萧贵妃的脸色变得极为微妙,似乎自己的权威被挑战了。

    随着琴声响起,萧声也不甘落后,悠远绵长的萧声并不损伤曲子的肃杀之气,反而让人有些身在古武战场的错觉。

    与此同时,宁妃扬手,长长的彩带就这样从宽大的广袖中飞舞而出,柳腰轻折,莲足微脚,簪环叮当细响,面上带着几分英气的笑,看得人移不开眼,时而旋转如同天外飞仙,时而开合,仿若青梅倚头嗅,广袖飘带分分合合之间,仿若游龙戏水鸾凤和鸣,当真是翩若惊鸿宛如游龙。

    眼看着东方圣眸中的惊艳越来越盛,萧贵妃只是恨不得咬碎了一口银牙,这个宁妃,平日里不声不响的,此时倒是摆出狐媚模样,勾得陛下三魂去了六魄,果然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