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冲突
    r />

    “来人,”华策已经在书房呆了一天,此时他面色阴沉,“宣冷风前来,本王有要事相商。”

    冷风来的时候,华策才刚刚放下笔,正轻轻的吹着上面的墨迹,只是华策面色冷凝,冷风便也不敢多说话,只是埋着头,做出了随时听令的模样。

    华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很是不好,闭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半晌,才沉声道,“冷风,你去一趟狄丘,快去快回,一定要好好的,问个清楚。”

    冷风一愣,直言道,“殿下,毒是狄丘那边的特产,为什么不派使臣前去,您……”

    “若是派了使臣,”华策微微一笑,眸光如同海面,平静却又有吞噬人心的力量,“那么这个屎盆子就直接扣上了狄丘,本殿不是是非不分之人,柳新也不会做出这样蠢的事情来。若是他出手,太医不一定看得出是什么毒,也绝对不会给我们反应机会。你这次去,只管光明正大的问他,他有脑子,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将墨迹干涸的信装好,又细细的下了封腊,这才递给冷风,“把这封信拿给他看,他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冷风有些微微的心惊,太子殿下是真的对柳新实在是太过放心了……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意识到自己在胡思乱想,冷风打了个寒颤,也不敢抬头看华策,只是将头立马垂下,“是,属下遵命。”

    华策自然也看到了冷风的一时失神,微微皱了眉头,音色寒凉,“本殿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本殿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外面的人不管如何误会如何胡思乱想我都不管,只是你是本殿身边的人,本殿相信,你们定然不会如同那些蠢人一般,对吗?”

    太子殿下对他们这些心腹一向不会这样说话,此时想来是被那些朝臣们给逼得狠了,于是分外看不得身边的人有也如此不堪的设想。

    “是,”冷风越发垂首,胆战心惊,“属下遵命,外面那些流言蜚语,需要清理一下吗?”

    华策摇摇头,“不用了,你快去狄丘那边吧,看看有没有东西可以遏制一下断魂殇,父皇的身体……”

    冷风从太子登基以来一直跟着他,也知道他这一路走来看似风光无限好,实际上是有多么的艰难,此时看他眼下浓重的青黑,心里也不好受。

    他曾经有一个幼弟,只是急病去世了,太子殿下跟他幼弟想差不多的年纪,让他有的时候,情不自禁的以兄长自居,此时一抱拳,也不再多说,快步走出书房。

    再说狄丘那边,柳新还在御书房看着奏折,心里正烦着西部蛮夷之事,至于东麓国那边的事情,他是半分也不知情。

    以至于当冷风出现在他面前,说东麓的事情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听到的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谭。

    冷风见柳新的神情不似作伪,心里倒是好受了许多,毕竟殿下待他实在是称得上是宽宥,若是这事儿是柳新做的,实在是……让人心寒。

    这样想着,冷风的态度缓和了不少,从怀中拿出华策的亲爱信来,“这是殿下给您写的信,他说你看见了,就知道怎么办了。”

    柳新道了谢,急急忙忙的打开,匆匆扫了几眼,神色却渐渐的缓了下来。

    华策写的这封信,明明白白的道明了自己国家的情况,也清清楚楚的表示了自己对于柳新的信任,最后只是淡淡的提了一句,请柳新在狄丘国内注意一下有没有可以遏制断魂殇的药物。

    “我知道了,”柳新郑重的对冷风说,并不因为冷风的身份而有所轻视,“请回去告诉你们太子殿下,柳新绝对没有做这样的事情,这断魂殇确实是狄丘西部蛮夷出产的,近日西部蛮夷之地也不太平,至于断魂殇,我并不了解,不过我会让人留意。”

    冷风行了一礼,对柳新倒是高看了几分,似乎对人态度并不会因为身份有所不同,这份儿气度,实在是让人另眼相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