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赈灾
    东麓这边不太平,狄丘也有麻烦,至于西戎,东方慎此时美女环抱,实在是不能够太过酸爽,比较美女多了,老陈醋自然也不少。

    而北晋这边,都城里头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至于赈灾队伍,日夜兼程,将三个月的路程,星月同辉之间,硬生生的给缩短成了两个多月。

    这一路上,姚大人十分庆幸自己出发前带了好些家底儿,倒不是说一路日夜兼程生存环境有多么的不好,大家都是一样的没有必要搞什么特殊,而是路上的难民乞儿实在是太多,若是没有什么表示,实在是过意不去。

    不过……姚大人咬着酸涩的野果子,摸着自己越来越扁的腰包,多少有些食不下咽。

    自己可是好不容易存的去吃豆腐羹儿的私房钱啊,就这样没有了啊,想到都城老李家的豆腐羹,姚大人不自觉的分泌唾沫,自家老太婆总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干净,又觉得自己身体不好不能够吃外头的东西,若是自己想在外头吃点儿什么东西,简直是难如登天。

    不过……姚大人想起一路上看到的那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人,只觉得自己已经是极为幸运的了。

    “姚大人,”王将军远远的就看到姚大人坐在石头上,手里拿着野果子慢慢的啃,只觉得胃里都泛酸,“姚大人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这果子末将也曾经吃过,实在酸涩得紧,想不到姚大人倒还喜欢。”

    姚大人抬抬眼,神情淡淡的,又

    咬了一大口果子,迷起了眼,“哦。”

    不知道是因为离去前太傅的提醒,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他总是对这个王将军没有任何好感。

    只觉得这人实在是八面玲珑了些,对着谁都是一副笑脸儿,人前人后两个样。

    他记得有个乞儿曾经抓着他的袍子乞讨,并且在他精心制作的袍子上留下黑色的爪印儿,那个时候这个平日里和蔼可亲的王将军依旧十分的和蔼可亲,甚至十分大方的将自己手上的碧玉扳指当着其他壮年乞丐的面给了那个瘦瘦小小的乞儿。

    想到这里,姚大人眉角跳了跳,对王将军越发的没有好感,他基本上可以想象,在自己这一行人走后,那个乞儿肯定会被打得遍体鳞伤,因为那个碧玉扳指太过贵重,就算是当铺压价也将会是一笔不菲的钱财。

    小乞儿不愿意放手,那么其他的乞丐就只好硬抢,到时候吃亏的是谁,根本不言而喻。

    王将军受了冷落,眸子眯了一下,转而又笑开了,“若是姚大人从未尝过野果,末将常年在外,对这些东西了解得多了一点儿,姚大人你要不要再吃一点儿其他的?”

    “王将军此言差矣,”姚大人看着王将军手上拿翠绿的扳指,神色不愉,“在下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有过风餐露宿,并不是王将军想的那般养尊处优,这果子虽然酸涩难吃了些,却是消减疲劳振奋精神的上好之物。”

    王将军似乎有些吃惊,愣了一下这才道,“原来如此,是末将孤陋寡闻了,从前也并没有跟姚大人有过多的接触,是以还不了解姚大人是如此的体察明情,心系百姓。”

    体察民情,心系百姓,再正常不过的词句从王将军嘴里说出来,总是会让人觉得别有用心。

    姚大人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却也不显露出来,“王将军说得是,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自然是要替皇上体察民情的,就像你镇守边疆多年一般,不也是因为心系百姓才会参军的吗,大家都是一样的。”

    心系百姓才会参军?

    王将军不知怎么的回想起来很久之前的自己,因为不忍心边疆百姓安危受损,热血沸腾的去了参军处报道,一路上辛苦跋涉,原本以为军营里头的人就算不是一等一的好,至少也志同道合,却不想……

    那个时候各国的战役已经打响了,他曾经拜民间艺人学过武术,也曾经斩杀敌军前锋在马下,原本以为就那一次他就可以飞黄腾达,凭借自己的军功,飞黄腾达。

    可是军营里并不是他想的那般,那里面的世家子弟有的是真的想要保家卫国,并且用着自己的军功开创自己的成就。

    然而也有一些世家纨绔子弟也在

    军营里头,上战场的时候由人保护着杀几个垂首的士兵,其他人杀士兵的时候去蹭点儿溅出来的血,做个英勇杀敌的模样。

    然后,想要升官发财的时候,只需要一句话,自然有不属于他们的军功落在他们的头上,就算是手上根本没有敌军多少性命,也依旧可以做到军营里头的高位。

    而被夺军功的人,自然就是他这般无名无背景的冤大头。

    然后,那些夺取别人军功的人,就可以像今天的姚大人一样,淡淡的坐在这里,满不在乎的回着他的话,身上带着上位者特有的高傲。

    “王将军……”姚大人看着这个被某些人推荐而来的王将军就说说话儿的功夫,竟然就可以晃个神儿,实在是有些怀疑方将军看人的眼光。

    被这么一唤,王将军才回过神儿来,略带不好意思的笑笑,终于进入正题,“不久就要到目的地了,只是这些物资还是放松不得,姚大人你舟车劳顿这么久,想来也累了,今日就好好儿休息一下,让晚辈来安排一应事宜如何?”

    姚大人笑眯眯的,“没事的,不过是几句话的事情,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可以的,王将军你也累了,就安安心心的好好儿休息吧。”

    我身子好得很,就算年纪大了这事儿也是可以的,王将军你就不要想着弄什么幺蛾子安分守己点儿行不行?

    潜在的意思是个人都听得懂,王将军面色一僵,这个姚大人,为什么总是喜欢跟他过不去!

    眼看王将军面色不好,姚大人也不多言,直接站起身来就走,走了一截儿突然回头,笑眯眯的“对了,刚刚忘了跟将军您说,您的扳指很漂亮。”

    此时听到这话,王将军面色十分难堪,因为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东西,就只能够滑稽的保持着这样的表情,看着姚大人渐行渐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