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对策
    姚大人慢慢的踱步回到自己的帐篷,心里头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好像也有人曾经在他耳边称赞过有一位王姓的平民将军,最是心怀天下英勇无比……

    他还想着如果能够有机会共事,倒也不失为一个忘年交,如今这么一见却又觉得这名头恐怕也是虚传的,可惜啦,好好的一位孩子竟然却被官场给磋磨成这般模样。

    不停的摩挲着手指上的翠玉扳指,王将军脸色阴沉,前几日的小乞丐污了自己的袍子,自然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可不是姚大人那样的圣人,自贴腰包的去漫无目的的救人。

    至于那几个胆敢对自己的东西起歹心的乞丐,说实话,也实在是没办法,他们动了不该动的东西,那么就不需要在生活在这个世上,不过就算是生活在这个世上也没有什么关系,除了土地浪费粮食以外,也干不了什么事儿,这么看来自己还是在替天行道,做好事儿呢。

    王将军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直到姚大人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这才慢悠悠的往回走,脸上甚至还挂着和平日里相差无几的笑,不知道恐怕还以为王江军和姚大人相谈甚欢,那你能够想到他们有这么一番并不愉快的谈话。

    “将军,”还没有到帐篷里面,就有一个小兵儿笑兮兮的,拎着一小瓶酒走过来,“这是村里头猎户家自己晾的酒,我们兄弟几个用自个儿的私房钱讨来了一小瓶儿,将军,你要不要尝尝?”

    村里头猎户自家酿的酒?王将军心里默默的嗤笑一声儿,面上却随和极了,一把接过酒就开始豪迈的喝起来,好像并不因为这酒并非名酒儿有所不满。

    “好酒!”王佳军抹了一把嘴,毫不吝啬的称赞了一番,又跟小兵儿闲聊了几句,这才又往自己帐篷方向走去。

    最开始请他喝酒的那个小兵,心满意足地捧着酒瓶子来到同伴的身边,笑嘻嘻的,颇有几分得意的模样,“你们看我就说了吧,王将军醉是平易近人,一定不会嫌弃的!愿赌服输,你们可得再给我去买几瓶儿。”

    他的同伴里面有较为年长士兵,此时见他这般模样,摇头失笑,招手让他过来,伸手秃噜了一下他的脑袋,“你这傻小子,好了好了,去买吧,买回来了哥给你报销。”

    看着小兵颠颠的跑远了,年长士兵微微的叹了口气,他家中也有如同这般年纪的幼弟,却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秀才,万万是没有这般单纯可欺的。

    王将军这个人……年长士兵摇摇头,不欲多言。

    已经回到了自己帐篷的王将军并不知道外头发生的事儿,他用茶水漱了漱口,等到嘴里寡淡的酒味儿散去之后,脸色这才好了许多。

    这帐篷实在是没有一点儿**可以有的,侍卫长看着帐篷里头印出的将军的人影儿,也不用人通报,直接掀了门帘进去。

    “王将军,”侍卫长行了一礼,长驱直入,“兄弟们都已经准备好了,这日后的守夜之事,属下们完全已经可以胜任,还请将军……”

    后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王将军便淡淡的打断他,神色十分不好,“不用了,日后还是听姚大人的安排,不可擅自行动,更不可玩忽职守,明白了吗?”

    侍卫长看着王将军这般模样,心下突然有些慌乱,他是方将军安排在王将军身边的,面对平民出生的王将军,总是觉得又几分倨傲之气,王将军平日里也没有,特别的表现出来不喜。

    可是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就明白了,就算他出生平民,没有家族作为靠山,可是他依旧是经历了无数的战争,在尸山血海里给自己挣出来的军功,他的地位依旧在那里,在,自己之上。

    “是……”侍卫长的态度不由得恭敬起来,弯腰垂首做了揖,在自己为王将军看不到的地方,眉眼间露出了几分惶恐,“属下遵命!”

    王将军目睹了侍卫长态度的转变,一直背在背后细细的摩挲翠玉扳指的手才松开了些许。

    不过是一个奴才,竟然敢对自己颐指气使,就算是有方将军在他的身后,胆子也实在太大了些。

    若是他今日态度一直不变的话,王将军眉角泛起一丝遗憾,前儿晚上曾经听到过狼嚎,应该就在驻扎地几里外的林子里头,平日里恐怕没有多少吃食,原本还想发发善心给他们加个餐呢。

    眼神在侍卫长身上游离了一番,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来那些狼暂时是没有吃的了。

    侍卫长被他的眼神看得抖了抖,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里衣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

    王将军鄙夷不屑的看了一眼侍卫长,哼笑一声儿,就这样的人,若是去了战场,恐怕还没有开始打仗呢,就会自己把自己给吓得丢掉三魂七魄。

    这才觉得自己死里逃生了,侍卫长呼出一口气,如释负重的模样,“将军……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慢着,”王将军懒懒的看的侍卫长一眼,看着他脊背一僵,这才笑起来,“你去帮本将拿纸笔来,这里的事情,总得让将军知道一二。”

    侍卫长原本以为王将军改变了主意,吓得僵了身子,只觉得手脚发凉,听到了后面这才放松下来,僵硬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来“是,是,是,能够给将军你侍奉笔墨,是属下三生有幸,属下马上就去,马上就去。”

    说着就像是被火烧了尾巴的猫一样,去了帐篷的另外一边儿,十分小心翼翼的开始磨墨奉纸。

    王将军看着侍卫长这般模样,颇为瞧不起却又满意这人的识时务,自己早年受了太多的轻视,于是后来有了能力也就再也容不得别人态度轻贱。

    直到看着侍卫长将纸墨准备好,王将军这才走过去,思虑再三悬臂挥笔,又细细的看了好一阵子,这才将墨迹轻轻的吹干,小心的放到了信封里头。

    “你把写封信传回都城那边,”王将军细细的整理着笔墨,淡声道,“千万要小心,不可以让其他人知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