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前朝
    冷风日夜兼程赶回国内,只怕自家主子担心。这狄丘皇说的话,还有狄丘西部蛮夷之地的事情还是要早早的跟殿下说才好,不然误会了什么就不好了。

    等到冷风回到国内,掐指一算,离皇上中毒的日子已经有了十日,不过好在宫里头那些太医也不是白养的,虽然不能够彻底解了断魂殇的毒,据也可以遏制一二,不至于让皇上这么快就殡天。

    “主子,”冷风立在书房门口,手里端着内侍求着他送进去的粥水,听人说殿下已经在宫殿里面很久了,想来也没有好好的用膳,“属下从那边回来了,请问可以进来吗?”

    里面静默了好久才传出一声低沉的答应,“进来吧。”

    冷风推门进去,书桌上已经堆了半人高的奏章,颜色各不相同,想来事情也是极为繁杂。

    装作自己根本没有看到那几张被抓得狠了的奏章,以及华策周身略显阴沉的气息,冷风将托盘里的粥水拿出来。

    “听闻殿下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儿用过膳了,”冷风端着粥碗的手稳稳当当的,“刚刚张公公怕您饿着了,又恐打扰您休息,是以让属下给您端过来,您现在已经得了空儿,要不要用一点儿?”

    看着下属衷心的为自己担忧的脸庞,华策心里这些日子以来被朝政上的憋屈事儿给弄寒了的心,不自觉的回暖了。

    伸手接过粥碗,果不其然是府上管家妻子的手艺,一如既往地鲜嫩而不腻味,当下表情又放松了些。

    “此次狄丘之行,”华策也不用人伺候,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一碗粥,这才问起冷风此行境况,“可有遇到什么危险?”

    冷风有些讶异,自家主子难道不是应该先关心狄丘皇的态度吗,怎么倒是先问起自己来了?

    心里这么想,冷风却半点儿没有表露出来,“回殿下,属下并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一路平安。狄丘皇那边已经看了您的亲笔书信,断魂殇确实是狄丘西部蛮夷之地特有的毒药,只是最近狄丘国内,也有人深受其害,似乎西部蛮夷之地并不平稳。”

    华策慢慢的含了一口茶在嘴里,感受着龙井特有的芳香顺滑,眸子微微阖起来,只是淡淡的精光却在开合间不经意的露出了,让人不敢小瞧。

    “知道了,”华策放下茶盏,细白纤长却又骨骼分明的手指细细的摩挲着茶盏边缘,不知喜怒,“他可有说断魂殇解药一事?”

    冷风开始紧张起来,每一次自家殿下这般模样就让人胆战心惊,平日里看着那么和善的人,怎么有时候会散发出好似地狱归来的阴寒气息,真真儿是让人看不懂。

    “回殿下,”冷风有点想要快些离开书房,目光微微的落在了成堆的奏折上,眉头终是皱了,“狄丘皇并没有解药,不过已经暗中前去搜寻了,想来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很快就有答案了?

    华策眉头一挑,另外一条眉头皱起来,看起来颇有几分生气,“很快?但愿他快点儿吧,不然在本殿下被折磨疯之前,本殿下一定要拿着狼牙棒把他的脸给毁了!”

    冷风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家殿下这个要求似乎实在是不妥,却又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家殿下说的话,重要的还在后头呢。

    “那些大臣……他们,他们简直枉为人臣!”华策气呼呼的将被他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奏折抓过来,递到冷风手里,“他们竟然说本殿是在谋朝串位!这都已经说了多久了啊!本殿也已经解释了很多次了,他们……他们真是!”

    冷风看着华策好像很久没有说话,然后就逮着个人使劲儿的说着平日里不能够说的话,心里竟然泛起一阵暖意。

    不过他也知道,殿下已经有了解决的方法,他从来不是只会抱怨的人。

    “本殿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华策冷静下来,“若是还不知悔改,那么诬陷太子的罪名可是不好担的,若是他们执意如此,还有一个以流言祸乱朝纲的罪名等着呢,我就不信有这么多的罪名摆着,他们还选不过来!”

    东麓这边朝政上头总有些不安稳,西戎自然也不好过。

    且说那日宫宴之后,宁妃一举夺得圣宠,萧贵妃自然是百般看不过眼,时不时就要去找些麻烦。

    原本以为宁妃是个软柿子,却不想这人也是不好惹的。

    萧贵妃端坐在梳妆台前,细细的抚摸着自己脸上卸妆之后露出的皮肤,看着自己宫殿没精巧的摆设还有如同摆设一般的,木着脸从不主动说话的宫女太监,只觉得分外疲惫。

    她是当朝萧大将军的幼妹,所以任何时候都需要撑起将军府的面子,她也已经习惯了,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脸高傲,习惯了将平常人家一年甚至更多的用度变成鞋子上面一颗不起眼的珍珠,她不能够丢了将军府的面子,同时她也需要用华丽的衣裙来吸引那个人的眼球。

    想当初她还是个像很多少女一般的天真无邪,第一次跟随祖母入宫的时候,在皇宫里头迷了路,入宫前祖母,父亲,母亲甚至是一贯宠她至极的兄长,都严厉要求她要谨言慎行。

    可是……

    那个时候她总喜欢抬头看天,却没有一次觉得天色这么让人焦急,宴会都已经快要开始了啊!

    有人递给她一方浅色的手绢儿,“别哭了。”

    那声音低沉而有力,却又带着点点儿笑意,非常的柔和悦耳,听着让人如沐春风,不由得冷静下来。

    她其实并没有哭,只是舍不得这温润如玉的人儿,也就顺势接过来,做出搽眼泪的模样。

    面前的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似乎看破了他的小把戏,却没有点破,只是轻轻的道,“好了,宴会就快要开始了,我让人带你去,不要跟人说见过我,嗯?”

    她攥紧了手中的帕子,仔仔细细的看着他的脸,好像要将他的脸记入心间一样。

    而后,如她所愿,她将那人记入了心间,永生难忘。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