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后宫
    萧贵妃抚摸着自己的脸,僵硬地扯开一抹笑,他现在变成了所有人最希望看到的模样,但是年少时的笑容,却再也找不回来。

    就像是那个夏日里,给她手绢的那个少年,也已经淹没在了,滚滚的时间长河中,甚至于他的面容都已经渐渐模糊。

    夜风从大开的窗子吹进来,惹得萧贵妃一阵冷颤,她这才惊觉自己已经坐了许久,无力的轻叹一声儿,不能够再胡思乱想了,就算是当日自己没有因为各种原因见到当初那个人,也不可能过得比今日更好了。

    睡吧,好好的睡一觉,再醒过来,自己又是高高在上不可轻易冒犯的萧贵妃……

    次日,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御花园里头百花争艳争奇斗艳,也是难得的景色。

    “宁妃娘娘,”叶昭仪远远的就看见了宁瑶君在亭子里头坐着歇凉,便赶了上来,“妹妹参加宁妃娘娘,多日不见,宁妃娘娘您气色越发的好了。”

    宁妃笑眯眯的伸手虚虚的扶了一把,“妹妹谬赞了,昭仪妹妹也是容光焕发呢,若是昭仪妹妹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儿姐姐吧,深宫里头难得有姐妹呢。”

    叶昭仪一愣,随后略带喜色,落落大方的道,“好,若是宁妃姐姐不嫌弃妹妹愚笨,那么妹妹就越距了。”

    宁瑶君看着叶昭仪,颇为满意的笑起来,是个聪明人,也够识时务,倒是比一般人相处起来好多了。

    自己只是想要表达跟她同一战线,并不是真心的想要跟她做姐妹什么的,好歹也是用的一个男人,如果一直姐姐妹妹的称呼,实在是恶心得慌。

    亭中一时无话,叶昭仪看着宁瑶君万年不变的嘴角带笑的脸,又想起母家不久前跟自己说的,兵部尚书让萧将军吃了不少的暗亏,不由得开始重新评判起来。

    眼前的这个人,从进宫以来,就不怎么得圣宠,一月不过一两次,只能够算个脸熟,也没有过什么大的动作,平日里也不争宠,可是每一次大封后宫都不会忘记她,若是说宁妃没有几分算计手腕儿,她怎么都不信。

    “宁妃姐姐,”叶昭仪率先打破了沉默,“妹妹隐约听闻萧将军吃了不少的亏,尚书大人真是宠宁妃姐姐啊。”

    宁妃似乎这才回过神来,慢悠悠的侧过身子,沉声道,“昭仪妹妹慎言!有哪家的父亲不宠爱自己的女儿!但是昭仪妹妹为何将两件事情一起摆出来,且不说后宫不得干涉前朝,就是萧大将军若是有什么麻烦,也是自己做得不好,昭仪妹妹,你这么说,可是有什么不良用心!”

    万万想不到宁瑶君会突然发难,叶昭仪面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她并不想要惹怒这个人,说这话也不过是想要巴结一二,却不想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头,适得其反。

    刚刚想要开口请罪,一阵放肆的笑意就闯入耳中,二人转过头一看,正是萧贵妃拈着一朵正红的酷似牡丹的芍药,正在跟身边的人说笑,眼睛却紧紧的盯着二人所在的方向。

    见萧贵妃看了过来,二人无法,只得上前请安,“给贵妃娘娘请安,贵妃娘娘万福金安。”

    萧贵妃好像是刚刚看到两人一般,微微的转过头,笑得十分的倨傲,“原来是宁妃妹妹和叶昭仪啊,几日不见,想不到你们倒成了一伙儿的了啊,这姐姐妹妹的叫着,真是让我们这些外人看着就心生羡慕。”

    这话可就是在使绊子了,宁瑶君轻轻一笑,十分的可人,就连声音也是温和得很,“贵妃娘娘说的那里话,我们都是伺候皇上的,哪里有什么里外之分,大家不都是姐妹吗?”

    萧贵妃哼笑一声儿,眼角微斜,“本宫可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你们宁府最近可是在朝廷上大出风头啊,本宫,实在是高攀不上你这样的妹妹!”

    宁瑶君眉角一跳,以前还觉得这萧贵妃有几分脑子,现在看来不过是场笑话罢了,脑子是个好东西,只是萧贵妃今日出门恐怕忘带了。

    继而微微敛眉,似乎很是担忧的模样,“贵妃姐姐你在说什么话?我们这些深宫妇人哪里知道其他的什么东西,您这话……可是干政了啊。”

    饶是镇定如萧贵妃,此时也有些恼怒,后宫不得干政的罪名,可是不小,若是被有心人听见了,恐怕……就连自己母家也会受牵连!

    宁瑶君,宁家,此生,怕是要不死不休了。

    想起兄长隐秘的差人来报时说的话,萧贵妃脸色不由得更加阴沉。

    兵部尚书乃是文官,但是主要负责的是各类的军需后勤方面的工作,若是平时,也没有武官想要与其交恶,但是萧家已经受制了太多年,迫切的需要打破桎梏,现在无异是很好的机会。

    在很久之前,萧家就安插了人进兵部,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有得到重用,不过是一个主事,管一管零碎账目罢了,现在好不容易借着萧家的势可以更上一层楼,却被宁尚书给硬生生的搅和了!

    想到信中字里行间兄长显而易见的焦灼,萧贵妃面色开始变得寒凉,宁家之前披着老好人软柿子的皮,却在宁瑶君献舞过后一改往日之风,说到底也是在意这个在后宫里的女儿。

    若是她出了什么事儿……不知道宁家会是什么反应?

    “宁妃妹妹可真是一贯的喜欢上纲上线,”萧贵妃抬抬手让二人起身,“这般罪名也凭借着自个儿的想法给人按,也不知道宁家是怎么教养的女儿!”

    宁妃面色微微一变,复又笑起来,“自然不及贵妃娘娘您肖似令兄,家风传承甚好。就连下人,都可以跟着平步青云。”

    这话听在萧贵妃耳朵里几乎是**裸的讽刺,她哼笑一声儿,不再纠缠,转身离去。

    那位犯事被宁尚书抓住的主事,原本也没有多少用处,只是他知道得太多,不得不,格外在意些,若是救不出,那就……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