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人心
    宁瑶君听了小林子的话,嘴角笑意不变,心里却惊涛骇浪,若是皇上今日去了御花园,听到了那些话,他……会怎么看宁家?

    自己家里会不会因为今天的事情,招到皇上的猜忌……应该怎么把他的疑心打消?

    纵然心里头万千思绪如同洪流涌过,宁瑶君却依旧保持着冷静,自己乃是后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伺候好皇帝。

    宁瑶君看了看日头,方才转身进入内室,“碧芹,传午膳,吩咐下去将热水准备着,本宫要沐浴,不要香味儿太浓的花瓣儿,这样的天气闻着闷得慌。”

    碧芹乃是从小伺候她的贴身宫女,自然知道她的习惯,“好,奴婢还准备了鲜薄荷芽儿,等到娘娘您选好了衣服,就慢慢的熏着。”

    如今的时节乃是春夏相交,颇有几分热度,自家娘娘此时偏偏不爱什么香的花儿草儿,独独喜欢鲜薄荷的嫩芽儿熏衣服,清清淡淡的草香味儿加上薄荷特有的味道,闻着竟然舒心得很。

    “好碧芹,”宁瑶君走到衣橱前,略一思索,“就穿那件淡青色的齐胸襦裙吧,宽松的穿着舒服,颜色也让人看着舒服,不抢眼。”

    碧芹得了一声儿夸奖,喜笑颜开的自去吩咐了,剩下的胭脂和绯霞就开始传膳和伺候宁瑶君进餐。

    不用多久,午膳用毕,宁瑶君在几个侍女的劝说之下略微的走了几步,就躺在贵妃塌上头不想动弹。

    “左右日头还早,”宁瑶君枕着自己的手臂,笑眯眯的,“各位姐姐你们就发发善心让我休息半个时辰吧,对了,热水要准备好哦,我可没有胆子不沐身就伺候皇上。”

    自家主子向来是个随意的,近日的改变也只不过是看不过老爷也就是宁大人被为难,平日里这时也是主子午睡的时候了。

    一个个的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打定主意要让主子起来后用一碗帮助消化的茶水,若是长得太过丰硕可怎么好。

    东方慎在得知了宁瑶君的反应,心里倒是对今晚的侍寝有了些许兴趣,这般妙人儿可是后宫少有的呢。

    时间匆匆而过,半个时辰转瞬即逝,宁瑶君被几个侍女叫起来,迷迷糊糊的洗漱完这才清醒了些,任由侍女们慢慢的绞干头发,却在胭脂要为她上妆的时候挥退了她。

    她虽然是女子,但是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若是睡觉前还要看着另外一个本该同眠的人,在一旁慢条斯理的卸掉妆面,或者是用膳时闻着一身的脂粉味儿,多少都是有些倒胃口的——不管是哪方面的胃口。

    宁瑶君思虑再三,也不过是在脸上轻轻的扑了极细的茉莉粉儿,又浅浅的点了口脂,整个人清清爽爽却也不至于失礼。

    “很少看见主子这般打扮,”绿菀打趣道,“今日一见,竟然就如同画里的仙女儿一般。”

    宁瑶君被逗得站起来,碧芹啐道,“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们的主子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画上走出来的仙女儿!”

    “是是是,”绿菀捧出首饰盒子,讨饶的笑道,“是我说错话了,碧芹姐姐莫要生气,主子最是一等一的美人儿了。”

    宁瑶君被身边几个丫头这么一闹,心绪平复了不少,让绯霞松松的绾了一个双十髻,只中间簪了一个玉雕百合的簪子,其余的地方零零碎碎的用了珍珠银钗固定,合着身上浅青色的齐胸襦裙,虽是素了些,却也耐看。

    最后挂了个薄荷叶加上茉莉花中儿的香囊,清新淡雅的味道闻着分外舒心。

    是夜,微风习习,东方慎坐在轿撵之上,不由得想起朝堂上发生的事儿。

    若是真的用一句话形容,莫过于人生处处有惊喜,萧家自从参加了几国战役立了功之后,便开始飞扬跋扈,都城里头的几个世家无人不逼其锋芒,他正想着怎么制衡呢,宁家倒是乖觉。

    又想起今日御花园里头看到的宁家女的光芒,东方慎不由得开始期待起来,“再快点儿。”

    福泉挥了挥拂尘,心里知道,这漪澜宫啊是得了圣心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圣心可以维持多久,只盼着漪澜宫里头的人,想得开一点儿吧。

    大力太监加快了脚程,东方慎远远的只瞧着漪澜宫门前有朦朦胧胧的亮光,走近了一看,原来是宁瑶君提着灯笼等在漪澜宫门前。

    “爱妃,”东方慎握住宁瑶君的手,觉得微微冰凉,满面的怜惜似乎快要溢出来,“怎么等在外面,夜风寒凉,可不要受了寒。”

    此时已经入夏,晚间到底还是有几分凉意,手指都微微冰凉,她应该已在外头等候良久。

    宁瑶君抽出手行了一礼,这才答到,“多谢皇上关心,臣妾只是想要早点儿看见你罢了,不碍事的。”

    尽管知道后宫里的人,十句话九句不能信,只是由宁瑶君这般美人儿说出这样的话,多少也是惹人怜惜的。

    东方慎拍拍宁瑶君的手背,相携这进了屋子。

    晚膳还没有摆上桌子,宁瑶君一边给东方慎倒热茶,一边吩咐人摆膳,“臣妾恐膳食早早摆着凉了,还请皇上莫要生气,等一小会儿如何?”

    东方慎十分舒心,喝了一口热茶觉得驱散了不少的寒意,“爱妃果然贴心。”

    用了晚膳,又伺候着东方慎沐浴,两人这才躺着好好儿说了一会儿话。

    东方慎将朝廷最近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着重说了宁尚书如何智斗萧家的,便好整以暇的看着宁瑶君。

    “皇上,后宫不得干政。”

    “无妨,”东方慎异常执着,“你只当给朕说了个笑话儿,朕也只当玩笑话听,哪里是什么前朝政事了?”

    “既然如此,那么臣妾斗胆了。”宁瑶君微微坐起身子行了一礼,“我们宁家家训原是与人为善,不与为恶,但还有一点儿不好的就是护犊子,父兄这般,有一小半是因为臣妾……但是皇上您放心,父兄为您分忧的心思,一点儿也不少!”

    见宁瑶君这般坦诚,东方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好了,我们该歇息了。这些事,朕自然是信你父兄的。”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