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圣宠
    自从那一日宁瑶君和东方慎“秉烛夜谈”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后宫里头的奴婢甚至各个低位娘娘对自己客气了许多。

    想到在不久之前,给自己请安行礼都十分敷衍的昕贵人都变得十分的客气。

    想到昕贵人刚刚诚惶诚恐的模样,宁瑶君低低的哼笑一声儿,她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儿挑食儿有点儿记仇,以前自个儿韬光养晦的时候是什么嘴脸,现在的嘴脸,似乎也有点太难看了。

    “主子,”绿菀性子刚烈直率,最是看不起那些拜高踩低的人,想到刚才在御花园里,新贵人一阵谄媚和讨好,她便有些不耐,“昕贵人也太讨厌了些,难为主子你脾气这么好。”

    “绿菀!”碧芹在一旁低声呵斥提醒,“慎言,不该我们说的话不要说!”

    这个绿菀哪里都好,只是说话太过直言,这会子只有自己跟主子在一旁还好说,若是有旁的人听到了,指不定得出什么乱子。

    听了碧芹这话,绿菀似乎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微微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主子宁瑶君,却见她面上带笑,似乎并没有听到一般,这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碧芹为什么有资格训斥自己?都是一道儿从府里出来的,就算是有些年长,她竟然这么……对自己吗?!

    绿菀察觉到自己的情绪不对劲儿,只是轻轻的笑了一笑,并没有出声儿,又慢慢的落后半步,自己平复着心绪。

    宁瑶君看她这般模样,知道她心里大概是有了疙瘩,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这几个婢女从小一起长大,对各自的性子是最为了解,别看碧芹现在严厉得紧,私底下比谁都心疼绿菀,过一会儿指不定怎么哄呢。

    碧芹也看到了绿菀的反应,心下里苦笑了一阵儿,这个绿菀心思太过纯善直率,在宫里若是没人说着点儿,迟早是要吃亏的。

    微微退后一步,伸手轻轻的拉了绿菀衣角,压低声音道,“回去了跟你说你错在哪里了,若是说了你再不改还恼我,我可是不依的。”

    绿菀见前头的主子侧脸带笑,知道她定然是在一边儿看笑话,也不再拘束,“那好,你叫我一声儿姐姐,再给我做山药枣泥糕吃,我就不闹你了。”

    碧芹知道这是小蹄子在拿乔,便轻轻的捏了捏绿菀的脸,“你这小丫头,莫不是想当姐姐想疯了吗,竟然这般威胁我!”

    绿菀见碧芹待自己一如往日,又细细回想刚刚自己说的话,突兀的惊出一身汗来,阳春四月的天气都让人遍体生寒。

    自己刚刚说的话,如果被有心人知道了,会说什么?是说自己不懂规矩,还是说主子御下不严?甚至是更严重的控诉?!

    见绿菀脸色变了,碧芹也不再多言,轻轻的拍了拍绿菀手臂,“好了,以后注意点儿就行了。等会儿回宫了去我房里玩玩儿。”

    “好,”绿菀的手覆上碧芹的手背,“不知道姐姐有什么新鲜玩意儿给妹妹,不过不管是什么,妹妹先在这里谢过姐姐了,姐姐你可不能够反悔。”

    两个侍女一边儿走一边儿玩闹着,气氛倒也有些淡淡的温馨,温贵嫔在不远处看着主仆三人,又看着自己身后一脸小心谨慎的侍女,心里头颇为不是滋味儿。

    “怎么了,”一旁的男子见温贵嫔怔愣的看着宁瑶君的方向,也探出了头,“哦,原来是瑶儿,她啊,对下人惯是个没正经的,你看习惯了就知道了。”

    在后宫里能够称一位妃子昵称的,除了东方慎再无他人,近日天气热了,他总是喜欢傍晚在御花园里头走走,却没有想到遇见了温贵嫔,想起那日她在寿宴上头的表现,倒也起了几分兴趣。

    只是……看着前头跟着侍女谈笑的宁瑶君,鼻端似乎又闻到了那一日她身上清淡凉爽的香气,这天儿一热,谁会喜欢浓烈的熏香啊。

    这样想着,又看了看旁边的温贵嫔,只见那一身儿娇俏的玫红色宫裙,明明已经过了该往这方面打扮的年纪了……幸得还有几分姿色,不至于太过难看。

    又见宁瑶君一身浅浅的鸦青色,站在夕阳西下的柳树边儿上,竟然让人觉得这人儿翩翩欲飞,就好像要随时不见一般。

    “宁妃姐姐倒是率真,”温贵嫔见东方慎一直看着宁瑶君,眉头微蹙,柔声道,“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宫里头待久了的人。”

    这话听得东方慎眉头一跳,在自己面前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显而易见的挑拨关系了,也不知道温贵嫔是怎么想的。

    因为这样几句话,东方慎觉得这个女人的皮囊就是再漂亮,也没有了再相处的兴致,伸了伸懒腰,“好了,活动过了,朕也该继续去御书房了,这天儿慢慢的要黑了,你自己注意着点儿。”

    “是,”温贵嫔脸上似乎因为最后那两句微不足道的关心泛起了红意,“臣妾恭送皇上,望皇上圣体安康。”

    东方慎随意的点点头,他来后宫图的就是个松快,若是到了后宫还是不得清净,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又看了一眼坐在柳树假山下,看着侍女谈笑斗嘴儿的宁瑶君,她倒是舒坦得紧。

    晚间,皇上心血来潮去了漪澜宫歇息,温贵嫔宫里第二日去内务府领了好些瓷器回来,漪澜宫里头的人倒是不骄不躁,行为处事与平日里没有半分不同。

    听着身边的人悉悉索索的起身,宁瑶君也痛苦的睁开了眼睛,昨日里临时接到侍寝的旨意,手忙脚乱了大半晌才不至于失礼,结果皇上来了之后明里暗里直说自己过得太舒坦,实在是……

    宁瑶君突然觉得,当皇帝不仅仅要才能,度量,用人之道,还得需要个厚脸皮。

    自己因为他的关系顶着后宫里那些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儿,一不留神言语间就挖个坑让你跳,就是平日里也是话里话外明嘲暗讽……

    自己舒坦?皇上您怕是对舒坦这词儿有些误会吧?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