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有孕
    见床上的人迷迷瞪瞪的坐起来,像是小奶猫一样轻轻的揉着眼睛,看得人好笑得紧。

    “爱妃,”东方慎转过头去看她,“你可是终于舍得起了,以前还不知道,原来我的爱妃是个爱睡觉的小猫儿啊。”

    按礼妃嫔侍寝第二日早间得比皇帝先起来,至少也得一道儿起来的,而后亲手伺候皇帝穿衣洗漱,最后收拾好自己,前去给皇后请安。

    可是……看着东方慎已经穿戴得差不多的样子,宁瑶君觉得自个儿脑袋有些懵懂,自己平日里也没有睡到这个时辰过,怎么就在御前失仪了呢。

    “臣妾……”就着在床上的姿态做了个万福,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臣妾御前失仪,还请皇上恕罪。”

    东方慎看着因为脖颈弯曲而露出来的雪白耳朵上的一抹淡红色,还有因为一头乌黑的青丝而显得愈加白皙的脖子,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来。

    “你把这个福袋给朕挂上,”东方慎伸手递给她一个福袋,懒洋洋的等着她动手,“那朕就不追究了。”

    宁瑶君顺势看了看手里的福袋,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不是她昨年顺手绣的吗,也没有用什么心,虽然比宫里绣娘的手艺好,可是在后宫众多妃嫔之间,实在是算不得好。

    皇上……竟然要用这个福袋吗……要是被人认出来,这丑就出得大了。

    东方慎看着拿着福袋颇有些呆滞的人,只觉得偶尔欺负一下人的滋味儿也是不错的,嘴角的弧度扩大,又硬生生的收回去,佯装严肃的道,“怎么不帮朕挂上,朕的话也不听了?”

    宁瑶君没有错过东方慎嘴角一闪而逝的笑容,顿时有些生气,挂就挂,都过了这么久了认不认得出来还不一定呢,你可是皇帝,既然你挂着这样的福袋不嫌弃我又有什么怕的?

    这样想着,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福袋给挂上去了,仰起头来似乎在撒娇讨赏一般,“皇上你看,臣妾已经挂上了,你可不要再继续生臣妾的气了。”

    宁妃在外头的样子可是端庄秀丽得很,哪里有这般如同小女孩儿一般撒娇的,如今看着她这般形容,东方慎竟然有一种诡异的骄傲之感。

    不经意间又看到了腰间话上去的福袋,嘴角抽了抽,看来也是不常常做这些事儿的,竟然给系成这个样子……也是世间少有。

    转身让宫女整理绳结,东方慎无奈的一笑,“看来以后还是不要爱妃做这样的伺候人的活计了,若是下一次将龙袍的盘扣给扣得错位了可怎么得了。”

    宁瑶君张了张嘴想要反驳,突然想到若是自己反驳了这人就要自己以后给他穿龙袍怎么办?

    想了想龙袍的复杂度,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罢了,就由着他奚落一次好了,若是自己帮他穿龙袍,能不能够穿好还是一件事儿呢,就不要提扣扣子了。

    满足了一下动手能力上的优越感,东方慎便优哉游哉上早朝去了。

    被留下的宁瑶君坐在床上咬牙切齿的嘟嘟囔囔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又一头栽进被子里,最后还是绯霞看着时辰快到了这才大着胆子将自家好睡的主子给叫起来,若是请安去迟了,恐怕又要招人诟病。

    宁瑶君在几个丫头的伺候下,快速的穿衣洗漱,又用了些好克化的膳食,这才往皇后宫里走去,紧赶慢赶的好在是没有误了时辰。

    这皇后并不十分得宠,只是她乃是皇上的结发夫妻,一路上大风大雨都是一起经过的,下头又育有一子一女,恰好凑齐了一个“好”字。

    嫡长公主乃是还在王府的时候得的,当时应该也有过失望,毕竟在王侯将相家儿子总是比女儿吃香,只是皇后也并未待她有何不同,甚至于还请了师傅教导公主四书五经,琴棋书画礼,也是不差任何一位世家女的,教养得极好。

    嫡皇子乃是前两年得的,虽然年纪还小,也并不经常露面,却也是极为聪慧的,小小年纪懂得真真儿是不少。

    对于她们这些妃嫔,平日里也还是过的去,别的不说,就是那几年自己并不得宠的时候,一应的吃穿用行并不曾受到半点儿的苛待,逢年过节的奖赏也从来没有断过,真真儿是个处事公正的。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宁瑶君看了一眼皇后仿佛万年不变的脸,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快之类的情绪,也就垂首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皇后看了眼外面的日头,离平日里请安的时辰还差了些时候,又看了看面色如常宁妃,以及平日里踩点儿的各个妃嫔今日里头来了大半。

    这宁妃倒是个……沉得住气的,一朝得宠竟然没有任何一点儿的恃宠而骄的意思,怪不得以前听闻京城宁家养好女,果然名不虚传。

    “好了,”皇后抬了抬手,面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起来吧,这一路不知累到没有,日头虽然不显,还是有几分热的。”

    宁瑶君坐到平日里坐惯的位置,好好儿的坐稳了,这才笑眯眯的回答皇后,“皇后娘娘说得哪里的话,冬日里憋闷了,现今正好晒晒太阳呢。”

    皇后笑着点点头算作回应,也没有外挑起话题来,倒是萧贵妃看着宁瑶君稳如泰山的模样,不知哪里来的邪火蹭蹭蹭的往头上冒。

    “宁妃你好大的架子,”萧贵妃冷冷的一笑,“竟然劳动皇后娘娘和众姐妹都一起等着你,莫不是……恃宠而骄了?”

    一听萧贵妃的声音想起来,宁妃就知道没有什么好话,果然这话带的帽子可真是大到让人受不起。

    “贵妃娘娘哪里的话,”宁瑶君淡淡的抿了一口茶水,这才慢悠悠的道,“不过是姐妹们冬日里憋闷得久了,想要晒晒太阳,所以起的早些罢了,妹妹最近嗜睡了些,自然没有晒到早晨最好的太阳,颇为遗憾呢。”

    萧贵妃咬牙切齿,晒太阳,晒什么太阳!这个宁瑶君,怎么就变得这么油水不进了!

    至于皇后,到底是有过身孕的,多少敏感一些,“只是近日嗜睡吗?莫不是有了身孕,可又招太医来看过?”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