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先皇
    “好了,”宁瑶君轻轻的放下筷子,看着一旁十分热衷于让她用各种吃食的东方慎,“臣妾已经用好了,这才刚刚没有怀孕多久呢,真的吃不下。”

    东方慎看着桌子上头几乎没有怎么动过的菜色,脸色沉了沉,“总觉得你这阵子用得少了。可是肚子里头的小家伙儿太闹腾了?”

    刚刚的动作宁瑶君自然是看见了,只是笑笑,“皇上别看没有减多少东西,其实臣妾用得可是半点儿没有少,只是臣妾宫里头的人看着臣妾怀孕了,还以为臣妾会吃很多,所以每一盘儿的分量加了不少。”

    这么一说,东方慎的表情倒是好了不少,或许是因为后宫太久没有喜事儿,又或许是对宁瑶君腹中的孩子太过期待,而宁瑶君本身也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

    而宁尚书又在前朝帮自己排忧解难,些日子以来对于她倒是好了不少。

    看着他一脸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就好像是,跟自己一样,期待着这个孩子的出生,东方胜的心里突然莫名的泛起了怜爱之情。

    如果他生下来的是一个皇子,那么也要教导他兄友弟恭,只要他不给额外的歹心或者野心,那么这个西戎就总有他的立足之地。

    “瑶儿,”东方慎将她的手攥住,伸到手边轻轻的吻着,“在这后宫里最若是想要一个清净的地方,也就只能够到你这儿来啦,你的心思啊总是好的,人,也是个好的。”

    宁瑶君任由东方慎攥着自己的手,像是害羞一般,低下头,“陛下,您说笑了,臣妾,可没有您说的这么好。

    这话在宁瑶君耳中就是个笑话,不知道跟多少人说过的,过了时的笑话。

    “对了皇上,”宁瑶君直起身子来,眼睛亮晶晶的,颇有些兴高采烈,“听闻皇后娘娘近日在办赏花宴,这春日几日里阳光灿烂,花儿一定开的极美。”

    听出他有想去的意思,东方慎轻轻地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你现在还这么事,头三个月。还是不要去外面走的好。”

    宁瑶君轻轻的摸着肚子,心中嗤笑,就是要头三个月去才好呢,自己可是服了,那要一个多月之后才宣的太医,距离现在已经又过了月余。

    药效的时间就在这两日便到了,如果再不出去找萧贵妃的麻烦,恐怕自己就有麻烦了,他虽然想要扳倒萧贵妃可是自己绝对不愿意承认假孕或者是流产的罪名。

    “皇上,”宁瑶君罕见的撒娇,扒拉在东方慎的袖子上头,“臣妾身体一向康健,这赏花宴也是皇后娘娘举办的,皇后娘娘一贯贤淑大方,处事谨慎,臣妾在皇后娘娘的看照下头,能够有什么事儿呢?”

    软磨硬泡的说了好久,东方慎这才答应了,如果自己的孩子连这样的场面都过不了,那么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却还是有些不放心,暗里头派了几个侍卫跟着,也不必贴得多近,只要能够远远的看着就行了。

    碧芹替宁瑶君系着披风,看着她眸中一闪而逝的坚定之色,心里头纵然心疼得紧,口中却说不出任何的劝解的话。

    看着碧芹脸上的担忧之情,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终究还是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萧贵妃一向喜欢热闹,那么,就让他好好的热闹热闹吧。

    再回过头说北晋这边儿。

    柳初看着孙斌一脸沮丧的出门儿,想着自己“病”了这么些时候,也没有抓出个什么东西来,颇有些没意思。

    大概唯一的作用就是让这个孩子跟自己的关系缓和了吧,但是自己的目的从来就不是这个。

    “清霜,”柳初唤着新掉到自己身边儿的心腹,“听闻昌明城中有个神医隐居,我这身子一直拖着不好,你明日且派人请来。”

    清霜是刚刚跟着她没有多久,却胜在机灵,“好,奴婢现在就吩咐下去,免得误了您的事儿。”

    自己主子这是该有大动作了啊,据说这病也是装的,如今说是要唤神医,想来也是对有些事儿也是有些不耐烦了。

    “去吧,”柳初挥挥手,只觉得头疼。

    暗哨来报,姚大人那边儿一直被人有意无意的阻挠,那个王将军果然不出所料是个不省心的,当初就该做些手脚,也就省了今日这几多事儿了。

    而且……柳初从贴身的荷包里头拿出柳新近些时日的信件,一溜烟儿的都是报喜的,就连狄丘国内有了什么新鲜物件儿都喜滋滋的说了个遍。

    但是,偏偏不说自己这边到底有什么样的麻烦。

    西部蛮夷之地的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柳新来找自己,恐怕也会容易得多,只是这人儿竟然这般好强。

    柳初摇头失笑,当初会拉着自己袍子瘪嘴的小家伙儿如今也长大了,知道好强了,也算是好事儿。

    披了件衣服在身上,柳初走到书案前,提笔研磨,洋洋洒洒的写了好几篇回信,着重写了这些日子以来孙斌对她的好,还有其他在北晋遇到的趣事儿。

    在落尾,思虑再三,终究是加上了一句,“若是有难,不可隐瞒。”

    转眼间第二日已经到了,昌明城离京畿并不远,一来一回只需要半天即可,柳初早已经禀明了孙斌,所以那个昌明城里所谓的“神医”没有受到半点儿阻挠。

    一番望闻问切之后,老神医摸着自己尺长的胡子,“不过是中了点儿毒,也就是宫里的药物太过温和,若是信得过老夫,就让老夫我为贵人开几副药,如何?”

    孙斌闻之大喜,果然柳初喝了一副药之后面色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就是宫里的太医也说,毒性已解,只需要静养就好。

    方将军一向是记仇的,听闻柳初身体大安,失手摔碎了好几个磁盘瓷碗儿,夜里也不宿在姬妾处,直接去了书房。

    “你来了,”书房灯火刚刚点起来,里面穿着斗篷的男子就缓缓的转过身来,顺便将出鞘一半的剑收回去,“别来无恙啊,方将军。”

    烛火明灭间,方将军如同看到了鬼魅一般不可置信,“先……先皇?!”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