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去向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被孙斌说成是厚颜无耻的混蛋,又被言语威胁不得不出些人手增强北晋都城的防卫力度,但是柳新依旧十分兴高采烈的留下了。

    毕竟自己跟姐姐一向是聚少离多,若是再不珍惜这样来之不易的机会,那才是十足的傻子。

    “柳姨,”孙斌咬着柳姨特地给自己做的糕点,腮帮子鼓鼓的,“他怎么还不走。”

    最近或许是因为柳新也住在宫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孙斌来得格外的勤快一些,此时他面色不善的看着对面大口朵颐的柳新,满脸的阴沉。

    柳新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因为闲得慌,所以跟小孩子斗嘴也斗得十分起劲儿。

    “斌儿啊,”柳新语重心长看起来就是个十足的长辈,只是眸子里的戏谑让人觉得他就算是长辈也十分的不靠谱,“哥哥跟你说啊,在你们北晋这一坨乱摊子没有摆平之前,哥哥是不会离开的,如果离开……哼哼哼……”

    听见柳新称自己为斌儿,孙斌的面色已经开始趋于平板,再看到柳新摆出了长辈的谱儿,又自称为哥哥的时候,孙斌面色已经开始发黑。

    “柳姨,”孙斌并不理柳新,喝了一口茶将嘴里的点心咽下去之后,他十分认真的咨询着柳初的意见,“如果我现在让大内侍卫把他绑起来倒吊在御花园里,柳姨你会介意吗?”

    柳初慢吞吞的喝下一碗粥,间或还用了几口清淡的小菜,等到祭好了五脏庙,慢悠悠的用手绢儿轻轻的擦了擦嘴唇,笑眯眯的道,“把他倒吊在御花园我倒是没有意见,只是如果斌儿能够自己打败他,柳姨会更加的喜闻乐见。”

    柳新突然觉得自己到北晋来,就是羊入虎口兔入狼窝,而且还是傻乎乎的自己跳进去的,“姐姐,这你就不对了,你为何只帮着孙斌啊,我也很是弱小的啊。”

    柳初嘴角一抽,只觉得自家儿子人是小了点儿但是看人的眼神儿还是不错的,“我只是认为,柳新你也忒无耻了些,你今年……多少了来着?还哥哥,呵!”

    最后那一个“呵”,包含了无数的意思,直把孙斌高兴得多吃了一碗饭,而柳新的反应更加的……出色,他基本上没事儿了就去找孙斌过招,在赢了的时候,十分之厚颜无耻的要求人将每天被柳初规定了限额的牛奶琥珀糖上交一半儿给他。

    这也直接导致孙斌对他更加的没有好脸色,柳初对于这样的情况似乎喜闻乐见,因为她并没有阻止哪一方,每天看着一大一小在自己面前各种耍宝斗法已经成了她一大乐事。

    “主子,”清霜在外间思量再三,想着两位大爷已经离开了,自家主子应该也还未休息,又想起近些日子发生的某些看起来似乎很正常的事儿,一时之间却有些拿不准主意。

    这厢还在犹豫,柳初透过印出来的影子发现清霜还在自己屋子外面侯着,最近这些日子一直没有怎么见到,如今已然夜深,此时前来或许是有什么事情也不一定。

    “清霜?”柳初提高声音唤了一声儿,“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可是有什么事儿?进来与我说说话儿吧。”

    见主子唤她,清霜推开门便进去了,也没有真的如同柳初说的一般闲来无事唠家常,“主子,打扰您休息了吗?”

    柳初正坐在梳妆台前抹着孙斌吵着闹着要她用的玫瑰露,闻言轻轻的摇摇头,温言道,“怎么,你这个时候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

    清霜回忆了一下今日上报的那些情况,终究还是点点头,“今日下面的人来汇报说,近些日子往都城这边来的商贩多到……有些不正常。”

    柳初一下子来了精神,“什么样的不正常?”

    “因为北晋刚刚经历战乱,所以对于很多日常用品还有米粮需求量极高,也有不少商贩看准时机大发国难财,”清霜说到这里眼里少不得多了些鄙夷,很快又正色道,“但是一般情况下面,都城及其京畿周边,恢复得会更快一点,甚至很多稍微远离边境的城市这样的商人都不会去了,可是近些天里头,却发现有很多的带着粮食还有盘缠的……难民往京畿周边过来。”

    柳初听到这里还没有反应过来,“战乱过后背井离乡不是很常见的吗?为什么说不正常?”

    清霜眉头微微拧起,“战乱过后背井离乡是很常见没错,但是他们的食物在经过一路跋涉过后依旧还有很多,甚至带的银钱也有几百上千两之数,属下只是觉得,如果历经了数年的战乱,就算是富甲一方的家业也不过如此了吧?难道……有这么多少都在边境富甲一方吗?这,实在有些不合常理。”

    柳初听到这里眸子已经泛起了冷色,若是真如清霜所猜测的一般,那么某些人也实在是太过大胆了!

    狮子大开口从虎口里咬下来好大一块儿肉来,还敢让徒子徒孙叼到面前来,似乎也有些太过瞧不起人了吧!

    柳初已经在自己的脑海里将事情大致给想明白了,此时她一边擦着自己儿子给的玫瑰露,一边露出了狰狞的笑意,“既然他们是落难的良民,就先不要动,派出人手好好儿的看着,看看他们进京之后到底去哪里!”

    清霜此时十分庆幸自己并没有大意,而是将这个消息给主子说了,否则的话,看着柳初阴鸷的眼神儿,清霜抖了抖,自己不知道会招来什么样的惩罚。

    “是,”清霜低下头不敢看柳初的表情,她曾经看到过受伤的母狮将企图伤害自己孩子的狼群中的头狼给生生咬死,任何一个母亲在保护自己孩子的时候都是十分疯狂的,“属下一定仔细监看!”

    柳初挥挥手让清霜下去,最近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儿太多了,自从孙晋出来之后就没有消停过。

    再说自从赈灾粮不见,边境一时间人心惶惶,为了平复人心,孙斌不得不暂时关押姚,王,两位赈灾使于都城天牢。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