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女帝 第四百四十九章登基
    都说十里长亭望眼欲穿,好不容易历经了离别到达西戎,却觉得举国上下气氛实在是诡异得紧。

    就说因为他们这两个不省心的来西戎,但是也没有必要这么防备吧,守城禁军多了一倍,巡逻队的间隔时间却短了一半儿,这么大力度的防御,若是有人说这里没有出什么事儿他都不信。

    “姐姐,”柳新轻轻的撞了撞柳初的肩,依旧是从前的称呼,“你觉得西戎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啊?”

    自从出了北晋都城,柳新一贯的作风又回来了,整日里嘻嘻哈哈的没有个正经模样,此时见人国内情况有异竟然明目张胆的表现出自己的幸灾乐祸,也是十分的有魄力。

    “不管如何,”这样想着,柳初沉声道,“都不会是什么小事儿,你这般模样是觉得我们一路太过一帆风顺风平浪静了吗,还不快收敛些?”

    被柳初这么一说,柳新倒是收敛了许多,只恨不得在自己脸上贴上乖宝宝几个字。

    “二位可是柳小姐和柳少爷?”

    还没有嘚瑟多久,便有人迎了上来,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带着人就往西戎皇宫走去。

    柳新极为不愿这样像是被人压着一般的走,却在柳初的震慑下不情不愿的跟着走了。

    最开始答应的时候,她只是为了离开北晋,放手让孙斌去做所有事情的一个借口,但是当她越来越接近西戎京都,就越来越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自从进了西戎地界儿,就有人一直跟着他们,但是却没有恶意,当初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想来或许是要确保他们的安全和行程吧,这一次或许真的不应该用这样愚蠢的借口。

    “到了,得罪两位了,还请勿怪,请进吧。”

    领头的人将他们带进东方慎养病的寝宫,柳新大吃一惊,若是有什么事儿应该也是在御书房,怎么就把他们被带到寝殿了?

    他们的疑问很快的得到了解答,半躺在龙床上的东方慎已经看不出数月前的模样,脸颊凹陷得不成样子,就是看起来十分有力的手,也仅仅只有一层皮包裹着骨头,整个人都已经油尽灯枯了。

    “你们来了,”东方慎看见他们精神似乎好了不少,“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殷姑娘可否答应?”

    他叫了柳初前世的姓氏,眸色一冷,却又听东方慎道,“你可以来接手我的国家吗,我相信殷姑娘可以将它带到辉煌,你……答应吗?”

    一向强势的人这么虚弱的躺在床上,柳初有些心软,她也跟东方慎有过一定的接触,知道这人向来是以家国天下为重,就像是他在贺北晋新帝登基之时的咄咄逼人,也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国家还有百姓尽力的争取最大的利益而已。

    刚刚想要说话,却顺着柳新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东方怀直挺挺的坐在阴暗处的椅子上头,看起来似乎颇为不正常。

    “东方怀?”柳初眉头紧皱,“你怎么在这里?”

    东方怀没有说话,柳新快步走过去抢先为东方怀把了个脉,“脉相这么紊乱,又是这般模样,东方怀,想不到你也会被人下毒啊。”

    或许是幸灾乐祸表现得太过明显,他被柳初狠狠的瞪了一眼儿,柳初瞪完了这边这个不省心的又转过头去看东方慎,“你用东方怀的性命要挟我让我接受你的位置,这么想来也不是无条件的馅饼儿,不如你就跟我说说要求怎么样?”

    东方慎笑了一声儿,紧接着就是一阵咳嗽,“我想要你帮我的孩子守着西戎,好好的教导他等到他可以独当一面,你就将皇位传给他。”

    柳初看着幸灾乐祸的柳新,又看看动弹不得中毒深厚的东方怀,只觉得十分头疼。

    想了一会儿,柳新见柳初不答应,又蹭过去自以为悄悄的道,“你快答应啊姐姐,不过是再带个毛孩子,没什么的,你想啊要是孙斌哪天儿不听话了胡作非为了,你还能够用西戎这边儿的势力去教训教训他,多好啊你觉得对不对?”

    东方慎听着柳新的话总觉得那里不对劲儿,不过有人帮他劝柳初他倒是喜闻乐见。

    而柳初则更加明白柳新话里话外的含义,如今北晋初定,之前又损失了好些城池,看起来没有什么但是国力已经受损。

    如果今日她答应东方慎的请求,那么也就意味着西戎某种程度上就是北晋的靠山,而东麓华策向来不是个安分的,也绝对不会因为私人关系而做出任何的让步。

    有了西戎在后面,却会忌惮不少。

    孙斌在北晋收到西戎新帝登基的请柬的时候,觉得自己大概是忙昏了头才会将上面新帝?名字看成是柳初,姚大人和太傅知道了这事儿好像什么都没有想,一溜烟儿的就往宫外跑说是要去找礼物。

    至于东麓那边,华策轻轻的将请帖放在书桌上,看着对面挂着的北晋疆域图,十分遗憾的叹了口气,“来人,把它给烧了吧。”

    东方慎荣升为太上皇移驾别宫安心养病,但是很多人都知道他这是没有多少日子了,至于才三岁多一点儿的太子,他只知道自己多了一个很严肃的姨,经常把他训到怀疑人生,而细细一想又觉得她教得十分有用。

    数年之后,几国各自恢复了国力,除了友好的外交往来以外,相安无事。西戎太子已经长成了玉树临风的少年,被柳初还有偶尔插一脚的柳新给交出了笑面狐狸的模样,孙斌偶尔会来找柳初,是以二人的关系着实不错。

    柳初依循当年的承诺,将皇位干干净净的还给了西戎太子,而柳新早年间也从皇室旁系过继了一个孩子作为太子培养,在他能力足够的时候,便十分无赖的将狄丘丢给了那个苦命孩子自己跟着柳初游山玩水。

    “娘子……”书生打扮的人缠着一个寻常模样的少妇,百般讨好。

    “走开走开!”

    柳初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儿,这孩子才刚刚被父母遗弃没多久,就被自己身后这货给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不为难他为难谁?

    天边,旭日初升,柳叶初新,盛世太平。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