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舍不得
    到了晚上的时候,周泊桐表示,他有一些事打算好好和谨彦商量一番。

    “搬去乾清宫?为什么?”

    谨彦一听,立即跳了起来。

    倘若她是真正的古人,自然是会高兴。

    这儿子去了乾清宫,意味着什么,是人都知道。

    那是当太子在培养。

    虽说亮哥是嫡长子。

    可没人规定,嫡长子一定会是太子,或者下一任帝王的。

    虽说周泊桐现在也就这么一个儿子。

    可周泊桐才二十出头,只要他愿意,有多少的世家贵女愿意进宫给他生儿子啊。

    人家压根不愁,也不缺儿子。

    而亮哥儿入驻乾清宫,也是在透露出,或者折射出周泊桐的一个意思。

    那就是,他是把亮哥儿当下一个继承人在培养。

    可谨彦是觉得亮哥儿还小呢,这么小年纪去乾清宫,不合适吧?

    自理能力也没有!!

    亮哥儿每天起身,衣服也不会穿。

    至于吃饭,还是需要人喂,最重要的是,还特别挑食。

    特别是在吃鱼虾的时候。

    其实这事说来也怪谨彦的。

    谨彦是觉得,多吃肉不好,本来小孩子脾胃就弱。

    所以,一般亮哥儿吃肉,都是让人剁肉饼子,还是用精肉,剁个一千几百刀的,然后蒸蛋给儿子吃。

    吃的量也不会多,每次的肉也就是像蛋黄大小的一小片。

    肉的味道比菜要好,这是人都知道的,亮哥儿年纪再小,也懂得吃。

    再加上谨彦对肉类的严格把控,亮哥儿吃得不多,越吃得不多,自然是更加喜欢。

    有段时间他特别羡慕来宫里读书的宗室子们,人家在家每天晚上吃肉呢,实在是太幸福了!!

    而对于每天会出现的鱼虾,他就不爱了。

    本来鱼肉刺就多,只不过,为了让亮哥儿多吃鱼肉,每次都让人把刺给挑干净。

    喜欢吃鱼的都知道,自己挑刺吃鱼肉,和吃别人挑好刺的鱼肉,不知道为毛,味道总是差些。

    而亮哥儿更加。

    也不知道像谁的,他对鱼虾一类的,没什么兴趣,每次吃饭总是要用哄的。

    但是倘若有肉,那就不同了。

    明明自己也不挑食,谨行也好,三胞胎也好,也不挑食。

    她就不明白了,儿子这缺点像的是谁。

    本来谨彦还要给儿子立立规矩。

    挑食的习惯绝对不好。

    可问题是,宫里是真的不会缺少他吃的。

    他一身皇子独有的服饰,到了哪儿,看见糕点就拿,也没人会说他什么。

    他不会饿肚子,自然对鱼虾为主的正餐,看不上眼了。

    为了纠正儿子挑食的毛病,谨彦真是操碎了心。

    可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改过来。

    你说吧,孩子这样挑食的毛病,去了乾清宫,不是更加营养不良了?

    而最要紧的是,周泊桐又不是很得闲的,亮哥儿更多的时间则是和太监宫女处一起。

    太监宫女只会宠着他,惯着他,那儿子挑食的毛病还不是改不过来?

    说真的,她是真心对太监这种生物没啥好感。

    至于宫女,虽说大部分是好的,可你怎么能保证没有那bt的?

    想想明朝的东厂西厂,想想那万贵妃的,她就不寒而栗。

    小孩子嘛,还是要和父母在一起不是?

    而周泊桐他也有他的考量。

    严格来说,亮哥儿还是像他的。

    只不过,两者的童年不同。

    不是说他的童年幸福过儿子。

    而是他自懂事起,就开始学会保护自己,受最小最少的伤害。

    不像亮哥儿。

    他完全是生活在真空中的。

    周泊桐没有别的妃嫔,宫里也没有真正掌事的皇太后。

    没人会来给谨彦添堵,更加不会有人来欺负亮哥儿。

    所以,亮哥儿为人单纯,坦率,最重要的是,一点心机,一点防人之心也没有。

    有些东西,周泊桐能教,可有些东西,周泊桐教不了。

    很多事,周泊桐说了,亮哥儿也体会不了,只能亲身体验。

    就拿这次的事件来说,别说换了周泊桐小的时候,哪怕是谨彦,估计也不会哭哭啼啼向父母告状吧?

    谨行那时候可是常和周泊桐说,谨彦小的时候怎么欺负……哦,是摆平邻居家的小朋友,搞定家里侍候的刁奴。

    反正那时候谨彦还小,真出了事,还有杨氏兜着呢。

    以前周泊桐倒是不信大舅子的话,只不过,和妻子相处的时间越长,越觉得,妻子是那种一开始忍耐,但属于忍到忍不了的时候,一刀把你毙命的那种。

    最重要的时候,你由于觉得她好欺负,压根不会对她有任何防范之心。

    她更加不会和你打招呼。

    当你发现,那刀子早就直插你心脏了。

    可儿子呢?

    很像前期的媳妇。

    至于会不会全部像媳妇,他是真不知道。

    倘若换了是王府的世子,那倒是无所谓。

    反正铁帽子的世子只要不谋反,不走错道,杀人放火都不影响继承爵位。

    可身为一个帝国的君王就不同了。

    倘若也像媳妇这种个性,这个帝国就危险了。

    而在谨彦这只老母鸡身边,亮哥儿那鸡崽子肯定啥也学不了。

    当然了,他做得未必会有谨彦这么好,但是,试试总行吧?

    说不定,他会比谨彦教得好呢?

    谨彦也是知道,自己教还是养方面,都有不足。

    毕竟,她第一次养孩子,不足很正常的。

    可现在,周泊桐说要带去,她……

    “我是这么打算的,在宗室里,选出八个和亮哥儿年纪相仿的男孩。

    到时候,这个小团体,就交给亮哥儿,自己来处理。”

    “那亮哥儿以后每天和我接触的时间会很少了?”

    谨彦有些难过,这儿子虽说是同在宫里,不过,距离就远了。

    她有种现代的家长送儿子去读大学的感觉。

    “儿子总是会长大的,难道你想让他永远依靠你?”

    周泊桐拍了拍谨彦的肩膀道。

    谨彦想到儿子还在摇篮里的时候,哪怕看着儿子熟睡的面容,心里都不由得甜滋滋的。

    再后来,亮哥儿长大了,自己就怕他摔着磕着,小心翼翼的搀扶。

    再后来,亮哥儿自己提出要一个人睡了,她还是万般放心不下。

    可事实证明,儿子一个人睡,其实是没问题的。

    反而自己,一次次的爬起来去看儿子有没有踢被,有没有没盖好被子,或者有没有害怕诸如此类的。

    反观亮哥儿,自己适应得很好。

    现在,好像又是自己更加不放心儿子。

    “每天晚上,亮哥儿还是会来和你一起吃饭的嘛!”

    周泊桐安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