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帮不得救不得
    贵女当家正文卷第二百三十九章帮不得救不得?“亲家会回来?”

    杨氏一听,那叫一个激动,立即抓着谨彦的手问道。

    她和苏家并不仅仅是亲家,和苏太太的感情也挺好的。

    二人那时候在广州府,虽说只相处了短短半年,特别的投缘,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要不然,也不会对儿女亲家了。

    现在,听女儿说,亲家会回来,那岂不是代表她们两亲家可以重聚了?

    “这是你和太子说的?”

    杨氏觉得,这事儿哪里来得这么巧,倘若不是女儿提,太子知道啥呀!!

    “苏伯父今年不是正好三年任期满嘛,是要回来京城叙职的。

    正好,世子有提起,所以,我就和他说了这件事。

    他说他会去安排的,至于什么官职,那就不清楚了。

    不过,都是自己人,想来哪怕不是肥差美差,也不会是什么三岔位的。

    还有,娘,现在他还没受封,你这么叫太子不合适,被人听到了授人话柄。

    你还是继续叫世子吧!!”

    杨氏平时一向也挺小心的,只不过,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啊,自己的女儿会嫁给靖南王世子。

    那时候,还以为小女儿受长女牵连,要孤独终老了呢。

    更加没想到的是,这次变故之后,自己的女婿,会成为太子。

    你说吧,这种事儿,谁想得到!!

    天下掉一次馅饼,已经叫她开心得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谁了。

    现在,居然还砸了两次,最重要的是,那块馅饼还这么大,这么肥厚……

    所以,难免有些得意忘形了。

    因此,杨氏笑着摸了摸发鬓,然后道,“是娘猛浪了,呵呵。这不是高兴嘛!!”

    “你哥这儿倒是好解决,现在,还是你姐哪儿,比较麻烦些。”

    杨氏突然想到,还有长女的事情呢,便拉着谨彦说道。

    “娘,这事儿,你和我都管不了,之前,世子已经和我说过了。”

    其实之前杨氏让人下去的时候,谨彦就猜到杨氏会说什么了。

    这也是她先说了父亲,嫂子娘家,还有兄长的事。

    给个巴掌,总得给个甜枣吧?

    原先周泊桐和自己说的时候,他打算他去和谨行说的。

    但谨彦觉得,这种丑人和黑脸,得自己来做。

    自己毕竟是女儿,是妹妹,有些话,自己能说。

    可周泊桐去说不怎么合适。

    你想啊,谨行是什么破德性,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会不知道?

    说好听点,那叫心软,说难听点,那就没立场!!

    倘若周泊桐亲自和谨行说,要把谨沅给处理了,谨行不一拳打到周泊桐脸上,自己跟他信!!

    以前倒是无妨,二人是兄弟。

    可现在不同了。

    周泊桐要成太子了,也是将来的皇帝了。

    虽说他表示还会和以前一样。

    可是,皇帝说的话,你信三成就行了。

    他现在不记恨谨行打他,万一哪天想到了呢?

    再说了,哪怕周泊桐真可以当没事,你觉得,会不会影响到谨行的前程?

    因此,那时候,她就把这事儿给揽了下来。

    还表示,既然是女眷的事,那就全部交由她来处理吧,她总得为将来铺路吧。

    就用这次叛贼的女眷们,来练练手了。

    处理妥当,最好。

    处理得不妥当,也没关系,这不是头一次处理嘛。

    周泊桐一想也对,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

    杨氏原本就不怎么抱希望的。

    她这次进宫,原先沈三就反对她提谨沅的事。

    可她觉得,还是和女儿提一提,万一有希望呢?

    自家到时候搞个家庙,就把谨沅关在家庙里,然后划花她的脸。

    谨沅就是毁在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

    你说吧,那张脸划花了,应该没事的吧?

    你说吧,也是当时自己不聪明,那七皇子死的时候,她就应该和女儿建议,让她把长女的脸划花了,再送去那皇家寺庙。

    倘若早划花了,哪里会进四皇子府的,也不会有这破事了。

    反正她也不打算让女儿再嫁了,到时候养她一辈子总行的吧?

    总好过送女儿去死吧,你说是吧?

    虽说以前再怎么恨她,怪她,怨她,可毕竟是她掉下的一块肉。

    “娘,心秀,或许还会有条活路,但是她和……”

    谨彦接下去的话,也不打算说下去了。

    杨氏那么聪明,难道还会不明白。

    别说四皇子妃了,哪怕是杨玉冰,和她的女儿,那也是受牵连的。

    只不过,这些女眷如何处置,她还在想。

    是一刀切呢?

    还是分别处置。

    “那,让娘在她临死前,再见见她吧?”

    杨氏也知道,长女是一定要死了,便提出了最后的要求。

    “娘,我会去见她最后一面,也会送她上路,但是娘,我看你还是算了。”

    到时候母女俩抱头痛哭,传出去,怎么解释。

    “你?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杨氏一听,立即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乖囡,要么娘也不去了,你别去,她所在的地牢,阴冷潮湿也就算了。

    这临死前,阴气和晦气最重了,万一惊扰到你肚子里的孩子,那还得了?

    娘不去见她了,你也别去。”

    说到底,对于杨氏来说,还是谨彦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重要些的。

    谨彦也知道杨氏的说法。

    可说真的,她不亲眼看见谨沅“上路”,她是真的不放心啊!!

    无论怎么说,总要验明正身的吧?

    万一又有哪个铁帽子,或者王爷啥的,看中谨沅,买通狱卒,把谨沅给带出了宫,你说吧,自己找谁去?

    更何况,她是真的想见见谨沅,问清一些事儿。

    而经过一系列的会审,对于那些参与叛乱的大小主谋,参与者的罪名,也全部下了来。

    像二皇子四皇子等人自然是斩立决。

    而像杨将军和定国将军这样的,则是满门抄斩。

    对于杨家和定国将军府,庆丰帝早就想处理了。

    现在,也只不过是找了一个机会罢了。

    本来按照庆丰帝的意思是,那些像二皇子妃四皇子妃的,也通通杀了。

    但凡儿媳妇贤惠些,你说吧,他的那些儿子会在他还没死的时候造反?

    庆丰帝虽说是个父亲,可更加是一个君王。

    君王那都是好面子的!!

    你说吧,下了地府,看见了历代君王,他得多没面子。

    人家问他,你是怎么死的,难道要他和别人说,是被几个儿子造反给气死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