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怎么说我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妙书和谨彦说到这儿的时候,还是挺尴尬的。

    因此,只是一笔带过。

    严格来说,她也是嫁人之后,才正式升任右令。

    而谨彦对于妙书的工作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她好歹也是从现代穿来的。

    现代的秘书,倘若碰到比较花心的老板,也是要帮老板安排下某些方面的需求的。

    倘若秘书自己是个立场不竖定的,自己亲自上场,成为老板娘的,也比比皆是。

    更何况,那是右令的工作,和她无关,她未必升得上去。

    本来嘛,她就没啥雄心壮志要在古代干一番大事业。

    之所以进宫做女官,纯粹是为了将来的生活多一层保障。

    谁乐意天天在宫里做低伏小啊。

    因此,也没多想,只是仔细听着妙书说着少卿的工作。

    因为是女子,所以,大朝会这种事儿,是轮不上的。

    谨彦:感谢仁宗,您佬真是个好人,睡眠不足,可是女人的致命伤!

    少卿每天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的辰时到下午的酉初,中午则有一个半时辰的午休时间。

    少卿的工作范围覆盖的还挺广的,当然这是指左令手下的那些男少卿。

    基本属于随时候命的那种。

    当然了,不得圣宠的人,自然会闲得要命,比方说像谨彦这种的。

    像大朝会,她没资格上,上午,倘若她不用整理藏书阁,睡到中午都可以。

    至于下午,既然不受宠,皇帝自然也不会来叫她,还是可以想干嘛就干嘛。

    只不过,现在她要整理藏书阁,所以,妙书具体和她讲了工作职责,工作时间之后,便放了谨彦自由。

    经过之前十几天的努力,她基本已经整理完毕。

    这几天的工作则是归档,归纳,抄录,都不是什么体力活。

    妙书也和她讲了,等她这边整理完毕,到时候会把之前朝廷的一些旧档案也让她来整理一番。

    当然了,这个工作最快也要中秋以后,总得让谨彦养胖点再回家吧?

    要不然,让沈家人看见消瘦的谨彦,还以为她怎么在欺负她呢。

    中秋当天,谨彦吃过早饭,便去了妙书哪儿请了个安,然后便带着她的两个临时“保镖”,坐上了马车回了沈府。

    妙书早在中秋前几天就让人送信去了西府通知杨氏等人。

    谨彦到的时候,杨氏早候在门口了。

    “娘的乖囡囡回来了。”杨氏一见谨彦,眼泪不由得往下掉。

    “娘,谨彦可想你了。”

    谨彦一看见杨氏,便立即扑进了杨氏的怀里。

    母女近两个月没见,都很挂念着对方,二人抱头痛哭了起来。

    还是邹氏和丁氏几人把杨氏和谨彦劝住,母女二人才止住了哭声。

    谨彦先是让人封了红包和月饼礼盒给送自己来的两个侍卫。

    这中秋佳节的,也别耽误人家回家过节。

    然后便带着跟来的两个宫女入了屋子。

    邹氏和丁氏表示,中午的时候,到时候大家一起吃饭,至于现在,她们则先回去,不打扰她们团聚了。

    杨氏早知道女儿的胃口,早在收到妙书的通知,便让厨房加班加点的准备起谨彦爱吃的零嘴来。

    女儿的胃口她知道,这宫里,哪里能吃得过瘾啊,也不知道会瘦成哪般呢。

    到时候,让她带些零嘴回宫也是好的。

    因此,谨彦一坐下,杨氏便递过了零嘴盒。

    谨彦也不客气,早上的时候吃得虽然饱,不过,马车这么坐过来,早饿了,便不客气的抱着零嘴盒开吃起来。

    在屋里“闭关”了近一个月的谨沅看着谨彦那“粗鲁”不堪的样儿,不由得在心里腹诽。

    你说这样的人,怎么会入了那妙书的眼?

    之前七皇子是有写信过来,二人还偷偷见了个面。

    七皇子表示,谨彦有大长公主和妙书撑腰,别说是他了,哪怕是瑜贵妃等人也不敢动点手脚。

    所以,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谨彦成了正五品女官。

    杨氏一见小女儿这模样,心疼的说道,“慢慢吃,没人和你抢,娘还叫薛妈妈给你做了好些,都是你爱吃的,到时候你带进宫去啊!”

    “嗯,宫里东西也很多,饿不着,就是没家里做的好吃。”

    谨彦一边和杨氏解释,嘴和手也没停着,一直不住的往嘴里塞着零嘴。

    女官宿舍一直是有小厨房存在的,妙书有的时候工作不定时,所以,那时候小厨房也就服侍妙书的几个宫女在使用。

    也就帮妙书暖暖饭菜,烧烧热水罢了。

    可自从谨彦来之后,就不一样了。

    谨彦对宫里的饭菜,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要么过油,要么过咸,实在有碍她的养身之道。

    她的胃口大是没办法,毕竟,少吃点,人就会晕。

    可是太过油腻,太过咸的,她也是吃不下的啊

    所以,她便和妙书商量,是不是可以把每天的膳食由熟的变成生的运过来,由小厨房来操作。

    倘若御厨房哪儿腾不出人手来,她倒是不介意下厨的。

    说真的,她想下厨好久好久了。

    妙书其实对御膳房送来的伙食其实也并不满意。

    只不过,她只吃中午一餐,将就也就算了。

    可谨彦是一日三餐,再加上量大,因此,妙书也答应了下来。

    虽然谨彦和新来的徐大娘,常大娘还在磨合期。

    不过,二人毕竟是御膳房出来的,手艺自然不差。

    所以,还算勉强相处得“愉快”!

    “六妹少吃点,过会儿就要用午膳了,想来,以你现在的官位,大伯父他们也不会在膳食上委屈你的。”

    谨沅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谨彦。

    她知道哪怕在前世,谨彦和娘,和哥哥的感情也比自己好。

    所以,她也早就不把亲情放在眼里了。

    可是,刚才在门口看见杨氏搂着谨彦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她的心还是酸酸的。

    她失败回来,杨氏也没多安慰她,反而说要帮着她找婆家,还说起了曾经帮谨彦相看的那些人家来。

    真是的,那些破落户是匹配得上她的吗?

    别开玩笑了!

    “五妹妹!”

    谨行听到自家大妹对小妹说这么带骨的话,就有些不高兴,便喝止道。

    谨彦听了,便放下了手里的零嘴,然后抹了抹嘴,才道,“五姐,我进去复选的那天,托七皇子的福,就见到皇上了。

    你猜,七皇子是在皇上面前,怎么说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