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自身难保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你想做什么,我娘不会让你乱来的,爹,你别信她的,这事儿真和我无关……”

    谨婉见大厅里,曾经和蔼的家都露出或冷漠,或同情,或不忍的神色。

    而母亲不在,父亲呢,则背过了身去,再加上刚才父亲那无情的一脚,不由得慌了神。

    “我信和你无关,也信你被人蒙骗,不过,也得你配合才行,求生还是求死,就看你自己了。”

    谨彦继续装着冷漠阴森脸道。

    谨婉哪怕平时再有些小聪明,可看在场的亲人如此,再加上谨彦一脸的阴森,不由得慌了神,便开始交待起来。

    “大概十天前,林家三表哥来找我……”

    谨婉说起丁家表哥的时候,苍白的脸色微微有些红了红。

    “林家表哥?二嫂,怎么你娘家韬哥儿,也会牵涉其中的?”

    邹氏一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丁氏的外甥林子韬号称京城十大美男子之一,不知有多少的青春少女臣服于他的逍遥笛下。

    谨彦当年回京的时候,也见过一回,长得是不错,笛子也吹得好。

    只不过,眼神太邪气,身体太病态。

    不是她会喜欢的类型,所以,也没上心。

    而据谨婉交待,林子韬是来拜托她一件事的,就是把一封书信交给谨沅。

    并约定三日之后,二人再相见。

    杨氏虽然阻止别人接近谨沅,但也没阻止像谨婉或者谨慧来找谨沅,反正有薛妈妈看着,也无妨。

    可哪里知道,谨婉还避开了薛妈妈,把七皇子的信交到了谨沅手里。

    据谨婉所说,她后来又帮七皇子送过一封信。

    再接着,他们就等一个能让谨沅出去的时候了。

    谨婉虽然百般不愿意和秦氏找的那户人家相亲,可为了让谨沅出去,她也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

    可哪里知道,居然后来是谨沅落跑,她是万万想不到的。

    她以为,只是帮着七皇子和谨沅见一面罢了。

    “我姐和你一向水火不相融,你为什么会帮她?”

    谨彦听了,觉得大概的她是知道了。

    只不过,谨婉是土著,没理由不清楚,谨沅这种事做出来,对整个沈家的伤害有多大。

    绝对有可能会影响到她和谨慧的婚的。

    除非有个更重大的原因,还有,就是不会影响到她的婚嫁。

    要不然,谨婉不敢如此。

    而凭着刚才她说起那个林家表哥脸红,再加上那林家表哥在京城的美名。

    谨彦觉得,这事儿还真够狗血的……

    “我真的以为只是帮着七皇子和五妹妹见一面。

    那时候看着五妹妹消瘦得可怕,我是真的可怜她。”

    谨婉一边抹着眼泪替自己辩解。

    “你打的什么鬼主意,别以为老娘不知道。”

    这时候,丁氏突然冲上前去扇谨婉的巴掌。

    大家都没想到丁氏会突然发飙。

    因此,等上前去拽拉丁氏的时候,谨婉已经结结实实的被打了几个巴掌。

    “二弟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振光不高兴了,自己的女儿拳打脚踢自然没问题。

    可别人怎么行!!

    “大哥还好意思问我,养了这么一个不知丑,不要脸面的骚蹄子出来,大哥居然还有这个脸面来问我?

    怎么不问问你那宝贝女儿,怀的是什么心思,藏的是什么心肠。

    我看还是早早分家的好,省得将来你那宝贝女儿继续做出那不知廉耻的事,到时候牵连我们家谨慧就不好了。”

    分家的想法,丁氏早就有了。

    只不过,之前东府的老太爷老太太在生,这种事,压根不能提。

    丁氏和沈振宗原本就是想着,烧周之后,就提出分家的事。

    以前父母在,拿他们铺子的银子来补贴家里,他们也无话可说。

    可现在,要他们继续养着兄长嫂子,弟弟弟妹,侄子侄女的,别说丁氏不乐意,哪怕沈振宗也不情愿。

    可那时候烧完周,他们刚提出,老大和老四自然是头一时间反对。

    这事儿没西府什么事,但那时候沈三还没去上任,也表示反对。

    他是觉得,兄弟要拧在一起才好,分了家,就成了散沙,不利于家族发展。

    还劝沈振宗,马上就要选女官了,倘若分了家,谨慧就没那资本去选了。

    虽然也是选不上的,可能渡层金也是好。

    不如等选完女官,婚事敲定了,再说。

    丁氏和沈振宗听了觉得也有道理。

    毕竟二人就一个嫡女,也想女儿嫁得好。

    因此,此事便拖了下来。

    现在丁氏那叫一个悔啊!!

    倘若早知道有这天,早早分了家,哪里牵连到她的宝贝女儿啊!

    沈振光虽然不是那种心细如尘的,可是,看见弟妹那样儿,再加上女儿的那模样,也知道得七七八八了。

    谨彦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对沈振光道,“大伯,接下去的事儿,我也不方便多问多管,我先回去了。

    不过,有些事儿,总还是要处理的。”

    说完,看了眼谨婉,不由得替谨婉难过和伤心。

    “六丫头放心,大伯会给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沈振光冲谨彦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四弟妹邹氏送谨彦回西府。

    “真没想到,那谨婉还藏了那心思……”

    邹氏不由得替自己的女儿急起来。

    女儿年纪虽小,可是,倘若真的长期还在东府,也难免沾上东府的那些坏习气呢。

    邹氏见谨彦不接话,又道,“六丫头,你倒是和婶子我说个准话,这宫里是怎么个打算?”

    其实刚才丁氏的话也是让她不免有所心动的。

    当初烧完周,二房提出的时候,她就有想过,搬出去过自己的小日子。

    东府虽然也不小,可是,免不了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分了家就不同了。

    自己有陪嫁的宅子,而且分了家,怎么说府里也会分宅子给给他们吧。

    哪怕再小些,一家四口再加二十几个侍候的人,小三进的宅子也够了。

    只不过,老四不愿意,她也没办法。

    而现在,还真的有些迫在眉睫了。

    “四婶,这事儿我不瞒你,我还真不知道,我这次出来,还是让妙书姐姐去帮着请示的。

    四婶倘若有空,今儿或者明儿个回趟娘家,问问老大人的意思看看。

    唉,我恐怕也是自身难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