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说说悄悄话
    再多的不舍,再多不愿意,第二天一早,谨彦还是在大家的目送下,回了皇宫。

    回宫的头一件事,就是向妙书报道。

    妙书倒也没说什么,只捏了捏谨彦的脸颊,“唔,你们沈府的伙食确实不错嘛,瞧瞧,也没几天时间,胖了不少。”

    谨彦很是认真的执起了妙书的手,然后道,“妙书姐姐,我可你想了,你想我不”

    妙书的家人也好,丈夫也好,都是很含蓄的读书人。

    无论是说话还是别的,都喜欢转个十八个弯。

    所以,妙书去年把谨彦调(身shen)边来的时候,还真的不习惯这孩子的直白,说话不拐弯。

    只不过,这段时间这孩子不在吧,又特别的想念她。

    想念归想念,不过,妙书可不是个会把心里话说出来的主儿,“我想你做什么”

    谨彦一听,脸上顿时露出受伤的表(情qing),嘴一瘪,很是委屈的道,“妙书姐姐,你不想我没关系,我想你就成,那我去干活了。”

    说完垂头丧气地退出妙书的办公室。

    “唉”谨彦一出去,妙书的(身shen)边便传出了一声叹气声。

    “(春chun)枝,你有话就直说。”

    妙书看了眼自己的心腹说道。

    “小姐,其实你也想沈少卿的,你就直说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看这孩子也不是那种恃宠生(娇jiao)的。”

    (春chun)枝的孩子有两个,虽然年纪也都不大,和谨彦差得有些距离。

    不过,在(春chun)枝看来,谨彦有的时候的一些表(情qing),还真的和自己的孩子一样,怪讨人可怜和喜欢的。

    谨彦一回到之前工作过的藏书楼之后,便投入了忘我的工作。

    虽然她还有很多的事放不下,比方说杨氏的肚子。

    别看杨氏生过三个孩子了,不过,由于之前外祖父的白事,杨氏的(身shen)子骨是极为虚弱的。

    虽说现在好些了,每天燕窝花胶的地进补,可是,谨彦也怕杨氏补过头,到时候补大了胎,孩子不容易生下来。

    这年头又没剖腹产这种事,孩子过大,可是很容易产生危险的。

    所以,那时候临走之前就和杨氏说过,让她千万东西别补过头。

    还有,在沈三和谨行有空的时候,让二人分别搀着她上午走半刻钟,下午走半刻钟。

    粮油铺子的事,谨彦临走前是全权交给了兄长。

    也和嫂子说了,让他们夫妻多商量,正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嘛。

    还有沈三的事。

    本来前几天,沈三就在和谨彦商量,既然去不了庄子,那就在府里种田吧。

    反正去年就有收整过,再加上京城的(春chun)天来得比较晚。

    现在再收整规划下,不会耽误试验种番薯的。

    本来这东西听说就好养活的。

    可哪知,二人还没开始,谨彦就被征召回宫了。

    因此,谨彦也不知道,沈三搞得怎么样了。

    之前有谨彦和沈三一起分担,沈三自然是可以放更多的心思在田地上。

    可谨彦一走,沈三肯定得抽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到照顾杨氏的肚子上去。

    还有表妹入四皇子的事。

    之前有听小姨说过,侍候表妹的那个丫头吧,有些问题。

    据说是文家的家主给表妹的,命令那丫头跟着表妹入府。

    所以,小姨也动不得那丫头。

    谨彦那时候听了顿时觉得有些不妙了。

    而现在她回了宫,更加是害怕,你说万一侍候表妹的那丫头,生了异心,表妹万一在四皇子府里出事,自己会不会被牵连啊

    最后还有大伯交待她的事。

    那天乐公公走了之后,大伯就第一时间带着儿子过来了。

    他主要是想来探探谨彦的口风,她是走了谁的门路,所以被夺(情qing)的。

    要知道,女官由于当官的时光有限,所以,好些女官万一在当职期间,家里有丧事,那么基本仕途也是走到了尽头。

    可哪知,侄女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让皇帝又想起她来。

    明显,肯定是走了哪位大人的门路,所以,他想来托托谨彦,看谨彦能不能帮衬他一把。

    实在不行,帮她的堂兄们一把也成啊

    当然了,还有个最大的麻烦,就是她的同胞姐姐。

    只不过,现在她在藏书阁,很多事都使不上力,想也没用。

    还不如静下心来,把差事办得妥妥当当。

    在谨彦当职的期间,周泊桐倒是来找过谨彦一次。

    主要是和她说,由于现在七皇子马上要大婚了,所以,他也(挺ting)忙碌的。

    虽说他和七皇子是离了心,不过,表面上,二人还是好兄弟。

    周泊桐之所以特地来找谨彦,也是有好几个原因的,一方面自然是受好兄弟所托。

    另一方面,之前在茶馆的时候,谨彦的那一席话倒是解了他不少的围。

    无论怎么说,之前因为七皇子和沈谨沅的事,而导致他失宠于庆丰帝,现在又回来了不少。

    因为庆丰帝重拾对他的喜(爱ai),所以,也得了几件美差,让他很是高兴了几天。

    只不过,他一向习惯和谨彦唱对台,所以,偶有一次想好言好语和谨彦说话,就有些怪怪的了。

    谨彦哪里知道,那天茶馆里有他啊,只是觉得他很奇怪。

    后来突然想到,这家伙不会是因为女官的事来吧

    要知道,女官的初选和复选马上就要开始了。

    自己虽然不参与评选,可妙书是初选的主审官之一。

    难道这家伙有看上的姑娘了

    所以,想叫自己托妙书帮衬一二

    要不然,这家伙为啥说话要吞吞吐吐,不好意思的

    “周世子,倘若你有心仪的姑娘,我真的不介意搭把手的,你和我哥是好朋友,好兄弟,发小。

    那也就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你和我说说,你看中的那姑娘,姓啥名谁,父亲当啥官,家里有什么人,姑娘芳龄几何”

    周泊桐一听,顿时跳了起来,“你这家伙胡说八道什么”

    你说这货怎么说话不经脑子呢

    女官是他可以想的吗

    对,他将来的妻子肯定也是女官出(身shen)。

    可是,他现在刚复宠于庆丰帝,倘若沈谨彦这话给传了出去,他还要不要在宫里混啊

    幸好,刚才沈谨彦说的时候,四周也没什么人,她说话的声音呢,也不大声,要不然,他真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