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人选问题
    谨行坐在三胞胎对面,打算好好和三个弟弟交流一番。

    “你们会和哥哥一样,保护姐姐的,对不对?”

    三胞胎流着口水,冲谨行笑。

    苏氏看着丈夫的举动,很是无语。

    三个小叔懂个p啊,偏偏丈夫还一本正经的说话,她想在旁边插嘴,也插不上。

    这时候,谨行的长子睿哥儿看见父亲只和三个叔叔玩,便扯着自家父亲的下摆道,“保护姐姐,保护姐姐。”

    谨行一听,果然还是自己的儿子懂事,便笑着摸着睿哥儿的头道,“你是保护姑姑,懂吗?”

    睿哥儿年纪虽说比三胞胎大,可也压根不明白谨行的意思。

    只不过,每次母亲和(奶nai)娘问他懂不懂,他都要点头。

    只要点头了,就会有奖赏。

    虽说不是物质的,但小孩子还是很喜欢被人夸奖的。

    因此,他便下意识的点点头,顺着谨行的话道,“保护姑姑!!”

    苏氏在一边听了,更是无语。

    自家小姑子哪里需要人保护啊,保护那周泊桐还差不多。

    反正她就没看过自家小姑子吃亏过的。

    不信你瞧瞧在宫里,小亏好像是真有吃过,可大亏呢?

    她也是和娘家嫂子出去应酬才知道,原来周泊桐在京城贵族太太的眼里,那就是块大肥(肉rou)啊。

    长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就不提了。

    人家还是铁帽子唯一的嫡子,压根不用争,人家就是下一任的铁帽子。

    自家女儿嫁过去,铁定是将来的王妃。

    可比嫁皇子的风险低多了。

    只要生下一个外孙,娘家这边就可以保三世无忧了。

    虽说人家近二十岁的高龄还没半个侧妃小妾的,在(性xing)取向方面,倒确实让那些贵族太太们忧愁的。

    不过,她们觉得,这靖南王府总是需要继承人的吧?

    反正好男风的贵族多了去了,有些事儿,看开了就行。

    至于有些贵族太太则觉得,指不定人家世子由于看多了父亲带给母亲的伤害,看多了母亲的泪水。

    所以,将来就想守着一个媳妇呢?

    你想,上一任的靖南王,不就一个妻子?

    说不定,这种优良传统,就隔代遗传了呢?

    自己的女儿就是有那种福气可以嫁这种绝世好男人呢?

    所以,京城最想嫁男子排行榜,周泊桐永远都是高居榜首的。

    现在,这样的男子成了小姑子的丈夫,苏氏觉得,自家男人有啥好担心的。

    谨行对家里的财政状况算是知道得一半,比方说在宅子方面,田产方面,还有之前的木头方面。

    那时候听自家母亲说,在广州的时候采购了好些南方的木头回来。

    都堆积在后院的库房里,到时候,是准备给两个妹妹打家具用的。

    那时候母亲还说,谨沅长得好,人也机灵,想来前程也会不错,所以那些黄花梨的木材的到时候都给谨沅打。

    谨彦哪儿吃亏些,打一个黄花梨的梳妆台就成,别的都用酸枝。

    杨氏那时候还和谨彦说,酸枝的料子也不差,只不过,比黄花梨差一些些。

    谨彦那时候也不反对,她本来就不想嫁名门望族。

    你说嫁一般的人家,搞这么名贵的家具啥的,不是吓坏人家么,影响夫妻和谐就不好了。

    所以,后来谨沅“暴毙”之后,杨氏也没再搜集黄花梨的木材了。

    一方面是本来就难寻。

    另一方面,谨彦一个人用用,也是够了。

    可现在谨彦要嫁入靖南王府,谨行便觉得,好像府里库房的黄花梨有些不太够了。

    也不知道现在京城黄花梨的价格如何?

    或者要找人南下去搜寻些,也不知道钦天监排出来的是啥好(日ri)子,时间够不够。

    谨行那叫一个忧愁啊,之前不是没想过妹妹能嫁人么,所以,父母去西北前,也没交代。

    苏氏见自家男人在后院的几个库房里忙碌了一晚,便有些不爽了。

    她倒是不介意给小姑子嫁多少的,她也不是那种眼皮子浅的。

    小姑子将来在靖南王府地位越稳,对谨行和自己的睿哥儿越有利。

    而是觉得,自家男人做的完全就是无用功。

    一方面,这种事婆婆早就考量好了。

    另一方面,自己的小姑子是哪种人,难道她还不清楚啊。

    真把整个沈家的家产给她陪嫁,她也不会要的。

    可现在,自家男人正在兴头上,她劝也劝不好。

    自从谨彦被庆丰帝下旨赐婚之后,按照惯例,是应该要回府待嫁的。

    只不过,她现在有些特殊。

    通政司的事儿,倒是无所谓。

    反正有薛公公和乐清波,问题还是出在藏书阁。

    现在是来了新的两位女官,一位姓黄,一位姓葛,可二人在藏书阁的活计也只不过是刚上手。

    别说庆丰帝不放心,哪怕是谨彦也不敢放手啊。

    因此,现在谨彦就一直驻守藏书阁,有些跑腿的活计不是交到两位女官手里,要么则交给太监。

    本来谨彦是打算在二人之中让庆丰帝挑一位出来,将来红馆的有些事儿,总得交待下去。

    哪知庆丰帝却道,“交给那二人,朕不放心,你完婚之后,住完对月,再回宫来当差吧。”

    谨彦:p……

    谨彦一直以为自己嫁人之后就和别人一样,长驻婆家了。

    你想,王妃也就自己这么一个儿媳,总得教教自己,打理府务要如何吧?

    自己倒是帮母亲打理过家务。

    可沈府小啊,哪怕是隔壁东府加上他们家,也比不得王府的一半。

    也不知道学个一两年,能不能学会的。

    可哪知,自己居然还要被庆丰帝拉来当壮丁?

    一想到这儿,谨彦便和庆丰帝表示,既然如此,那自己不在的那段期间,就让杨玉冰来帮手好了。

    一来她是熟手,二来,也是庆丰帝自己的儿媳,三来,杨玉冰也做完小月子了,也不会这么快怀孕,总得调养下(身shen)体吧?

    所以,还有谁会比杨玉冰最适合?

    最要紧的是,万一庆丰帝到时候发现,杨玉冰比自己看得顺眼,自己也就不用来了。

    谁愿意老跑宫里啊!!

    特别是在知道了某些事(情qing)之后。

    可哪知,庆丰帝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居然拒绝掉了。

    明明妙书在的时候,还是(挺ting)喜欢杨玉冰的。

    所以,成了他儿媳就掉价了?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