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大傻和二傻
    她本来的想法是,自己还是可以和周泊桐分chuang睡的嘛。

    只他们自己院里的篱笆扎得紧,分房睡的事儿,估计也传不到王妃哪儿。

    再说了,每天行房,也不符合优生优育学的!!

    对小孩子不好,对父母的身体更加不好!!

    你看看每天做新郎的皇帝,哪个是长命的?

    可现在,听周泊桐这么一提出,她就觉得,这好像和她也有莫大的关系了。

    你想,哪怕是分房睡,这周泊桐起来了,自己总也得做做面子,侍候他穿衣吃饭吧?

    好吧,哪怕不侍候,隔壁的手脚放得再轻,你会听不到?

    把周泊桐送出门,自己还睡得着吗?

    好吧,哪怕睡得着,那睡得也不香了啊!!

    睡个回笼觉,哪里有一觉睡到大天亮来得好!!

    要么碰到小朝会和大朝会,自己在宫里睡?

    可这样一来,一个月有三分之一的日子,自己得睡宫里了。

    那时候是不能选择。

    现在能选择,自然是睡在家的,哪怕这个家自己还没习惯。

    谨彦好幽怨地看着周泊桐,周泊桐也好无奈的看着谨彦。

    而这一幕看在靖南王妃眼里就有些刺眼了。

    她是没看出儿子眼中的无奈,只当小两口浓情蜜意,眉目传情了,哼哼哼!

    便道,“就这样吧,你爹也是想你们夫妻住在府里的,你们真想搬出府去,也不是不可以,趁这几年,生个十个八个的,到时候,王府里,都是孩子的欢笑声。

    你们爱搬去哪儿就搬去哪儿。

    是吧,王爷?”

    靖南王妃一说完,转头便笑着和靖南王说道。

    靖南王很是无奈的摸摸鼻子,点了点头。

    他能说什么,他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啊。

    大胃王儿媳妇的表演木得看。

    本来想看看儿媳妇如何大战媳妇的。

    虽说刚才已经有奴才和他说过儿媳妇是怎么把那些七大亲八大姨赶走的事迹。

    可是,别人转述哪里有亲眼所见好啊!!

    儿媳妇简直是太让他失望了,不大战媳妇八百回合也就算了,居然一声也不出,像只鹌鹑似的!!

    你说王府的牲畜,能吃的,不能吃的,养得已经够多了。

    自己要看鹌鹑不会去厨房啊!!

    人生啊,真是了无生趣啊!!

    一点刺激的事儿也没有,难道真要没事造个反来玩玩么?

    谨彦一听王妃的话,就不乐意了,谁要生十个八个的,还几年时间?

    你当自己是猪啊!!

    再说了,真有孩子,肯定要自己养啊,怎么能放手给别人的。

    自己哪里放得下手,撒得了手的!!

    她原先的想法是,趁新婚,和周泊桐在新家培养下夫妻感情。

    自己和周泊桐虽说早就相认。

    可一直把他当兄弟看待的。

    后来指了婚吧,真心也没见过几次。

    见的几次都是在说正经事,或者谨沅的事儿。

    猛的,成了丈夫,男女之情总要培养下吧。

    哪怕未必真的能把爱情培养出来,可默契总要有吧?

    或者发展一下朋友之上,恋人之下的?

    总好比现在这样强吧?

    到时候,真怀孕生子了,那就回王府。

    可现在,希望彻底落空。

    夫妻二人回到院子后,不由得长吁短叹的。

    “你刚才也不帮我反驳下母妃的!!”

    周泊桐觉得媳妇压根不使力,也不用脑子。

    第二百零四章 大傻和二傻-->>(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周泊桐觉得媳妇压根不使力,也不用脑子。

    要不然,你能把那些舅母和姨母给干掉,怎么就不能让母妃打消念头。

    “那是你娘,我怎么反驳?”

    真是的,儿子和母亲说什么,都没关系,那是亲儿子。

    可是有些话,当儿媳妇的一说,那关系就直接变差。

    刚才说了人家的娘家人,王妃已经心生怨恨了呢。

    她哪里还敢说的。

    那些娘家人和王妃毕竟是不一样的。

    那些娘家人得罪了就得罪,反正她得罪得起。

    王妃那可是自己的婆婆!!

    “你刚才的话,又是吓唬吓唬我舅母和姨母的吧?”

    周泊桐给自己倒了杯茶,顺便也帮谨彦的杯子给斟满了,然后问道。

    “这是自然,都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会胡乱动手的。”

    庆丰帝待自己是不错,不过,自己这种护身符也只能偶尔用一次。

    用得多了,庆丰帝也会嫌烦的。

    说穿了,就是自己木有实权哪!!

    你说要不要争取,把通政司那右使给拿回来的?

    至少能调动几个人,害人那是害不了,吓唬人还是成的。

    “既然是吓唬的,那你完全可以吓唬下我娘啊?”

    周泊桐示意道。

    谨彦看着周泊桐一本正经的说道,很是无语。

    “那些是你的亲舅母和亲姨母吧?”

    她凑到周泊桐耳边轻声地问道。

    “这是自然,我母妃亲身验证过的!!”

    周泊桐很是认真的点头回答道。

    好像没听说过外祖父母有义子义女,养子养女的。

    “那你还好意思让我继续拿他们来吓唬你母妃的?”

    果然,玩政治的人,心都是黑的。

    自己的亲人都下得了手的!!

    连眼都不眨一下的!!

    而这人,还居然是自己的丈夫?

    苍天啊,自己嫁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你又不是真伤害他们,有什么关系的,只不过是吓唬,吓唬一回是吓唬,吓唬两回还是吓唬!!

    你说吧,有什么差别?”

    周泊桐循循善诱道。

    “你说得挺有道理的,只可惜,错过这机会了,唉!”

    谨彦托着下巴,惋惜的说道。

    周泊桐不说话,只是很认真的看着谨彦。

    谨彦一见周泊桐的那样儿,便道,“你不会是指望我下次再这样吧?

    不好不好,那是你娘亲,有些事儿,应该是你来的,我做不恰当。

    你放心,哪天你有啥话,啥意见想对我爹娘说,我来说。”

    “你就不想多睡一会儿?”

    周泊桐用诱骗小红帽的嗓音,循循善诱道。

    “我其实真是无所谓的,我又不用上朝,实在不行,我晚上睡宫里好了。

    你也知道,皇上吧,离不得我,我公务繁忙啊!!

    这第二天要上早朝的,我有很多事要处理的!!“

    谨彦挺了挺胸膛,很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自己和婆婆正面对上,那得多傻!!

    不过,在紫晶和苏叶看来,自家的两位主子好像还真的有点傻啊!!

    二人相视了一眼,又互相别开了眼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