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四章 对月取消
    据周泊桐说来,这男的在大理寺当差也十几年了,只不过,一直在笔贴式上打转,未曾升职过。

    为人比较方正,做事也端正,只不过,不够圆滑。

    之所以会和离,也是不肯收受贿赂,所以,和前妻的娘家人有了间隙。

    再加上成亲十年也不曾有过一儿半女,女方就闹着要和离了。

    谨彦听了,觉得这事儿怎么听着这么不靠谱呢?

    一般情况下,哪怕在现代,女的也甚少会主动提离婚这种事儿,除非忍无可忍。

    至少谨彦身边有好些朋友婚姻都不幸福,只不过,为了孩子,或者为了面子问题啥的,都维持着。

    更何况是古代了。

    周泊桐见谨彦皱着眉头,便道,“这样吧,让你哥哥也去打听打听,谨行肯定是有听说过他的,也有打过交道。

    只不过,之前不往这位身上去想。”

    谨彦一听也有理,她对周泊桐的眼光还是挺信得过的,只不过,总觉得哪里有些怪。

    “之前你肯定也没往这位身上去想,那后来是怎么想到这位适合我表姐的?”

    总也有原因的吧?

    比方说,哪个闪光点让周泊桐看见了。

    周泊桐笑了笑,才道,“说来,也要感谢人家前妻,呵呵,前几天,人家前妻不是又嫁人了嘛。

    那前妻的花轿据说还特地绕道到人家家门口路过呢。

    那前妻的风评,在人家附近可不怎么好。

    所以,那些邻居们就说那前妻闲言闲语了。

    他倒是啥也没说,只是让人关起门来。

    哪怕一些三姑六婆上门,或者在衙门里,他也一句没多说前妻的不好。

    我是觉得,你表姐年纪也稍长些了,你也知道,哪怕嫁了人,还是不可避免一些三姑六婆的,所以……”

    谨彦听了周泊桐的话,顿时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

    人家不是那种耳根子软的人家,所以,相对的,表姐以后嫁了人,可以自己关起门来过日子。

    杨家的家境虽说比不得沈家的,只不过,舅母也挺疼这个闺女的。

    嫁妆肯定也是能够让表姐过安乐日子的了。

    至于男方家里人口清静,也有份不错的工作。

    大富大贵是没有,但平安喜乐是绝对能保证的。

    在谨彦看来,人口少,也是有人口少的好处的。

    像表姐之前在人口多的杨家,听多了那些三姑六婆的闲言太多语,想来应该会喜欢那户人家的生活。

    并不是人人都适合,或者喜欢过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生活。

    大部分的,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罢了。

    “那咱们回娘家,到时候再问问哥哥的意思,我想表姐和舅母应该会满意的吧。”

    谨彦感觉好像完成一件大事一样,很是挺高兴。

    “只要你舅母对男方的家境条件不是特别有要求,应该没问题。”

    周泊桐觉得,男方其实别的都过得去。

    虽说之前大理寺的同僚说夫妻二人没孩子,觉得有可能男方不会生啥的。

    只不过,他私下找人打听过,其实那前妻进门后的第二年,是有怀过的。

    只不过,女方脾气不好,和邻居吵架了,还是那种比较小的事情,那孩子就没了。

    夫妻二人呢,也没说出去,所以,有些邻居也不知道。

    第二百十四章 对月取消-->>(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夫妻二人呢,也没说出去,所以,有些邻居也不知道。

    所以,在周泊桐看来,生育方面,那是铁定没问题的。

    本来周泊桐对人家表姐表妹的事儿,也不打算帮忙。

    只不过之前杨家和四皇子牵涉太深,既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周泊桐觉得,少一个是一个。

    省得哪天有个啥的,一锅踹,媳妇又要乱着急。

    “机灵来了,看来,你弟弟们的侍卫是安排妥当了。”

    回娘家住对月的前一天,周泊桐刚指导完谨彦画熊猫,机灵便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薛公公也来了……”

    本来谨彦还挺高兴的,只不过,一瞧见机灵身后熟悉的人影,便有些郁闷了。

    薛公公他老人家来,铁定没啥好事。

    薛公公给二人见完了礼,便对谨彦表示,让她明儿个就回宫当差。

    谨彦一听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明天一定准时回去。

    薛公公听了点点头,然后拉了把谨彦。

    周泊桐那是个聪明人,立即转身避开了些。

    薛公公便在一边轻声对谨彦道,“咱家也知道这事儿委屈你了,只不过,圣上身边现在也离不得你。

    待过些时日,咱家再请奏圣上,给你多放些日子。”

    谨彦点了点头,“公公,我懂的,你放心。不过,要不要把妙书姐姐叫回来。

    一方面,妙书姐姐侍候圣上多年,也知道圣上的脾气,有的时候,也能劝慰下圣上。

    二来,谨彦在处理有些方面,毕竟不如妙书姐姐顺手……”

    薛公公叹了口气,“你和咱家想一处去了,你成亲前,咱家也有向圣上建议过。

    反正去西北向你爹宣旨,也顺路。

    只不过,圣上拒绝了,说妙书在哪儿有另外的任务。

    既然如此,你就辛苦些,乐清波这厮分别和二皇子四皇子走得近,咱家是真的有些担心。”

    谨彦听了,皱了皱眉头,道,“薛公公,我听说,前些日子二皇子他……”

    薛公公一听,立即冷哼了一句,道,“倘若没发生这事儿,皇上也不会……

    算了,这事儿,你到时候也会知道,咱家就先和你说了。

    省得万一明天你回去,不知道,说漏了嘴,反倒不美。”

    二皇子呢,压根不是失踪,而是因为和兔儿爷相处,出了一些问题。

    二皇子为人一向小心,再加上薛公公也好,妙书也好,乐清波也好,都没人把这事儿捅到庆丰帝哪儿去。

    所以,京城还真的是很少有人知道,二皇子还是好这口的。

    本来呢,也不是什么大事。

    贵族之间好这口的也不少。

    可偏偏那天二皇子去了一位新宠的兔儿爷哪儿,然后出了点意外,二皇子被兔儿爷打昏关在了井底……

    兔儿爷呢,以为二皇子的人会把他救上来。

    因此,便离开了那个宅子。

    可哪里知道,二皇子是把人打发了,才绕道过去的。

    所以,二皇子自然是在那井底待了一个晚上。

    直到第三天,那兔儿爷才知道事情大了,才带着人把二皇子给解救出来。

    那兔儿爷自然是没了命,不过,也是把庆丰帝给气个半死,一听说这事立即给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